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婚姻的主人,只有自己知道什麼是好的狀態

編按:潘蜜拉‧海洛在《半幸福婚姻》中,解析各種婚姻狀況。

 

世俗的聲音 你不是要離婚吧?

 

支持婚姻走務實路線的觀點,天天被傳播和強化,透過無孔不入的小道消息、各種故事和社會輿論,滲透我們的生活。

 

這讓我想起彼得,他有老婆、三個小孩,和一個穩定但不滿足的個人與職業生活。他很聰明,有能力可以改變現狀,但他對約翰說:「人生在世,就是這麼回事。大家都憤怒,我也一樣。」並力勸約翰,「克服」他的失望。

 

退潮時,所有船隻都會一起擱淺,他相信堅忍到底是唯一的方法,身為一個有責任感的成年人,在某種程度上免不了要憂鬱,這是我們無法改變的事。因為他認為這是無可避免的結果,所以能夠坦然接受平庸,當其他負擔家計的丈夫和父親企圖掙脫枷鎖時,他覺得被威脅、痛擊,甚至變得喜歡論斷是非。

 

像彼得這樣的已婚者,似乎很容易被朋友的離婚激怒,彷彿象徵他們婚姻的巫毒娃娃,被狠狠地刺了一針。

 

今天有大量羞辱堆積在婚姻瓦解,甚至婚姻異常上。這種羞辱在我內心感覺像是古典合唱隊般,長年支持婚姻和家庭價值。

 

他們規勸世人:「別人會怎麼想?你不是要離婚吧?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這麼做!算了吧。那樣做絕對沒用!」「自私」和「不知足」很可能比其他任何批評,更能製造羞辱和監督婚姻。很多類型的妻子都曾遭受這樣的指責,從有小孩的職業婦女,到全職帶小孩的家庭主婦,前者被指責自私,後者則被指責不知足,因為她們應該慶幸自己不必工作卻仍質疑婚姻的美滿。

 

特別當女性在面對自我認知的時刻,覺悟自己的婚姻有重大缺失,在「沒有好理由」和「婚姻沒有任何不對的地方」,就決定離開一個大好人麥當勞丈夫,「自私」最是加諸在她們身上的形容詞。

 

無論如何,到了婚姻的某個時間點和中年,幸福婚姻的真假變得難以區分,彷彿日本歌舞伎般,模仿秀變成秀的本身。

 

半心半意婚姻的困境是,在反浪漫和姑妄稱之後浪漫的時代,我們可能連自己的渴望能不能相信都真正迷糊。一個部分不滿足但穩定的婚姻,究竟是浪漫的失敗,或是後浪漫的理想? 選擇留下,也許你有務實的期待,或者只是把平庸合理化。

 

選擇離開,也許你夠勇敢,或者只是被自私矇騙。在浪漫時代的茫茫暮色中,我們賦予婚姻平庸性價值,稱之務實主義,並汙衊婚姻中的抱負,稱之自私。當婚姻可以海闊天空任意發展時,我們卻往往對它期待更少。

 

在我們這個反離婚的時代,離開跟好伴侶的低衝突悲哀婚姻,很難獲得同情。在任何婚姻,你必須決定願意放棄自己的哪個部分。婚姻增添東西到你的生命,它也拿走一些東西。

 

忠誠扼殺歡樂;歡樂扼殺安全;安全扼殺渴望;渴望扼殺穩定;穩定扼殺情慾。某個東西讓步,某部分的你退縮,可能是你可有可無的東西,也可能是你沒有就活不下去的東西。

 

婚前也許很難知道哪部分的自我可以犧牲、哪部分是你的靈魂,婚姻冶煉每個配偶的性格,並予以改變。

 

 

發佈日期:2016/03/18

瀏覽次數:66784

潘蜜拉‧海格(Pamela Haag)

美國耶魯大學歷史學博士、布朗大學後博士研究,擔任美國大學婦女協會研究部主任及演講撰稿人,並經常為《美國學者》、《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密西根大學季刊》、《赫芬頓郵報》、《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等知名媒體撰稿。海格曾任美國國家人文研究基金會和梅隆基金會研究員。

半幸福婚姻

「你幸福嗎?」這個最簡單的問題, 許多在婚姻中的人卻難以回答。 「我很幸福。但是……」 曾幾何時,我們對婚姻的描述,多了個輕描淡寫、又意味深長的「但是」。 為什麼應該有的幸福,轉瞬間就變了樣? 你可知道,這是現代夫妻心照不宣的共謀。 本書不是婚姻輔導手冊。 但是在翻閱瀏覽一幅幅現代婚姻群像,你會重新思索婚姻的意義,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