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能」有哪些症狀?

編按:德國當紅新生代社會觀察家,米夏埃爾‧納斯特在《愛無能的世代》一書中,分享身邊朋友的故事,也自我觀照,幽默犀利地描繪出新世代在愛情、職場生活關係上的困惑。 

 

 

現今男女約會,如果男生覺得跟對方不會有下文,

常常很喜歡做出一個「我就是愛無能,沒辦法維持情感聯繫」的自我診斷。

為了不要傷害對方,所以把錯攬在自己身上。

 

這當然只是藉口,

就像「那不是妳的問題,而是我,我們還是繼續當朋友吧」那種內容空洞的陳腔濫調。

但是這句話聽在女生耳中不會被當作藉口理解,這也是男生之所以這麼說的目的。

 

正因為如此,這句自我診斷的話才會迅速四處傳播,一發不可收拾,事實上,如今它等於決定了現代西方男性的形象。

 

在此有一點必須立刻解釋清楚:我們大部分人當然不是愛無能。

發生愛無能的情況,表示患有嚴重的心理疾病,必須接受專業的深層心理分析治療。

正如對邊緣性人格違常或憂鬱症之類疾患,絕對不可掉以輕心一樣。

 

有「依附障礙」現象,或是沒有能力建立關係,並不只局限於男女之間的情愛關係,而是涵蓋所有與他人之間的相互關係。

 

正如大多數較嚴重的心理障礙,有「愛無能」問題的人,

大部分本人對其問題也不具有任何意識。

 

由此可知,對一般到處氾濫的自我診斷應該如何看待。

另外,以「無能」解釋關係失敗的原因,不免算是一種失之狹隘的自我評價。

選擇這麼看,是挑簡單的路走,這是一條不強迫自己進一步深入反省的路。

人就是這樣,這是很自然的事,我們習慣為生活裡的一切貼上標籤,

然後按照標籤為世界分類、整理,以這種方式生存,繼續自己的人生。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愛無能的人,

對我而言,我更傾向於「愛一切開端,但相形之下,結尾更教人充滿想像與期待」。

不過經過和前述朋友的一番對話後,我查了資料,

想知道有哪些行為模式被視為依附障礙的特徵。

 

這麼說吧:我查到的結果讓我頗為震驚,尤其當我拿自己的生活去跟那些標準比較之後更是如此,令我頗感不安的是,所有的症狀我都可以對號入座。

 

「該死!」我心想,顯然我是這方面的一種典型。

我必須糾正我對自己的看法,而且要立刻就做。

我讀到,在過往關係中有過很不好經驗的人,常常會變成愛無能。啊,我心裡想。

 

因為上個月我很驚訝地發現,我恢復單身已經一年了,即使如此,對再度接受一個女生的念頭,心裡依然感到有幾分抗拒。對此,有個朋友跟我解釋了原因。「事情很明顯啊,」他說,「你自己看看你以前的幾段關係嘛,你想到關係就總是想到負擔。到現在還是這樣。」

 

我繼續讀下去:有親密關係障礙的人,覺得難以建立與他人之間的聯繫,因為他們將一切過分理想化。他們對伴侶有過於具體的想法,這些想法沒有人能滿足,因為理想畢竟是幻想,不存在於現實生活裡。

 

作為單身漢,當然會考慮下一個女朋友應該是怎樣的人,這裡面便藏有連我也難以避免的危險。你會在腦海中塑造出一個理想形象,一個完美女人的理想形象,這會導致的結果是,只要會影響到這個理想形象,即使是很小的細微末節,都有可能使你做出不可更改的決定。

 

讀到這裡,我感覺該是再來一杯紅酒的時候了。

我剛剛讀到,對有親密關係障礙的人來說,

要他們在關係中放棄任何東西很難。

他們不願接受任何妥協,要有自己的自由空間,

可以做自己感興趣的事,實現自我。

 

在這方面我也看到讓我很不安的相似之處,

因為不論我曾經從事過什麼職業,都能在其中實現自我,

工作與我的生活一向交織得非常緊密,甚至占據我生活很大一部分。

 

當我開始從事專職寫作的同時,也是我一段為期六年獨身生活的開始。

當時我並沒有清楚意識到這一點,但是現在回顧當年,我可以說,

寫作工作在某種程度上取代了女友的位置。

 

平常我會和女友一起度過的時光,那六年中都是消磨在工作上。單純就時間來考量,我便無法兩者兼顧,如果當時有女友的話,只會讓我分神而無法全心專注在工作上。

 

事實上,每喝掉一杯酒,我就覺得我的愛無能症狀又更加嚴重了幾分。

不過幸好還有最後一項:愛無能的人總是把錯誤歸咎到他人身上。

 

我鬆了一口氣,這是目前為止第一個我不符合的症狀,這是我最後的依靠。

不過我忽然想起和上一個女友吵架時,她常常怪我:「和你爭論的時候,總是爭到一個地步我就會感覺好像錯都在我身上。都是我不對的樣子。」

 

所以我完全符合每一項症狀,大概還不止。

 

現在對那個晚上做個總結,我心裡看得很清楚,我是個相當複雜的人,在某方面一定有毛病。毛病我們大家都有,但是我之前已經提過,愛無能是心理疾病的症狀。

 

基本上,如果去了解一下,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點依附障礙 ,

正如每個人同樣也多少都有一點社會病態者的反社會人格特徵一樣。

這些症狀都是程度比較和緩、不明顯的,而屬於疾病病徵的則是真正嚴重到失衡的程度。

 

我的情形當然還不至於如此。這個想法讓我的心情又放鬆下來。至少輕鬆了一點點。

 

發佈日期:2017/09/05

瀏覽次數:2370

米夏埃爾‧納斯特

1975年生,現住柏林 ,為自由專欄撰稿人、作家及編劇。 2007年,這位出生並成長於東柏林的30歲出頭青年,開設了個人部落格「大都會專欄」,寫自己的工作、生活,以及柏林。納斯特探討問題一針見血,並以魅力備具的風格描繪了他那一代人,他幽默而深入的觀察立刻引起許多迴響,包括出版社,從此他踏上作家的道路。

愛無能的世代:追求獨特完美的自我,卻無能維持關係的一代

德國社會觀察家犀利寫實的筆錄,觸動你我既矛盾又迷茫的心聲。 這不僅是一本關於愛情的書,更牽動了一整個世代的神經。 窺見二十歲到四十歲世代,在數位與現實生活中的無力感, 以及面對愛情、職場、生活關係上的困境。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