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活在后羿的靶場:蔡璧名

編按:本文摘自蔡璧名教授在新書《人情:正是時候讀莊子二》的演講內容,面對外在紛亂的世界,分享莊子如何處人處群與用情的智慧。


為了讓自己的心身更好,我們常要反省自己;為了讓大環境更好,有時候我們會想講道理發表自己的意見。可是在過程中,我們講的道理會變成改革或是揭弊,甚像對現今政經局勢提出建言。你能想像這後果有可能多危險呢?

 

究竟我們身處的世界到底怎麼回事?莊子說,他活的世界好像「遊於羿之彀中」,「羿之彀中」指的就是后羿的箭靶,而我們每個人就像活在后羿箭靶的射程裡,好像沒有一個角落是絕對安全、絕對可靠的。

 

今日的台灣雖然不像戰國一樣烽火連天,但我們有食安問題,有太多有毒的東西,一個交通事故我們才知道原來司機的工時是造假的,遊覽車是拼裝的,所以我們今天所處的時代又怎麼能說是比戰國時代來得容易而不艱險?


 
不論古今中外再文明的社會,一定還是有不合理的人跟事,而莊子早在2千多年前就已經為我們描繪出來。他說越是亂世,主事者常常有一個共通的嘴臉,那就是「其知適足以知人之過」,他可以清楚地指著下面每個人的過失,「而不知其所以過」,卻永遠看不到自己的缺點。

 

這些在上者,在政治上是執政者,在公司就是上司。也許你的運氣不好,你的上司可能兇猛如虎;但也許你運氣很好,你的老闆性情跟馬一樣的溫馴。但莊子卻告訴我們什麼叫「養馬者」,他說有一個疼愛馬匹的人,把馬伺候得很好,拿著漂亮的竹籃,每天承接馬糞;拿著大蚌殼,每天承接馬尿。養馬者拿這些連人都捨不得用的東西伺候著他的馬,有一天他發現居然有蚊子在叮這匹馬,趕忙著要幫馬拍打驅趕蚊蟲,沒想到這一拍啊,馬竟以為「我的主人居然敢要攻擊我」,於是踹了他一腳,掙脫了馬轡頭,這一踹不小心把養馬人的頭撞碎、胸骨撞裂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如果你跟一個你覺得性情格好的人,成為超級好朋友,或者遇到一個好不容易遇到的對象,你就嫁給他。但萬一有一天遇到不如意的事,他變得跟以往不同,你可能會很難過,心想原本個性這麼好的人,跟我交情這麼深的人怎麼如此對待我其實在人間世,這很正常的,如果是朋友是夫妻,我們可以跟他講講道理就好。但這個人如果是君王呢?所以莊子持平的說,如果你今天「彊以仁義繩墨之言」,想要去約束這個性情暴戾的上位者,那你的下場只有一個:「必死於暴人之前」。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去跟個性像老虎的上司,諫言看看吧。那絕對是你提出辭呈,而不是他改變方針。

 

莊子提醒我們,「汝不知夫螳蜋乎?怒其臂以當車轍,不知其不勝任也」,你不要像那個螳螂,要先看看自己的手背有多粗,如果舉起來的手背是像螳螂一樣的話,那一輛車碾過來,你可能馬上血肉模糊,你根本除了犧牲生命以外,完全沒有辦法對整個時代起什麼樣的效果。

 

那究竟該怎麼辦?「絕跡易」,是不是隱居起來比較容易?但是莊子偏偏不這樣建議我們,莊子的建議是「無行地」,叫我們走一條比較困難的路,即便走在遍布荊棘的路上,即便打著赤腳,也能不為荊棘所傷。

 

發佈日期:2017/05/16

瀏覽次數:6684

蔡璧名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在可容數百人、每堂座無虛席的教室中, 用生活化的語言講解意蘊深刻的醫家、道家之道,開課堂堂爆滿,教學成果履受學生與校方肯定, 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 蔡璧名成長於中醫和武術世家,師承清御醫蕭龍友傳人周成清,得其畢生醫道絕學,而父親蔡肇祺是太極宗師鄭曼青嫡傳弟子, 為當代著名太極拳宗師。因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東方修鍊薰陶,進而將莊子、中醫、太極拳、瑜伽的身心技術融會貫通, 獨創以「導引」調養穴道的身心鍛鍊法。不僅她本人依循此道走出癌症, 也助人走出失眠、憂鬱等現代常見的身心疾病,更有心衰患者因此免去換心手術。

人情 - 正是時候讀莊子二

日久未必見真情,倒一定會見人心。 工作、生活、愛情、人際關係,在生命裏種種不得已的境遇中, 讓中國經典《莊子》帶你打開處人處群與用情的明燈。 如何與人互動,能不傷人也不傷己﹔ 如何付出感情,能不傷心也不傷身﹔ 讓你懂人情、識百態、知人心。   ★熱銷超過十五萬冊《正是時候讀莊子》、《莊子,從心開始》、《穴道導引》作者蔡璧名最新作品 ★原典逐句白話漫畫圖文解說・鍊就投身滾滾紅塵人世間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