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迪汽車為何非他不可?一個台灣小子的黑手傳奇

編按:馬祥原曾是奧迪汽車在中國唯一認可的培訓師,把四百個服務據點的汽車鈑金培訓合約,獨家簽給馬祥原,還表示馬祥原到哪裡,奧迪的合約就跟到哪裡。《0.1釐米的專注》造就汽車鈑金業的「馬祥原傳奇」。

 

奧迪是很早進入中國的國際車廠,但一開始,它的經銷商只管賣車,沒有人注意到售後服務這一塊。賣車賣到後來,終究還是注意到了售後服務及維修的問題。維修需要技師,而我最大的任務,就是幫他們訓練技師。

 

當時,奧迪在培訓這一塊幾乎等於零,只有一位兼任的培訓老師。後來,差不多跟我同時間,來了一位培訓老師李林森,我們兩人的任務就是要負責幫奧迪從無到有,建制出一個新的培訓體系及培訓中心來。我跟李林森兩個人開始全心全意投入課程設計的工作。正常來說,每天在五點課程結束後,老師就可以離開了,但我們都會繼續留下來,寫教案、討論接下來的課程安排。

 

我讀師大的好處,這個時候就顯現出來了。我不但能上台講課,還能寫教案,雖然寫得不是太好,但至少我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該有的也都有。

 

 

打過世界級的仗,眼界更廣

 

二十一歲那年,我進入了師大工教系車輛技術組就讀,成為自己想都沒想過的大學生。第一學期,只有一個「累」字可以形容。讀書很累,而且是非常非常累,我根本沒有辦法適應那個環境。

 

開學時,大家會自我介紹,因此大部分同學都知道我的經歷。一開始,學長告訴我們,大一的時候「ㄍㄧㄥ」一點,辛苦一點,後面就會比較輕鬆。所以,儘管對讀書不在行,我還是拚命修課,大一上下學期都修了二十七個學分。有的課一星期有三堂課,卻只佔一學分,幾乎每天都在上課。我在班上唯一比較強的是實習課,其他課都不行。大學四年,我被當了一些課,因此平常不但要上正課,還要忙著補修,直到大四,我都還在重修大一英文。

 

就課業上來說,我的成績並不好,但老實說,這張文憑也並非全是空的,我還是讀了不少書。雖然我們不是優秀的學生,但至少會去上課,會去聽老師講解,因此建立了很多觀念。我們不一定有知識,但至少有常識,知道這個東西的標準在哪裡,也知道做一些事情的準則。

 

後來,我在創業、從事培訓師工作時,當年在師大學到的東西都派上用場了。我知道怎麼寫教案,也知道如何找資料、做報告,可以用正式的方法去開發客戶。雖然我學得不好,也做了一些荒唐的事,但至少修過課,有概念,跟純技術出身,不會做報告的人比,還是有差別。

 

還有,到了外面自我介紹時,人家知道你是在職訓中心經由正統的學習出身,再去比賽、得獎、讀書、進職場,一路上來的背景深,合理性夠,就會覺得你的專業性夠強,對你有認同感。

 

 

重視技職不表示讀書不重要

 

師大畢業到高職實習的那一年,我遇過一些父母會給小孩洗腦,說做這個沒有用,要繼續讀書才對,所以,很多同學就跑去讀書了。

 

我的想法是,既然你去讀職校了,就要學個有用的一技之長。人家講最好的工作就是把興趣當工作,但哪怕你沒有很高的興趣,學了這一技之長,就絕對不怕找不到工作。我認識很多朋友,高職畢業後就沒有繼續往上讀,現在有人開修車廠,有人在車廠做到技術長,過得都很好。全部的人都擠到大學去,並沒有比較好。

 

年輕時可能覺得會做就好,理論不重要,但我走過這條路,我非常同意,學技術的人絕對不能只學技術,尤其是跟你的行業相關的知識,一定要儘量吸收,能學多少是多少。

 

今天你就算沒做過,至少看過、聽過、讀過,那人家就騙不倒你。甚至,將來有一天你遇上了,你會知道要去哪裡找資源。如果連遇都沒遇過,怎麼會知道有這個東西?碰到問題,又怎麼知道要從哪裡下手?

 

如果有一技之長在身,又有知識當底子,遇到事情時,你會比較敢衝,有時候,衝一衝就做到了。這是我這麼多年來,對技術和知識這兩件事最深的體會,兩者缺一不可。

 

發佈日期:2016/02/04

瀏覽次數:34364

馬祥原

生於苗栗,育民工家畢業。2001年在韓國首爾奪得國際技能競賽個人與團體雙金牌,保送臺灣師範大學工業教育學系。 因有感於在臺灣的「黑手」發展環境有限,於是前往上海擔任汽車鈑金培訓師,並於2014年與2位鈑金專業夥伴, 在北京成立公司,培訓專業汽修人才,矢志培養更多世界奧林匹克級的好手。

0.1釐米的專注:放牛班小子馬祥原的世界冠軍之路

不愛唸書,不代表人生全輸 找到熱愛、努力專注,人人頭上皆有一片天 年輕的你,非看不可:前途不在文憑中,在意志淬鍊裡 父母師長,非看不可:別讓職業的成見限制孩子的未來 把一件事做到極致,就是傳奇!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