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學費大漲,所得卻停滯呢?

編按: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繼《不公平的代價》後又再推出力作《大鴻溝》分析當今政治經濟問題!

 

公立大學學費近5年來上升27%,借學貸的大學畢業生平均背負的債務比7年前增加約40%,家境不好的人愈來愈負擔不起高等教育。

 

人人都知道教育是力爭上游的不二法門,但在二十一世紀的經濟體,隨著大學學位對個人成功日益必要,家境不好的人愈來愈負擔不起高等教育。

 

有借學貸的大學畢業生平均背負超過兩萬六千美元的債務,在沒考量通膨下,比七年前增加約四○%。但這種平均數掩蓋學貸負擔的巨大差異。

 

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的資料顯示,近一三%的學貸借款人背負超過五萬美元的債務,近四%更是欠了超過十萬美元。債務超過學生的償還能力呈現在高漲的學貸拖欠率和違約率上,尤其在無就業成長的經濟復甦下。

 

二○一二年底,約一七%的學貸借款人拖欠還款九十天以上。如果剔除獲准暫停還款的借款人,拖欠還款九十天以上的比例超過三○%。二○○九財政年度發放的聯邦學貸,三年違約率超過一三%。

 

學費大漲、所得停滯,加上政府資助微薄,約一兆美元的學貸總額在去年〈二○一二年〉超越信用卡債務總額也就不令人意外。負責任的美國人已經學會抑制信用卡債務,許多人棄用信用卡,改用簽帳卡,並了解發卡公司會收取高利息、手續費和罰款。

 

抑制學貸形同抑制社會和經濟機會。大學畢業生平均年所得比沒有學位的人多一萬兩千美元,這差距自一九八○年以來擴大近兩倍。我們的經濟愈來愈仰賴知識相關產業。無論貨幣戰爭和貿易收支情況,美國都不會回頭發展紡織業。大學畢業生的失業率遠低於只有高中學歷的人。

 

學貸拖累經濟復甦

 

學貸也拖累自二○○九年開始的緩慢復甦。這種債務抑制消費,因此阻礙經濟成長。學貸也妨礙房市復甦,而大衰退正是從房市崩盤開始。

 

目前房價看來確實在上漲,但新成屋數量遠低於房市泡沫二○○七年破滅前的水準。本已背負沉重債務的人,對於額外承擔家庭開銷通常會十分謹慎。但即使他們決定成家,也會發現房貸沒有以前那麼容易取得。

 

即使房貸獲得批准,金額也會比以前低,房市復甦因此會比較疲弱。一項針對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畢業新鮮人的調查顯示,四○%的受訪者會延後購屋,四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高負債影響成家或進修意願。

 

近期另一項調查則顯示,在大衰退和隨後一段時期內,曾背負學貸的三十歲美國人,擁有房屋的比例下跌超過十個百分點。

 

這形成一種惡性循環,房屋需求疲軟與其他因素導致就業機會不足,導致成家意願不如以往踴躍,而這又會拖累房屋需求。

 

目前的情況很糟,但未來可能會更差

 

有些人對美國的機會公平理想嚴重受損感到不解。我們的高等教育融資方式透露了部分答案。學貸已經成為美國不公平問題的重要一環。

 

我們的體制承諾會對勤奮學生提供上進機會,不論貧富,而強健的高等教育和健全的政府資助曾是這個體制的支柱。但現在變成是一種入場券昂貴、贏家通吃遊戲:有錢人確定可以入場,其他人則被迫背負重債賭一把,結果如何沒有人可以保證。

 

即使不談同情心,即使我們只關注當今的復甦和未來的成長與創新,我們仍必須針對學貸問題有所作為。

 

發佈日期:2016/05/31

瀏覽次數:9641

史迪格里茲 Joseph E. Stiglitz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著有《不公平的代價》(The Price of Inequality)、《失控的未來》(Freefall)和《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等暢銷著作。他是《紐約時報》和Project Syndicate的專欄作家,亦替《浮華世界》(Vanity Fair)、美國政治新聞媒體Politico、《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和《哈潑雜誌》(Harper's)撰稿。目前任教於哥倫比亞大學,住在紐約市。

大鴻溝 - 從貿易協定到伊波拉病毒,撕裂的階級擴大衝擊全球社會公平

洗錢、密帳、黑箱貿易協定、藥物專利為極少數人把持, 貧富差距在全球化下急速擴大,階級撕裂惡化,單一國家難以獨力應對。 思考不公平問題最冷靜、最堅持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 繼《不公平的代價》後最新力作,提出這個世代難題的下一步行動!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