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是命運賜給你的機會

「藏人有句俗話說,厄運亦能化為轉機,」我問達賴喇嘛,人在困苦的歲月怎麼還有可能喜悅,達賴喇嘛解釋:「悲慘的處境也可能是一次轉機。藏人還有一句話說,因為有痛苦的經驗照亮,快樂的本質才顯得澄明。那些痛苦使人得以清楚看見何為喜悅。

 

「在經歷過巨大苦難的世代身上,特別明顯,就跟你一樣,大主教,」達賴喇嘛說:「終於獲得自由的時候,你會感受到真正的喜悅。後來出生的新世代,無法體會伴隨自由而來的真正喜悅,所以比較常抱怨。」

 

「很多人視痛苦為問題,」達賴喇嘛說:「事實上,它是命運賜給你的機會。哪怕困難,哪怕痛苦,你依然能處變不驚,沉著自若。」

 

我明白達賴喇嘛的意思,但當我們實際置身在痛苦之中,究竟該怎麼接受痛苦,將它視為轉機?說很容易,實踐應該很困難。

 

金巴之前提過,西藏流傳一種稱為《修心七要》(Seven-Point Mind Training)的修行,你的家人、老師和敵人,這三類人被視為要特別關注的對象,他們會是你最大的考驗。

 

「三境、三毒、三善根」,這條經文意義隱晦卻令人好奇,金巴曾解釋過:「人日常與此三境的應對進退,往往會引發貪嗔癡三毒,那正是許多痛苦的本源。藉由修心,我們有機會把與家人、師長和敵人來往的不好的緣,轉變成三善根——不貪著、慈悲、智慧。」

 

「很多藏人在中國的勞改營待了很多年,」達賴喇嘛說:「受到虐待,被逼著做苦工。他們有些人告訴我,這是考驗一個人本性和意志的好機會。有的人會失去希望,有的人能撐下去。誰能撐過,跟他的教育水準沒什麼關係。到頭來,真正的差別在於人內在的精神力,或者說是對生命的熱忱。」

 

大主教這時提出一個問題回應達賴喇嘛,「我們該怎麼幫助那些真心想得到喜悅、真心希望世界更好的人?看著這世界,他們看到種種可怕的問題,自己的人生也遭遇相當程度的困境。看著這些問題,面對如此的考驗,人如何保持喜悅?

 

很多人不是不想當個好人,他們也想跟你一樣喜樂祥和。我的意思是,他們就置身在苦難的深淵,要怎麼擁有這種平和的心境?你說的很有道理,但他們現在是希望我們用平常人也懂的話說出來。」

 

接著,好像要回答自己的問題似的,大主教繼續說道:「我們老想這樣告訴他們。我們說,當你不再過分在乎自己,那一瞬間的喜悅會令你感到意外。但再怎麼說,人當然多少還是得在乎自己,因為我信奉的上帝說,這是聖經上說的:「汝當愛鄰若——」

 

「你自己。」達賴喇嘛接著把那句名言說完。

 

「沒錯,」大主教說:「愛鄰若己。善待他人,如同善待自己。」

 

苦難可以被穿越

 

「政治責任也嚴重影響了我的學習。我在西藏中部拉薩附近主要的佛教大學接受格西考試(geshe examination),西藏軍隊還得在周圍的山坡上戒備。後來,我要在拉薩中心的寺廟庭院進行最終考試,有人擔心中國軍隊干預,於是就有西藏官員覺得太危險,想更改考試地點,可是我說沒有必要。但在爭辯的過程中,我非常焦慮,不只擔心我個人的安危,也擔心人民的安危。

 

「到了我二十四歲的時候,一九五九年三月,我逃亡印度,失去了自己的國家。我一方面為此傷心,尤其想到西藏獨特的文化遺產,卻不知道還能不能存續,每當想起這個嚴肅的問題,就更加難過。藏族文明存在已近萬年,青藏高原某些區域還有人類聚落存在達三萬年之久。

 

但西藏今日的處境是這個國度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危機。文化大革命期間,有中國政府官員誓言要在十五年內消滅藏語。他們焚燒典籍,包括三百卷翻譯自印度的藏文經帙,還有數千冊藏人的著作。我聽說那些書燒了一星期還兩星期才燒完。我們的佛像和寺院盡遭破壞,處境真的、真的很危急。

 

「何況一九五九年逃亡來到印度時,我們都是新世界的異鄉人。就像藏人俗話說的:『我們熟悉的唯有天與地。』然而,印度政府與國際組織給予我們莫大的幫助,其中也有基督教團體。

 

他們重建藏族聚落,使我們得以傳承自己的文化和語言,讓傳統知識活下去。很多難關,很多問題,但當你努力去做,遇到愈多困難,到頭來看到努力的結果也會更加喜悅,不是嗎?」

 

「所以呀,要是都沒有困難,總是自在逍遙的話,人反而會抱怨更多。」人面臨厄運時體會到的喜悅,居然比生活看似輕鬆順遂時更多,達賴喇嘛一邊說,一邊為其中的諷刺之處發笑。

 

大主教也笑了。看來,喜悅是一種使精神超脫物質的古怪力量。與悲傷相仿,通往喜悅的道路不能繞過痛苦和逆境,而是必須從中穿越。大主教說過,不經風霜不會有美麗的結晶。

 

 

本文摘自《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並經信傳媒授權轉載

發佈日期:2017/07/31

瀏覽次數:4672

達賴喇嘛、 戴斯蒙‧屠圖、 道格拉斯‧亞伯拉姆

達賴喇嘛:藏族人民和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一九八九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二○○七年獲頒美國國會金質獎。三十多年來與各領域科學家對話與合作,推廣慈悲、跨信仰理解、尊重自然環境,與世界和平。| 戴斯蒙‧屠圖:南非榮譽大主教,在南非種族和解時期成為號召運動的重要領袖。一九八四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二○○九年獲頒美國總統自由勳章。被公認為良心的聲音、道德的指標,也是希望的象徵。| 道格拉斯‧亞伯拉姆:Idea Architects創辦人兼執行長,曾任HarperCollins出版集團資深編輯。

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

長踞《紐約時報》暢銷榜 | 亞馬遜五顆星評價 全球授權32國語言 | 全美熱銷逾40萬冊 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五天相聚,解答一個永恆的問題 分享如何穿越苦痛,重啟喜悅的智慧。 上千個來自全球的提問,最多人的問題並非如何找到喜悅, 而是在充滿各種苦難的世界,真的可能活在喜悅中嗎?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