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長壽聚落的秘密─保持人際連結

編按:現在是最容易與人連結的時代,但不論哪個族群、教育程度高低、有錢沒錢,共同點就是都曾感到孤獨。「孤獨」,是21世紀快速蔓延的新流行病,美國新任公共衛生署長透過新書《當我們一起》呼籲大眾正視孤獨帶來的問題,而健康的人際關係就像疫苗,對於全人類的復原至關重要。

 

  《藍色寶地:解開長壽真相,延續美好人生》(The Blue Zones: Lessons for Living Longer from the People Who’ve Lived the Longest)的作者布特尼在日本沖繩的藍色區域,發現了一個深具啟發性的社交系統,稱為「模合」(moai),意思是「為共同的目的相聚」。這個詞的原意指的是,村民共同募集一筆錢,做為整個村莊的應急基金,後來演變成用來描述一種由至交好友組成的社交支持網絡。在從前,孩子出生時間相近的沖繩父母會讓孩子組成模合,一組有五個孩子,讓他們當彼此的手足。這五個孩子的家庭會互相支持,一起成長,互相依賴,孩子長大成人之後,依然每天或每周碰面一次。今日的模合仍在有需要的時候,在財務上彼此幫助。不過,現在的「共同目的」比較傾向於互相陪伴和給予忠告。模合就像是第二個家庭。

  布特尼在沖繩研究期間,遇見了克雷格.威爾寇克斯(Craig Willcox),他是人類學家和老年學專家,在沖繩進行多年的長壽研究,他得到的結論和布特尼很相似:對於沖繩人的健康來說,社交連結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他們活在關係緊密的社群裡,」威爾寇克斯把他對於沖繩百歲人瑞的研究發現告訴我,「他們經常到鄰居家串門子,互送自家種的蔬菜。」

  威爾寇克斯後來搬到沖繩定居,沉浸在窄口深碗式的文化裡。這些年當中,他也加入了幾個模合。現代的沖繩人不一定在嬰兒時期組成模合,往往在長大之後,才組成自己的小團體。成員通常有共同的興趣,那是他們一開始建立互信與連結的基礎。他們可能來自相同的小鎮,可能是同學或是擁有相同的職業。威爾寇克斯的模合與海有關,有人是潛水員,有人是製帆工,還有人是船艇引擎維修工。

  儘管現代的模合主要是發揮社交功能,依然具有基本的財務功能:每個人先交一點錢出來,當有人急需用錢時,就從這筆基金支出。「若有某個成員過世,模合裡的其他成員都會出現,」幫忙處理後事。威爾寇克斯以非常確定的態度說道,「我的一個模合同伴在割草時被截去了幾根腳趾頭, 所有人都去探病,給他打氣。不論情緒危機是大是小,都會彼此相挺。」

  儘管現代化世界已經來臨,模合在沖繩依然歷久不衰。根據威爾寇克斯的估計,大部分沖繩居民(包括年輕人在內)都有加入模合。令我訝異的是,社群的新居民一旦加入模合,也能很快就與其他成員形成緊密的羈絆,而在其他的文化中,新移入的居民大多會感到被排拒在外,覺得孤獨。威爾寇克斯認為,這是因為模合具備促進情感的作用,成員經常彼此聊心事。  

  為了要知道藍色區域的模式能否適用於西方文化,布特尼在遍布美國的二十多個城市推行「藍色區域專案」。在我擔任署長期間,我的團隊與布特尼聯絡,布特尼向我解說他們所做的事。布特尼認為,美國式的模合要靠共同的興趣或活動,把人們凝聚在一起,像是烹飪、健走,或是園藝。布特尼解釋道,「我鼓勵他們相約聚會,先試個十周看看。我們創造的模合有些已經存在了好幾年,至今仍對成員生活發揮正面影響。」

