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閱讀》:透過寫作深度學習

華人教育缺少寫作文化

 

為什麼我們的教育不重視寫作?主要原因是:傳統語文教育偏重字詞句的教學。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學生有寫作,老師就要批改作文,但批改作文是很重的工作負擔。學生多寫作,老師就多批改,結果便降低了老師鼓勵學生寫作的意願。

 

平常寫作不多,那麼學生平常的語文功課做了些什麼?一位老師觀察:「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有時候,在班上考試成績好的學生(指語文考試成績),通常寫作能力都不好,因為他們可能寫過很多評量或考卷,放學後就是去安親班寫評量和考卷,沒有什麼思考的機會,因此思考能力反而被限制住了。所以前輩老師常常反問我:你覺得國語考得好就是語文能力好嗎?或是寫作能力好才是語文能力好?答案當然很明顯,

寫作能力才是國語文的綜合能力表現。所以,寫這麼多考卷和評量到底為了甚麼呢?

 

許多老師很在意學生的寫作是否寫錯字。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字詞句的教學方式,讓老師覺得如果平常字詞句教得好,學生文章就不應該有太多錯字,如果有太多錯字,就覺得自己沒有教好或學生沒有學好。有一次在課堂上,我直接問修課的老師們,他們當中有誰的寫作,沒有出現過錯字?有誰每次寫作,標點符號都用得精準?就算一位專業作家要精巧運用標點符號,有些時候也是一種挑戰。

 

當然,老師們會說:「學生文章出現錯字,我們有責任糾正。」然而,當你每次糾正學生一個錯字,或指出一個標點符號用錯,就讓學生挫折一次。糾正一次,挫折一次;糾正兩次,挫折兩次,糾正多了,挫折多了,學生以後就不寫了。華人老師與家長應該改變態度,面對錯字或用錯標點符號的時候,要讓學生了解:寫錯字或用錯標點符號,不是學生的錯,而是寫作過程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寫作,自然就好,「我手寫我口」,或者說,「我手寫我思」,鼓勵學生想到什麼就先寫下來,再慢慢改。誰來改?老師批改學生的作文,負面效應多過正面效應,而且搞得疲勞困頓,自己挫折,學生也挫折,何必呢!就讓學生自己改,或者由同儕改,老師不用改。老師最重要的工作,其實是對學生的寫作有所回應,並且當啦啦隊隊長:讚美學生的寫作、鼓勵學生多寫作。

 

 

發佈日期:2016/11/28

瀏覽次數:1356

陳德懷

國際知名數位學習學者,現職為國立中央大學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講座教授。 自八○ 年代提出「虛擬學習同伴」或稱「虛擬書僮」之後,進行一系列開創性數位學習研究,包括建立全球第一套專屬「網路學習系統」,及「同儕互教系統」、「智慧教室」、「行動學習」、「電子書包」、「一對一數位學習」、「無縫學習」等,其中「亞卓市」被美國歐巴馬政府列入數位教育白皮書草案,並指其為全球第一個「學習社會」(learning society)的原型。九○ 年代與國際學者共同創立「亞太數位學習學會」(APSCE)、「全球華人計算機教育應用學會」(GCS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