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閱讀》:應試教育的扭曲

 

應試教育的扭曲

亞洲的教育,包括台灣,很大程度是由追求考試的高分所引導。以台灣為例,從小學到中學,有不少學生對於「學習」這個概念,等同於「準備考試」 。而新加坡學生對於「學習」的概念,用功學習等同於操練,精明學習等同於猜對考試問題或找到策略得到高分 。為什麼如此?

 

差不多所有華人,對孩子能夠進入最好的大學,有極深的期盼。但是,進入最好的大學,就必須能夠進入最好的中學;為了進入最好的中學就必須進入最好的小學;為了進入最好的小學就必須進入最好的幼兒園。另外,進最好的學校,一定要在升學考試考高分;要在升學考試考高分,就是要在學校裡的所有考試都要考高分;在所有校內考試考高分,就一定要在校內下一次考試考高分,而下一次考試可能是明天,可能是下一星期。結果,學生、家長與老師的所有努力,只是為了下一次考試,而且天天如此。

 

這種永無止境地過度強調下一次考試分數的教學方式,嚴重破壞學生的學習興趣,不要說學習和教學全被扭曲,我們的下一代也無法發展二十一世紀的核心能力。不要忘記,學生真正的考試,是在離開學校之後,如何待人處世以及對社會的貢獻。

 

然而,考試目前仍被視為分配教育資源最公平的方式,例如,決定誰可以進入最好的大學;而考試制度源自於兩千年前漢朝的科舉制度,在可見的將來,考試不會消失。在此表明,我們不反對考試。事實上,考上好的大學去念自己有興趣的領域,對學生來說是未來人生值得追求的長遠目標與挑戰,可以說是一個成年禮,但不是頻繁、不合理地給學生考試,或是以考試為導向設計學習。

 

華人家長重視教育,不等於對教育都有正確的觀念。假如大部分的家長,只在乎小孩考第幾名、考多少分,不在乎學什麼、如何學,等於不在乎小孩將來如何面對這個世界、未來真實的世界,那麼,就如火雞尾巴故事一樣,家長的教育觀念,一代傳一代,永遠的扭曲、永遠的不正確,而我們的教育,就永遠沒有明天。

 

觀念的形成可能經過很長的時間,但觀念的轉變,卻是一瞬間的事情。只要老師有耐心地引導家長,他們對教育的觀念就會很快改變。作為老師,作為家長,可以給自己一個期許、一個使命、一個社會責任。

 

 

發佈日期:2016/11/28

瀏覽次數:745

陳德懷

國際知名數位學習學者,現職為國立中央大學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講座教授。 自八○ 年代提出「虛擬學習同伴」或稱「虛擬書僮」之後,進行一系列開創性數位學習研究,包括建立全球第一套專屬「網路學習系統」,及「同儕互教系統」、「智慧教室」、「行動學習」、「電子書包」、「一對一數位學習」、「無縫學習」等,其中「亞卓市」被美國歐巴馬政府列入數位教育白皮書草案,並指其為全球第一個「學習社會」(learning society)的原型。九○ 年代與國際學者共同創立「亞太數位學習學會」(APSCE)、「全球華人計算機教育應用學會」(GCS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