  布特尼的團隊把價值觀和喜好相近的人連結起來。這些團體一開始是基於方便性而形成,也就是成員的居住地點和家庭時間表的契合度。接下來,每位成員會拿到一張問卷, 詢問他們的嗜好,甚至是訂閱哪種報紙等等,為「建立長期關係做樁」。隨著這些群體成員學會如何互相支持,彼此的關係也愈來愈緊密。不知不覺中,杜絕了陷入孤獨的機會, 也提升了他們的健康、幸福感與參與感。

  2018 年夏天,當我到科羅拉多州的斯普林斯(Springs) 參加協會的僻靜活動時,我想起了布特尼的專案。那時我已經擔任署長一年,仍在努力尋找下一個職涯發展目標,以及如何兼顧對兩個幼子的照顧。大多數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兩樣事都沒做好,而我在華盛頓特區也沒有熟識的朋友圈,這個情況使我感到孤獨。

  我在科羅拉多斯普林斯時,正處於心理壓力很大的狀態。那時我遇到了剛好也來參加僻靜活動的桑尼和戴維。我們三個人很少碰面,一旦碰面,立刻可以互聊心事。這次相聚,聊沒多久之後我們就發現,我們全都為了類似的問題而煩惱:工作的下一步是什麼、如何好好照顧家庭,以及如何處理我們面對的孤獨感。

「真希望能更常見面,」我說,他們兩人也低聲表示贊同。但我們心知肚明,基於對家庭和工作的責任,實在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再度碰面。

  我突然想到,我們可以創造屬於我們的虛擬模合。我們約好,每個月用視訊見一次面,花兩個小時(若有需要就延長時間)開誠布公的聊心事。我們也約定好,要擔起互相監督的責任。當我們討論重大的挑戰時,假如有人覺得某個人的決定不符合我們最高標準的價值觀,就要開口提醒他。這也代表,當我們下定決心要為自己的健康採取行動,像是節食、運動或打坐冥想,我們要督促彼此確實執行。最後還互相承諾,要把平時不會和朋友聊的、最難以啟齒的心事說出來:我們的擔憂、健康情況,以及財務狀況。

  這些約定把友誼變成了生活中一個刻意且寶貴的連結點。我們不再靠「剛好有機會」或「一時興起」才相聚,而是做出明確的承諾,要成為彼此的後盾。模合的結構會督促我們履行承諾,將因為惰性而漸行漸遠的風險降到最低。

  這些決定把我們的友誼從「擁有」變成「體驗」,促使我們真心渴望實踐最高標準的價值觀。在開始執行的前六個月,我們三人都因為模合而做了職涯的大轉向,也對自己的健康狀況做出重要承諾,幫助彼此貫徹執行(我下定決心每天至少健走一萬步,減少糖分攝取量,以及每天短暫的靜坐)。我們每個月會聊一次天,但如果臨時有事情發生,像是有新的工作機會,或是家裡遇到問題,也會加開視訊會議。此外,我們也經常用文字訊息了解彼此的狀況,追蹤彼此的進度,當自己偏離正軌時尋求另外兩個人的協助。當然,發生好事時也會一起慶祝。

  模合會一直以具體的方式提醒每個成員,他們並不孤單。儘管現代生活使我們相距遙遠,肩負重擔,這個簡單的方法讓我們仍能保持連結。

發佈日期:2020/12/30

瀏覽次數:1109

維偉克.莫西

曾任美國第19任公共衛生署長(Surgeon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也是拜登任命的公共衛生署長。身為「國家醫生」,他致力於保護全美國人的健康,呼龥全民關注重大公共衛生議題,包括鴉片類藥物泛濫、電子菸和情緒健康與福祉。 擔任公職前,他從事疫苗開發與臨床實驗的研究,並創立了幾個組織,聚焦於愛滋病教育、鄉村醫療、醫師倡議,以及臨床實驗優化。莫西在哈佛大學取得學士學位,再從耶魯大學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和企管碩士學位,在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與哈佛醫學院完成內科住院醫師訓練,並任教於哈佛醫學院。莫西和妻子陳次英( Alice Chen)與兩個孩子現居華盛頓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