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導孩子認識人際關係、面對霸凌,為下一代打造關係更緊密的未來

編按:現在是最容易與人連結的時代,但不論哪個族群、教育程度高低、有錢沒錢,共同點就是都曾感到孤獨。「孤獨」,是21世紀快速蔓延的新流行病,美國新任公共衛生署長透過新書《當我們一起》呼籲大眾正視孤獨來的問題,而健康的人際關係就像疫苗,對於全人類的復原至關重要。

 

  不論是好是壞,社會接納是我們非常在意的事,這是個不爭的事實。我們都希望被別人接納,希望屬於某個願意互相支持的朋友圈,我們的孩子也是如此。然而,健康的社交關係的重要性,往往被校園生活、運動、學業成績、生活中的雜事和家庭壓力淹沒了。身為家長的我們需要提醒自己,教導孩子了解社交世界,和他們的學業成績一樣重要,而且此二者緊密交織在一起。

  2002年,心理學家羅伊.博梅斯特(Roy Baumeister)與珍.特溫格(Jean Twenge)發表了三個小型研究的結果,探討社會歸屬與學業成績的關係,得到的結果頗令人玩味。研究的受試者為大學生,隨機分為三組。他們先完成一份(假的)人格測驗,並被告知,這個人格測驗可以預測未來。「孤單終老」組的人被告知,人格測驗的結果預測他們非常可能會孤單一輩子。「擁有歸屬」組的人被告知,他們很可能擁有一輩子的支持網絡,包括穩定的婚姻和長久的友誼。第三組人的測驗結果預測,他們會遇到很多像是骨折之類的意外事件,需要經常出入醫院的急診室,但完全沒有提到他們的社交生活。研究之所以納入這個「不幸控制」組,是為了將「預期中的身體痛苦帶來的苦惱」與「預期中的社交孤立帶來的苦惱」區別開來。所有的受試者在知曉自己的命運之後,立刻接受一套標準化的智力、閱讀與記憶力測驗。

  這個研究的結果之所以引人注意,是基於幾個理由。被預測一生沒有朋友的人,不論男女,在智力測驗與複雜的學力測驗的表現都很差。相較於其他兩組人,「孤單終老」組的受試者的答題數明顯少很多,而且花比較長的時間回答問題。他們在簡單的閱讀和記憶測驗的表現不受影響,但研究者發現,「他們在智力測驗⋯⋯需要回想複雜的題目段落的高難度問題⋯⋯以及邏輯推理測驗的表現,呈現顯著且大幅度的下滑。」

  另一個引人注目的發現是,「預期中的身體痛苦」完全不影響受試者的分數。「不幸控制」組的分數和「擁有歸屬」組的分數都一樣高。唯有面臨社交孤立的可能性時,受試者的內心苦惱才會干擾他們的邏輯推理思考。另外,在「孤單終老」組中,即使是得知預測結果後仍保持樂觀且自信的人,他們的測驗分數仍然下降了。

  這些研究顯示,社會排斥造成的傷害比父母和教育者所以為的更嚴重當我們的孩子覺得其他同儕在迴避自己,他們會開始為自己的社交問題擔憂,而沒有心思好好學習。

  研究者推測,隱藏社交苦惱所花的精力(包括對於未來可能發生的社交孤立,所產生的恐懼和自卑),可能會削弱思考歷程需要動用的心智功能。這些測驗衡量的是,人們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孤立狀態做出的反應。一想到真實發生在像莉莉這樣的孩子身上的社會排斥可能造成的影響,實在令人心驚。或許正是基於這個原因,莉莉在覺得自己遭到同學迴避之後,才開始出現學業趕不上別人的狀況。

  社會學家派翠西亞.阿德勒(Patricia Adler)與彼得.阿德勒(Peter Adler)在寫《同儕力量》(Peer Power)之前,花了八年的時間在住家附近的十多所學校,密集觀察美國前青少年期的孩子的生活。他們的研究描述了這個階段的孩子複雜且不斷變化的同儕文化,而且往往發生在父母沒有察覺的地方。友誼和小圈圈有時候會形成、有時候會瓦解。團體的領導者會嘗試使用各種方法來維持自己的權力與人氣。這個年紀的孩子有時會發現,自己在某一天突然被同儕排斥,儘管不會掀起軒然大波,卻會造成當事人內心巨大的創傷,而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被其他人踢出團體。這個年紀的孩子會有一個由高而低排列的人氣排行榜,影響孩子對自己的看法,以及他們如何與人互動。

