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情來了,學會活在愛情裡

編按:德國當紅新生代社會觀察家,米夏埃爾‧納斯特在《愛無能的世代》一書中,分享身邊朋友的故事,也自我觀照,幽默犀利地描繪出新世代在愛情、職場生活關係上的困惑。 

 

洪仲清

 

這世上能經驗到的深刻寂寞與空虛之一,就是我們明明在愛情中,但又像過著單身生活。

 

「我們不知道別人的想法和感覺如何,卻單方面詮釋他們的言行舉止,再因為自己想像出來的情境而怏怏不樂。」

 

這是我在臨床上,常見到的溝通難關。不對,這麼說不精確,因為連好好溝通都不見得試過,卻在私底下源源不絕地猜想。

 

「寧可猜想別人會如何反應,而不直接開口問。或許考慮太多以後妄下負面結論,是人的天性吧。」

 

疑心生暗鬼,然後我們心裡的鬼,不經意出現,就嚇了我們自己一大跳。同樣地,當我們面對他人對我們的許多論斷,也可以如是想。

 

「我們對他人的詮釋和評價,其實只是反映出自身的價值觀,我們真正關心的是自己,與對方實際上的想法、作為並無太大關聯。」

 

所以我們跟人建立連結的根本困難,不過就是把某種自我中心轉移到關係而已。我們還以為這種狀態,叫做愛情。

 

「對有親密關係障礙的人來說,要他們在關係中放棄任何東西很難。他們不願接受任何妥協,要有自己的自由空間,可以做自己感興趣的事,實現自我。」

 

對照我們現在的社會處境,參考離婚率、外遇、生育率,還有假性單親與大量青壯年在國外工作的現況。這當中固然有很多的不得已,但也顯現關係的維繫,在現代面臨許多嚴峻的挑戰。

 

我們或許感覺到愛情的來臨,卻不知道如何活在愛情裡。

 

所以有些朋友形容自己的愛情,是即使在對方身邊,卻感覺比單身更寂寞。那種疏離感,讓我們沒停過腳步去追求,卻又不斷地彼此錯過。不想要承諾之後的束縛,又想要承諾之後會有的安全感與踏實。

 

「我們都相信,世界上的某個角落一定還有更適合我、和我互補的人存在,若現有的關係出了問題,這種意識就會更清楚、強烈。」

 

自我的膨脹排擠了關係中的對方,而且我們也只是選擇性地放大了片面的自我。於是,我們不僅慢慢遺失了自己,又看不清我們的伴侶。

 

或許是喜歡對方沒錯,但最愛是自己。不過,這裡所說的「愛」,比較像是要逃離自己內在的空虛,苦苦執著在讓自己趨向完美的某種追求。自己已經擁有的,不想放掉,但又想要對方來填補。

 

「其實我們在一段親密關係中可以透過對方的眼光,從另一個角度審視自己、重新認識自己。」

 

親密關係的好處,是為了跟對方在一起,藉著對方的視野,有機會誠誠懇懇地面對自己,對雙方都是如此。在關係中的好,不是只有自己好,而是一起好。

 

「關係中重要的是兩人人格的共同發展……」

 

我們能各自停下腳步,跟自己溝通,把自愛跟自戀逐漸分開。藉著與對方同在的日常生活,重新調整我們的習慣,檢視我們自己曾面對過但不知如何是好的困境,在對方的陪伴下,再成長一次。

 

「對另一個人的愛,會在一個人內心深處激發出要為對方和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的意願。」

 

祝福各位朋友,藉著這本書,藉著作者銳利的觀察,讓我們終於懂得在愛情中克服我們的自我中心,不僅愛上也能深愛著彼此。

 

(本文作者為知名臨床心理師)

發佈日期:2017/09/01

瀏覽次數:3501

米夏埃爾‧納斯特

1975年生,現住柏林 ,為自由專欄撰稿人、作家及編劇。 2007年,這位出生並成長於東柏林的30歲出頭青年,開設了個人部落格「大都會專欄」,寫自己的工作、生活,以及柏林。納斯特探討問題一針見血,並以魅力備具的風格描繪了他那一代人,他幽默而深入的觀察立刻引起許多迴響,包括出版社,從此他踏上作家的道路。

愛無能的世代:追求獨特完美的自我,卻無能維持關係的一代

德國社會觀察家犀利寫實的筆錄,觸動你我既矛盾又迷茫的心聲。 這不僅是一本關於愛情的書,更牽動了一整個世代的神經。 窺見二十歲到四十歲世代,在數位與現實生活中的無力感, 以及面對愛情、職場、生活關係上的困境。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