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喜歡超級英雄,還有這個好處

Photo by Yulia Matvienko on Unsplash

編按:抽離式的自我對話可以幫助我們將高壓視為挑戰,密西根大學情緒與自制力實驗室主持人伊森‧克洛斯(Ethan Kross)發現自我對話是重要大腦功能,影響記憶力、注意力,甚至是我們的社交能力。他在《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一書中,不僅提到如何引導孩子接受「自我對話」的指導,超水準發揮、建立自信,更結合科學證據加上真實案例,解釋內在對話會如何影響我們的健康、工作,與人際關係。

 

研究顯示,抽離式的自我對話能引導我們以挑戰導向思考壓力情境,告訴自己「你做得到」,而不是把當下的處境視為災難。在一項研究中,我們請參與者用沉浸式(以我為中心)或抽離式(轉換觀點)的自我對話,寫下他們對壓力事件最深刻的思考和感受。文章中透露出最多挑戰導向思維的參與者中,七五%來自抽離式自我對話組。相對的,文章中透露出最多威脅導向思維的參與者,六七%來自沉浸式自我對話組,形成強烈對比。

 

某位沉浸組參與者寫道:我擔心搞砸面試,得不到工作。而我總是會搞砸。我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總是非常緊張。我陷入緊張,導致面試表現不好,又導致我更緊張,陷入負面循環。即使拿到工作,我想我還是會害怕面試。

 

另一方面,抽離組的內在聲音則明顯不同。一名參與者思索他在約會前的不安時寫道,亞倫,你得慢下來。這是約會,誰都會緊張。天呀,你幹嘛那樣說?你得退一步。拜託老兄,鎮定一點。你可以的。

       

如果抽離式自我對話能幫助成人,我們自然會猜想是否也能幫助孩童。身為家長最大的任務之一,就是教導孩子如何在面對困難但重要的情境時堅持下去,例如幫助他們找到讀書方法。心理學家卡爾森(Stephanie Carlson)和懷特(Rachel White)思考這個問題時,發現了蝙蝠俠效應(Batman Effect)

       

他們在一項實驗中,請一組小朋友假裝自己是超級英雄,同時交給他們一個很無聊的工作,模擬小朋友必須完成繁瑣的回家作業的經驗。實驗者請孩子們扮演他們挑選的角色,然後用這個角色的名字問自己,自己在這項工作上表現如何。例如,一名小女孩假裝自己是愛探險的朵拉(Dora the Explorer),實驗者請她自問:「朵拉有努力工作嗎?」卡爾森和懷特發現,以角色稱呼自己、與自己對話的孩子,比起以一般方式使用「我」來思索自身經驗的孩子,在執行任務時能夠堅持更久

       

這些發現全都凸顯,只是稍微轉換我們內省時的自稱,就能影響我們在各種領域中控制自我對話的能力。

 

 

更多《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書摘:

強迫症?控制狂?頂尖選手行為沒說出口的秘密

為什麼就是無法專心?就是這個癱瘓了你的注意力!

為什麼討論別人的問題很明智,自己的問題卻老是想不清楚?

心煩難過找閨蜜倒垃圾,為什麼變成火上加油?

 

發佈日期:2021/05/24

瀏覽次數:508

伊森‧克洛斯

研究如何控制意識的世界頂尖專家。密西根大學與羅斯商學院獲獎教授,也是情緒與自制力實驗室(Emotion & Self Control Laboratory)主持人。曾在白宮參與政策討論,也曾接受美國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晚間新聞、早安美國,以及NPR美國公共廣播電台晨間新聞訪問。他開創性的研究刊登在《紐約時報》《紐約客》《華爾街日報》《今日美國報》《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和《科學》雜誌。

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

亞馬遜每月選書+編輯推薦|Next Big Idea Club年度選書|授權25種語言版本 《華盛頓郵報》《紐約客》《衛報》《哈佛商業評論》等好評報導 心理學重量級作者《恆毅力》達克沃斯、《心態致勝》杜維克、《擁抱B選項》格蘭特、《安靜,就是力量》坎恩一致強推 「冷靜,我可以的。」「完蛋了,我一定會搞砸!」「第一次做總是比較難,下次一定會更好!」「算了,反正也沒人在意,我認真幹嘛。」「沒關係,我盡力就好!」「為什麼別人都可以,我就是做不到?」「不要想有的沒的,專心!」「放棄吧,反正大家也都在等看笑話。」 這些話,一定也在你腦中出現過,許多許多次。 你可能沒注意到,每天,我們對話最頻繁的對象,就是自己! 我們在心裡用超快的語速,重播昨晚的大吵、焦慮談判的下一步、預演明天的報告。 這個在我們腦中不斷來回的自我對話,誰也聽不見看不到,卻牢牢的主宰我們的思緒,深深影響我們的表現、人際關係與生活品質。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