  影響這個階段的孩子的傷害性行為,包括惡意的謠言和侮辱、威脅要斷絕關係、被排除在遊戲或對話之外,或是公開質疑與挑戰。

  對當事人來說,他人的譏諷與攻擊通常是毫無來由的,他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在這個混亂的競爭關係中,友誼可能會被扭曲,導致真正的連結被破壞,孤獨開始滋長。

  其他的研究顯示,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人氣的重要性會隨著年紀而改變。在小學低年級階段,友誼是最重要的,大約到了五年級時,人氣(或是社會地位)開始變得比較重要。人氣的重要性在國中階段(十二到十五歲)會持續上升,在高中階段則保持平穩。

  當然,這些孩子同時要面對青春期、第一次愛上某個人(談戀愛或是暗戀),以及變得獨立。各種變化同時發生,導致許多孩子迷失了自己的身分認同與歸屬。

  問題是,大人該怎麼幫助這些孩子呢?

  我們知道,這是個可能大好大壞的階段。就和成人一樣,當年輕人覺得自己被孤立,憂鬱、焦慮和睡不好的風險就會提高。這一切可能對他們的健康和在校表現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所幸,只要有大人的支持,有好榜樣可以學習,情況就會大幅改善。

  2007年,有個調查以四萬二千多名十一歲到十七歲的青少年為對象,結果發現,相較於那些父母的態度冷漠或控制欲強的孩子,若孩子有關係緊密的家人與關愛支持的父母,他們往往覺得自己的社交關係比較圓融,有比較高的自信心,比較少遇到學業方面的問題。這份研究報告在《小兒科》(Pediatrics)期刊發表,作者寫道,「家庭生活『平凡』的一面,像是一起聊天、一起吃晚飯,以及知道孩子有哪些朋友,是很重要的事。」

  鄰居也很重要。若鄰居之間會關照彼此的孩子,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青少年會有比較圓融的社交能力。衡量指標為:他們對老師和鄰居是否尊敬、和同儕是否處得來,以及他們願意花多少力氣來同理和解決衝突。我們的社交村(social village)涵蓋了老師、年輕的領導者,以及家族親戚,確實能幫忙我們養大孩子。

  心理學家溫奇經常為孩子遭到霸凌或孤立的家長做諮商。他說,所有大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尊重與承認孩子在乎的事情其實非常重要。

  大人在安慰孩子時,最常說的一句話是,「別人的想法一點也不重要。」

  溫奇的反應是什麼?「錯了!你可能希望別人的想法不會傷人,但它就是讓人很受傷。」

  回想一下艾森伯格利用線上遊戲Cyberball所做的研究,溫奇說,被排擠的人大多覺得心情很煎熬,他們感受到的情緒包括憤怒與悲傷。即使排擠你的人屬於某個仇恨團體,或者只是開玩笑,都不會改變情況。換句話說,即使我們知道排擠是假的,仍然會同樣痛苦。

  溫奇說,人類「天生會因為被排斥而感到痛苦,即使我們後來發現,排斥我們的人是我們鄙視的人,或根本沒有人排斥我們,心中的痛都不會改變。所以說,當孩子遭到排斥時,他們一定會受傷,而告訴他們不該感到難過,其實是一個錯誤的舉動。」

  這個出於善意的舉動可能使孤獨的孩子覺得更難受,溫奇說,「因為他們現在會想,『我不應該感到難過,但我的心裡就是很難過,這代表什麼意思?』」溫奇認為,我們需要在孩子感到難過的時候提醒他們,這世上還有人重視並接納他們,不論那些人屬於不熟的朋友圈、學校社團或社群團體,或是他們最喜歡的家庭成員。

  「你要在孩子心情低落的那天,邀請那樣的朋友到家裡來,讓他陪孩子一起玩,隨便做什麼都好。然後孩子會想起,『等等,我歸屬於某個團體。』。」

  此外,溫奇說,不要忘了提醒孩子,你很關心他們。「聆聽他們說話,陪在他們身邊,提醒他們,有人疼愛你

發佈日期:2020/12/30

瀏覽次數:1687

維偉克.莫西

曾任美國第19任公共衛生署長(Surgeon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也是拜登任命的公共衛生署長。身為「國家醫生」,他致力於保護全美國人的健康,呼龥全民關注重大公共衛生議題,包括鴉片類藥物泛濫、電子菸和情緒健康與福祉。 擔任公職前,他從事疫苗開發與臨床實驗的研究,並創立了幾個組織,聚焦於愛滋病教育、鄉村醫療、醫師倡議,以及臨床實驗優化。莫西在哈佛大學取得學士學位,再從耶魯大學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和企管碩士學位,在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與哈佛醫學院完成內科住院醫師訓練,並任教於哈佛醫學院。莫西和妻子陳次英( Alice Chen)與兩個孩子現居華盛頓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