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閱讀》:興趣,我們教育辭典裡有這個名詞嗎?

 

我們有沒有考慮培養學生的閱讀興趣?

 

從二年開始,台灣已經推動大量閱讀有十多年了。可是,幾年前,我注意到桃園市沒有一所學校每天都有固定時間讓學生進行閱讀。有一段時期,台灣在閱讀能力國際評比的表現,起起落落,與鄰近地區比較,並不算理想。為什麼? 

 

要找出原因,可能必須做一些深入的研究。但就我的觀察,與我的失敗經驗一樣,有三個原因:(1) 不信任學生;(2)不尊重學生閱讀的自主性;(3)不自覺地破壞了學生閱讀的興趣。這三個原因可以從以下幾個現象看出來:其一,要求讀完每本書,都要寫書摘或找出好詞、好句;其二,太多的指定閱讀書本;其三,太多的外在動機。結果,大量閱讀,變成大量破壞閱讀興趣。以下一一說明:

 

現象一閱讀本來是件快樂的事,卻被要求寫書摘、心得報告,挑出書中的十個生字,抄寫一遍,要求期限內完成多少本的閱讀數量,或是要做這個、做那個,結果閱讀就變成了苦差事。就算要寫書摘,也不能每本都寫;就算要寫書摘,也一定要想辦法引起學生書寫的興趣,才可以寫。

 

現象二,也是我曾犯的嚴重錯誤。「好」書,是成人認為的「好」書,通常不一定是小學生認為的「好」書。我們這些成人──家長或老師──是小學生心中的巨人,指定並期許小孩看一本書,等於是巨人強迫小孩看一本書。

 

現象三給予過多外在動機。閱讀可以有外在動機,例如:獎賞,但不能太多,太多就變成為了外在動機而閱讀,而非為了閱讀本身的樂趣而閱讀。若某天這些外在動機消失了,學生的閱讀興趣也就跟著銷聲匿跡了。

 

當大家說「大量閱讀」是好事、是重要的事,很多人就從「大量閱讀」的字面意思去理解,依自己喜好的方式,用盡各種方法推行,把很多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方式,強塞給孩子,目的是要孩子「大量」閱讀,但往往不得其法而又不自知,最後適得其反。我懷疑,很多華人與曾經的我一樣,沒有好好考慮「學習興趣」這回事,以為出於好意、關心、責任的所做所言,卻破壞了興趣,甚至天天破壞。

 

教育的失敗,是人一生的遺憾。想想看,我們學習新知識,不是大部分從閱讀中學來嗎?一個人失去閱讀興趣,就不會去閱讀,就無法從閱讀中學習新知。如果不去閱讀,那與不懂閱讀、不能閱讀,又有何差別? 

 

發佈日期:2016/11/28

瀏覽次數:1427

陳德懷

國際知名數位學習學者,現職為國立中央大學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講座教授。 自八○ 年代提出「虛擬學習同伴」或稱「虛擬書僮」之後,進行一系列開創性數位學習研究,包括建立全球第一套專屬「網路學習系統」,及「同儕互教系統」、「智慧教室」、「行動學習」、「電子書包」、「一對一數位學習」、「無縫學習」等,其中「亞卓市」被美國歐巴馬政府列入數位教育白皮書草案,並指其為全球第一個「學習社會」(learning society)的原型。九○ 年代與國際學者共同創立「亞太數位學習學會」(APSCE)、「全球華人計算機教育應用學會」(GCSCE)。

《明日閱讀》

以「興趣」、「身教」、「習慣」為三大重點的《明日閱讀》,帶您探討與了解在明日的學習中,孩子、教師、家長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明日閱讀」強調「身教式安靜閱讀」(Modeled Sustained Silent Reading, MSSR),孩子以教師、家長為閱讀榜樣,提升與培養閱讀習慣和興趣;教師、家長以身作則,為孩子的模範,亦拉近與孩子的距離。 本書分為「家庭閱讀篇」、「課堂閱讀篇」、「知識閱讀篇」、「實務分享篇」,分別就家庭中的親子閱讀、課堂MSSR的經營、閱讀樣貌的探討,與現場第一線教師的實務經驗等,來與讀者分享明日閱讀的理念想法與實戰之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