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面對聚散離合,接受生命的缺憾

編按:暢銷書《正是時候讀莊子》《穴道導引》作者,臺大教授蔡璧名,將她在兩岸熱烈好評、超過三十萬點閱觀看的「莊子」線上課程重新整理成《莊子,從心開始》一書,以淺白的語言,契合現代生活的事例,解讀莊子的治身心之道,讓讀者能輕鬆領會,並且活用於日常生活中。 

 

安時處順──

聚散離合,都能安然面對。

 

「向吾入而弔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

(本文節錄自莊子經典內《養生主》章節)

 

秦失說,「向吾入而弔焉」,剛才我走進靈堂弔唁的時候,「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老子的學生有老的、有年輕的,老人知道老子死了,哭得比自己死了孩兒還傷心;小孩子、年輕人哭,就好像失去自己的母親這麼地悲傷。

 

少數注家覺得這個「母」是錯字,因為老子是男子。但這未必是錯字,在東方社會裏,小孩通常是由母親拉拔長大,因此我覺得用「母死」只是表示那種在日常生活中很難失去、很難適應的悲傷。

 

秦失說:「彼其所以會之」,這個「會」是「感受」,他們之所以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悲傷。「必有不蘄言而言」,這個「蘄」是「需要」,一定有著不必要的傷痛,卻還執意要傳達。

 

「不蘄哭而哭」,哭了原本無需哭的哭。這些不必要的傷痛、不必要的難過,你卻還是任它訴說、任它啼哭宣洩。人都死了,任隨他自由地悲傷地哭為什麼不行呢?依東方社會的人情事理是不行的。先不論古代,即便在當代都不行。

 

我們生命中都有這樣的時刻,人真的會說一些不該說的話、哭一些不該哭的哭。

 

莊子說,這都是「遁天倍情」,「遁」是「逃離」,「倍」是「違背」,你逃離了天賦、自然,違背了情實。什麼叫「情」,就是「真實」,生命的真實。生命的真實是什麼?

 

如果你覺得人永遠年輕才是應該,不願意接受人都會日益衰老、步向死亡的事實,莊子說這就是逃離了、違背了生命的自然。

 

「忘其所受」,你忘記生命最初是沒有形體的。只是在某個父母親親密恩愛的夜晚,把你製造出來了,你因此從沒有變成有。可是有一天,當你面對一個曾經從無到有的人又要從有變成沒有,卻覺得這是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莊子說,這只是你不能接受生命的自然而已。正因此等情緒攪擾和過度的悲傷皆違逆生命的天生自然,所以會遭受刑罰。那個刑罰是什麼?也許你目前完全沒有感覺到,年輕的時候我也一樣沒有感覺到。直到有一天,身體健康的額度用完了,才會知道人的情緒攪擾對身體是多麼強烈而巨大的一種傷害。而莊子說,這就是「遁天之刑」,違背天生自然所該承受的刑罰。

 

 

《莊子,從心開始》與暢銷書《正是時候讀莊子》皆為逐字解說《莊子》內篇前三篇:〈逍遙遊〉、〈齊物論〉、〈養生主〉。
兩書不同的是《莊子,從心開始》用更淺白的語言及現代生活事例解讀,另增加可應用身心修鍊操作的〈體驗古典〉單元。而《正是時候讀莊子》則是以漫畫方式,白話逐句解說原典。

 

發佈日期:2016/10/18

瀏覽次數:106104

蔡璧名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在可容數百人、每堂座無虛席的教室中, 用生活化的語言講解意蘊深刻的醫家、道家之道,開課堂堂爆滿,教學成果履受學生與校方肯定, 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 蔡璧名成長於中醫和武術世家,師承清御醫蕭龍友傳人周成清,得其畢生醫道絕學,而父親蔡肇祺是太極宗師鄭曼青嫡傳弟子, 為當代著名太極拳宗師。因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東方修鍊薰陶,進而將莊子、中醫、太極拳、瑜伽的身心技術融會貫通, 獨創以「導引」調養穴道的身心鍛鍊法。不僅她本人依循此道走出癌症, 也助人走出失眠、憂鬱等現代常見的身心疾病,更有心衰患者因此免去換心手術。

莊子,從心開始

本書是暢銷書《正是時候讀莊子》作者、臺大教授蔡璧名將她在兩岸熱烈好評、超過三十萬點閱觀看的「莊子」台大線上課程重新整理成書的課堂講錄,用淺白的語言、每個人都能共感的經驗,深入淺出解讀中國經典莊子的哲學於生活之中,每個人都能領會、應用。 懂得莊子之智慧,在逆境中,仍能放鬆身心;在優勝劣敗的競走中,不會喪氣疲憊;在人生的驚濤駭浪間,也能安適無傷。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