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獨處時並不覺得孤單,卻會在人群中感到寂寞

寂寞: 沒有人不懂孤單


現在的社會,人們常常覺得非常寂寞。


社會學家琳恩.史密斯樂文(Lynn Smith-Lovin)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現代人認為自己擁有的摯友人數,從三人減少到了兩人。我們可能有數百名臉書好友,真正的至交卻在遞減。最重要的或許是,每十個人當中就有一人表示自己沒有任何親密的友誼。
 

達賴喇嘛說道:「大城市裡生活忙碌,大家或許不是沒見過彼此,可能還認識好幾年了,但卻幾乎沒有真的交流。所以一旦出了什麼事,大家會覺得很孤單,因為不知道能向誰求助、尋求誰的支持。」

 

從小在曼哈頓長大,四周環繞著七百萬名紐約人,我完全明白達賴喇嘛的意思。小時候,我從沒真正和住在公寓同樓層的鄰居打過招呼。偶爾會聽見有人關門的聲音,鐵門噹啷一聲發出空洞聲響,門鎖隨即拉上。萬一等電梯的時候遇到了,不但話講不到幾個字,還會互相閃躲彼此的眼光。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刻意迴避,後來推想這應該是一種防衛,因為這麼多人居住在一起太過擁擠,要避免起衝突。
 

我想起從前公寓大樓裡那些上鎖的門。我們怎麼會對根本不認識的人有責任呢?那些緊閉的門扉和門後看不見的住戶,彷彿一再提醒我們,我和你沒有關係。現在聽了達賴喇嘛的話,我在想,小時候搭電梯或等地鐵時,大家迴避眼神接觸說不定是因為歉疚,因為我們身體這麼靠近,情感卻如此遙遠。
 

「我們同樣生就一張人臉,看見彼此立刻知道,你是我的同胞。不管認不認識對方,都可以微笑問好。」達賴喇嘛說道。

 

我想起之前有幾次,我在等電梯或等地鐵時,微笑向人親切搭話,大多數時候,對方都會放下防備、露出笑容,好像我們共同打破了一道魔咒,重新體認到彼此身為人類的連結。
 

「我們的社會崇尚物質文化,」達賴喇嘛說,「追求物質的生活中,沒有友誼的觀念,沒有愛的觀念,只有工作,全天候二十四小時,跟機器一樣。可以說,現代社會像一具巨大運轉的機器,我們終究也會成為其中的零件。」
 

「假如只強調次級的差異——我的國籍、信仰、膚色——就會老是注意到彼此的差別。好比此時此刻的非洲,太多人在強調這個國家、那個國家,但大家應該想,我們都一樣是非洲人,更廣地說,一樣都是人。

 

「我們都具有愛人的能力。現在科學家也發現,同情心是人的基本天性。問題是孩子們去上學以後,學校並沒有教他們培養這些深刻的人性價值,他們的基本天賦就被放到一邊了。」
 

我們不想孤單,卻常把自己鎖起來
 

常常,我們獨處時並不覺得孤單,卻在身旁有人的時候感到寂寞,例如身處於一群陌生人之間,或是參加一場誰也不認識的派對。很顯然,內心感受到的寂寞,與實際上是不是獨自一人,兩者有相當大的差別。人可以在獨處時感到喜悅,寂寞時則無法。
 

孤獨和寂寞的差別是什麼呢?
 

「這取決於你的態度。假如心裡充斥著負面的批判與憤怒,就會覺得與他人有隔閡,進而感到寂寞。如果你心胸開闊,充滿信任和友情,就算一個人獨處,就算過著隱居生活,也永遠不會感到寂寞。」
 

「聽起來很矛盾,不是嗎?」我說,想起前往達蘭薩拉的途中,丹增喇嘛說,他一直很想依傳統到山裡閉關三年。「人可以在山洞裡隱居三天、三個月或三年,也不覺得孤單,但卻會在人群中感到寂寞。」
 

「我們是社會動物,想生存就必須合作,但合作完全仰賴信任。信任會凝聚人們。當一個人富有同情心,到哪裡看到的都是朋友。一個人內心如果充滿恐懼與猜疑,會變得小心、懷疑且猜忌,寂寞就隨之而來。」
 

「一個人如果有顆溫暖的心,他隨時隨地都能全然放鬆。要是活在恐懼之中,認為自己跟別人是分離的個體,情感上自動會和其他人疏遠,進而為格格不入和寂寞感奠下基礎。」

 

「弔詭的是,人會過度重視自己,背後的動力其實是想為自己尋求更大的快樂,但到頭來,造成的效果卻恰好相反。當一個人過度重視自己,與他人的關係就會漸漸斷裂、疏遠。到最後連和自己都變得陌生,因為生而為人,與他人建立關係是最根本的需求。」
 

「過度關注自己對健康也不利。很多年前,我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參加一場醫學研討會議。其中一名學者上臺發表時說,大量使用第一人稱代名詞——經常說我、或我的、——這樣的人心臟病發作的機率明顯高出許多。一個人太關注自己,眼光會變得狹小,這時候再小的問題看起來都大到難以承受。」
 

「此外,過度在意自己也會帶來恐懼和猜疑,這會害你老是與其他人有隔閡,不僅帶來寂寞,而且很難與其他人溝通。說到底,人都是團體的一分子,無法不和其他成員來往。我有時候說,人有太多我執,就會封閉自己的心,難以與別人溝通。當我們關懷起其他人類的處境,心才會打開,與他人交流也會變得輕鬆愉快。」
 

達賴喇嘛和大主教想說的是,只要敞開心胸,把眼光和關懷轉向他人,我們自己就能發出溫暖。

 

本文摘自《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並經關鍵評論網授權轉載

發佈日期:2017/07/31

瀏覽次數:4296

達賴喇嘛、 戴斯蒙‧屠圖、 道格拉斯‧亞伯拉姆

達賴喇嘛:藏族人民和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一九八九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二○○七年獲頒美國國會金質獎。三十多年來與各領域科學家對話與合作,推廣慈悲、跨信仰理解、尊重自然環境,與世界和平。| 戴斯蒙‧屠圖:南非榮譽大主教,在南非種族和解時期成為號召運動的重要領袖。一九八四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二○○九年獲頒美國總統自由勳章。被公認為良心的聲音、道德的指標,也是希望的象徵。| 道格拉斯‧亞伯拉姆:Idea Architects創辦人兼執行長,曾任HarperCollins出版集團資深編輯。

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

長踞《紐約時報》暢銷榜 | 亞馬遜五顆星評價 全球授權32國語言 | 全美熱銷逾40萬冊 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五天相聚,解答一個永恆的問題 分享如何穿越苦痛,重啟喜悅的智慧。 上千個來自全球的提問,最多人的問題並非如何找到喜悅, 而是在充滿各種苦難的世界,真的可能活在喜悅中嗎?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