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空了,愛滿了—陪爸爸走過失智的美好日子

他們並不笨,只是被腦中的烏雲給遮蔽了 --【小島冰塊】圖文分享

「失智症」這個名詞並不罕見,我們卻常遺忘它的特效藥是「關懷」和「理解」。插畫家-小島冰塊透過20幅簡單卻飽含情感的圖文畫作,分享她眼裡的失智症長輩。

微小卻重要的問題:「媽,你記得午餐吃什麼嗎?」

大腦生病了,不是忘了「吃什麼」,而是連自己「已經吃過飯」都忘了。因為初期病徵不明顯,常常被忽略是老了、記憶力衰退或健忘而已。大家不妨從噓寒問暖開始,在生活細節觀察父母的身體狀況。

「人出生就從來沒想活著回去過」《記憶空了,愛滿了》

人生的最後一站,宗教有時會成為家人的爭執點。雖然作者和父親都是皈依的佛教徒,但是因為作者的妹妹是基督徒,希望能讓父親受洗,她覺得這樣以後上天堂,才能父女再度相見。在此時,家人能互相扶持是很重要的,所以對於這點,家人都體諒了,也歡喜地迎接牧師到家裡來為父親受洗。因為這樣的體諒,父親受洗了,最後也是蓋著往生被,家人都能夠以著圓滿心,合力送長輩最後一程。 記憶空了,愛滿了。人生不就是留個美名嗎。

我的記性越來越差,是不是就是失智了?兩個指標,區分正常老化和失智症

老人照護是目前台灣社會最重要的課題之一。2013年約有260萬老年人口,其中約13萬人是失智症患者。NPOst公益交流站於10月22日舉辦公益爆米花「柔軟抗壓力-陪長輩走過失智的日子」,邀請作者周貞利及台大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邱銘章對談,分享失智症家屬的心路歷程,以及如何正確認識疾病、陪伴病人。 

跟父親說再見的那一天…「爸,天光了!看見亮光了嗎?菩薩來接您了。」

生命無常,到了要告別的那一刻,放手真的是談何容易?作者如實的將與失智症父親告別的過程寫下,你無法想像那一字一句的背後,充滿了多少的淚水與想念。如果有一天,真的要說再見,我也想這樣講:「爸,天光了!看見亮光了嗎?現在菩薩來接您了,不要怕,把手伸過去!我要把您交給他了……來!加油!加油!」

失智症對病人和家屬最殘暴的攻擊:黃昏症候群

黃昏症候群:這是失智症病魔最陰險的一面,它讓白天看似正常的病患,到了傍晚太陽下山後變成一隻毫無理智、失心焦慮、暴躁恐慌的困獸。我們不可以堅持常理去看待失智者的內心世界,必須要能站在與他同一個位置看世界,必須理解失智症病人異常行為背後隱藏的痛苦,陪伴他,讓他覺得自己是被接受、被認同。

用資訊取代恐懼,是面對疾病的第一步。

三年前爸爸中風時,我每天都面臨「為什麼我親愛的爸爸變成了這樣」的陌生感:為什麼拿牙刷給爸爸,他不知道下一步該把牙刷放進嘴巴裡刷牙?為什麼拿飲料給爸爸,他不知道把吸管戳進鋁箔包才能喝到飲料?為什麼不論我跟媽媽說什麼,爸爸的回應都是咿咿呀呀無意義的呢喃,而且說著說著,口水就像忘記關上的水龍頭,一滴、一滴地烙印在潔白的衣領上……?

爸爸他忘了,忘記他用了60年的名字-照顧失智父親的美好日子

結帳時售貨小姐請爸爸簽名,結果他手握著筆停頓在帳單上,久久都沒動筆。從這一天開始,我確定爸爸使用超過一甲子的名字,已經從大腦中消失了…

記憶空了,愛滿了—陪爸爸走過失智10年的人生告白

這是勇氣與淚水的真情告白, 3700多個日子的親身照顧與陪伴, 以愛與信念一步步摸索出溫暖可行的照護方法。 華文世界第一本失智症家屬親筆寫下的故事與經驗, 獻給所有子女,以及在照顧路上不孤單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