蔡慶樺

高雄出生,苗栗、臺南長大,臺北求學,後移居臺東。在臺灣跟德國讀外交、哲學及政治。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治歐陸思想史。曾入圍2019年台灣文學金典獎、獲2018年及2019年人權新聞評論獎,並獲2020年台北國際書展大獎(非小說類)。

我們必須忍痛直視,那些該見證卻被遺忘的殘酷歷史

每個國家都有繞不過的傷口,「轉型正義」在台灣的公共討論裡,還不是那麼熱門的詞彙,但我們都承擔著這樣的倫理責任:成為這些邪惡歷史真相的見證者。

真正的轉型正義,無法僅由法律完成

真正的轉型正義,無法僅由法律完成。倖存者只能說出部分,真正接觸到邪惡的最深處的人,都不是倖存者。也因為見證的不可能完成,我們承擔著這樣的倫理責任─成為邪惡的見證者,並防止邪惡再次發生。

即使骯髒,也得忍痛揭開,讓歷史得以繼續往前

面對歷史之惡雖然困難,但是德國總理梅克爾說「德國願意明確地面對事情之原樣」,正是重要的第一步。二戰結束雖已七十年,然而戰爭卻不曾真正過去,因為那段歷史的原樣,仍未被看見,遑論被克服。

從有罪到撕下那張粉紅標籤

法治國家的可恥行為,便是對於人權的侵害。國家無法克服曾經對人權犯下的這些侵害,但是至少可以為這些受害者平反。

爭論中的德國

邪惡的見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