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

高雄大寮的自來水廠裡出生,南部的漁村農村長大。留學美國九年,旅居歐洲十三年,任教於香港九年;台北市首任文化局長、中華民國首任文化部長。是一支獨立的筆——可以燒灼如野火,狂放如江海,也可以溫潤如目送。   二○一四年十二月一日辭官,回到「文人安靜的書桌」。   二○一五年九月擔任香港大學「孔梁巧玲傑出人文學者」至今。   二○一七年八月移居屏東潮州鎮,照顧母親,開始鄉居寫作。

此生唯一能給的,只有陪伴。

很多朋友問我是什麼讓我下了決心離開台北,搬到鄉間。 不再是匆匆來,匆匆一瞥,匆匆走;不再是虛晃一招的「媽你好嗎」然後就坐到一旁低頭看手機;不再是一個月打一兩次淺淺的照面;真正兩腳著地,留在你身旁,我才認識了九十三歲的你,失智的你。

母獸十誡:有兒子的媽媽「絕對不要做」的十件事

傷心的同時,我在想:是的,孩子,如果倫理變成壓迫,親情變成綁架,你就應該是那個站起來大聲說「不」的人。

有時。每一寸時光,都讓它潤物無聲吧。

「有時」的意思並不是說,什麼都是命定的,無心無思地隨波就好,而是,你要意識到:「天下萬務」都是同時存在的。你的出生,和你父母的邁向死亡,是同時存在的;你的青春,和你自己的衰老、凋零,是同時存在的;你的衰老、凋零,和你未來的孩子的如花般狂野盛放,是同時存在的。你的現在,你的過去,和你的未來,是同時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