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熱絡造成的冷漠,加速孤獨感的蔓延

編按:現在是最容易與人連結的時代,但不論哪個族群、教育程度高低、有錢沒錢,共同點就是都曾感到孤獨。「孤獨」,是21世紀快速蔓延的新流行病,美國新任公共衛生署長透過新書《當我們一起》呼籲大眾正視孤獨帶來的問題,而健康的人際關係就像疫苗,對於全人類的復原至關重要。

 

  當我開始註冊臉書、推特和Instagram 帳戶時,我覺得這些工具是與朋友保持連結、參與社群對話的好方法。剛開始用的頭幾天,我透過臉書找到了失聯很久的同學和朋友。能夠透過網路和一大群朋友聯絡上,是一件很棒的事。

  同時我也發現,我們之間的互動並非我渴望的那種有意義的對話。事實上,當我沉浸在朋友的貼文,看著那些刺激的冒險活動、讓人羨慕的事業發展,以及令人讚嘆的成就, 我有25%的時候覺得受到啟發,但有100%的時候感到自慚形穢。

  有人說,查看社交媒體的訊息流,就像是拿別人最精采的日子,和你最普通的日子做比較——你永遠輸人一截。

  還有一點也令我困擾。我在社交媒體張貼文章的初衷, 是為了和朋友分享我的體驗與反思,但我很快就發現自己開始沉迷於查看有多少人對我的貼文按讚、留言與分享。發現自己在追逐別人的認可,讓我感覺很差。

  後來,我決定暫停,不再貼文,也不再查看訊息流。我刪除手機裡的應用程式,登出電腦版的帳戶。頭幾天,我還會想要查看訊息流,看看自己有沒有錯過什麼,並且整天感到焦躁不安。後來,我慢慢開始覺得自己變得比較不容易分心、也沒有那麼想要尋求來自數位世界的認可。那種自由的感覺真是暢快。

  幾個月後,我再度回歸社交媒體的世界,但只做有限度的使用。我決定只有在我覺得深受感動的時候,才張貼文章,並且不再查看留言、按讚和轉推了。我大幅刪減追蹤者,使訊息流所聚焦的貼文都有助於使我與他人連結,以及強化我對世界的了解。我還在嘗試,有沒有可能達到一個平衡點,讓我能以自己喜歡的方式與社交媒體互動。目前還沒有找到答案。

  社會與數位科技的互相依賴愈來愈深,這對心理所產生的整體成本效益究竟為何,還不得而知。2019 年1 月,牛津大學研究員艾美.奧本(Amy Orben)與安德魯.普里茲貝斯基(Andrew Przybylski)發表了一份令人意外的研究結果。這項研究指出,數位裝置的使用時間會對青少年社交行為的幸福感產生負面影響,但整體的影響非常小。他們分析了超過三十五萬名青少年的資料,得到的結論是,吸大麻與霸凌對青少年造成的傷害遠大於使用數位科技。

  稍早, 普里茲貝斯基與同事妮塔. 韋恩斯坦(Netta Weinstein)所做的另一項研究顯示,使用螢幕裝置的總時數會對整體影響造成差別。根據這個「金髮姑娘假設」(Goldilocks hypothesis),假如青少年每天花一、兩個小時待在螢幕前,心理幸福感並不會受到傷害,但如果他們長時間使用螢幕裝置,就會造成傷害。有趣的是,完全不使用螢幕裝置的孩子,狀況似乎比適度使用的孩子更糟,這可能是因為現今每個人都在上網,完全不上網可能導致青少年有種被冷落與被孤立的感受。

  2017 年,匹茲堡大學教授布萊恩.普利馬克(Brian Primack)與同事發現了進一步的證據。他們指出,長時間使用社交媒體可能導致孤獨。他們以一千七百八十七名十九到三十二歲之間的年輕人為研究對象,讓一群人每天花兩小時以上的時間使用社交媒體,另一群人只使用半小時或更少時間。所有的受試者要利用一個數值範圍,來描述下列陳述是否適用於他們:

  ● 我覺得被冷落。

  ● 我覺得幾乎沒有人認識我。

  ● 我覺得其他人離我很遠。

  ● 我覺得周遭的人其實「人在心不在」。

  匹茲堡的研究發現,社交媒體重度使用者感到孤獨的比例,是輕度使用者的兩倍。這個結果呼應了另一個類似研究提出的擔憂。那個研究發現,社交媒體的重度使用者比較容易感到憂鬱。

  這些結果引發了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究竟是寂寞憂鬱的人試圖利用社交媒體逃避現實?還是重度使用社交媒體導致人們感到寂寞憂鬱?我們需要更多研究來證明這一點。然而使用這些平台的情況如此普遍,年齡層如此低,要執行嚴謹的研究控制就成為一項挑戰。

  奧本強調,要了解科技對人們產生的所有影響,「我們還處於最開始的階段」。她還提到,民眾使用數位媒體的數據資料,大多掌握在企業手中,學術研究者通常無法取得, 這使得要找到答案變得更加困難。奧本也指出,我們如何使用螢幕裝置,或許比時間長度更重要。孩子接觸有害的內容幾分鐘,可能具有很大的殺傷力,然而與家人一同使用螢幕裝置一小時,共度一段愉快的時光,可能會產生非常正面的影響。

  隨著我們對於科技的各個面向有更多了解,就更加清楚看見,科技的影響好壞參半。社交媒體能夠幫助人們找到有意義的連結,尤其當他們來自原本就被孤立或被邊緣化的社群。但在不當的情況下,科技有可能放大互相比較的效果, 導致霸凌產生,使人際關係的品質降低,加劇孤獨感。

發佈日期:2020/12/30

瀏覽次數:5317

維偉克.莫西

曾任美國第19任公共衛生署長(Surgeon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也是拜登任命的公共衛生署長。身為「國家醫生」,他致力於保護全美國人的健康,呼龥全民關注重大公共衛生議題,包括鴉片類藥物泛濫、電子菸和情緒健康與福祉。 擔任公職前,他從事疫苗開發與臨床實驗的研究,並創立了幾個組織,聚焦於愛滋病教育、鄉村醫療、醫師倡議,以及臨床實驗優化。莫西在哈佛大學取得學士學位,再從耶魯大學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和企管碩士學位,在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與哈佛醫學院完成內科住院醫師訓練,並任教於哈佛醫學院。莫西和妻子陳次英( Alice Chen)與兩個孩子現居華盛頓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