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編按:馬祥原在《0.1釐米的專注》分享從「放牛班囝仔」到汽車鈑金世界冠軍的故事。

 

這一天,我舉著國旗,站在最前面,領著隊伍進場。那是我目前為止最感榮耀的時刻。二○○一年九月,在韓國的漢城(現今的首爾),我的人生從此有了重大改變。

 

每兩年舉辦一次的「國際技能競賽」在此舉行,我代表臺灣參加第三十六屆「汽車鈑金」組競賽。在歷經四天、總計二十二小時的賽程後,成績揭曉,隨著大會公布第三名、第二名的名字都沒有我,氣氛變得愈來愈緊張,希望卻也漸漸升了上來。最後,第一名得主公布──馬祥原。那一剎那,興奮、感動、驕傲,所有情緒湧了上來,我拿起國旗在場內揮舞,內心激動不已。我終於可以為臺灣爭光露臉,也贏得了自己的第一面世界金牌。

 

沒有料到,更激動的時刻還在後面。在所有組別頒獎完,接著頒發「國家最佳選手」時,我再次聽到自己的名字,拿下第二面金牌。我成了臺灣有史以來第一位在「國際技能競賽汽車職類」中獲得雙面金牌的選手。

 

那一年,我二十歲,而在這之前,我不過就是大家眼中的「放牛班囝仔」。

 

 

先蹲低再跳高

 

跟所有比賽一樣,汽車鈑金在國內最頂尖的競賽就是全國賽,要進入全國賽之前,心須先通過各個地方的區域賽。我第一個參加的便是臺北市的區域賽。

 

光是一個小小的動作,我就要練一個星期、兩個星期,或者更久。但是,最累的還不是這個,而是你練了很久,卻毫無進展,甚至還會往下掉,做出來的東西比昨天還爛。那時,你只會覺得非常疲乏與挫折。有時,我真的會練到發火,摔東西、怪機器,總之就是有牽拖的心態。這種沮喪會持續兩、三天,它不會讓你太好過,但那其實是在磨你的態度。

 

一開始,你會很生氣,接下來,你要接受它,然後調整自己的心態。等到心態調整完,把這個氣轉變一下,你會發現,技術突然向上跳了一大階,有了一個大躍進。那個不是緩坡上升,而是陡坡上升,就是突然跳上來的感覺。這時你就知道,那個關卡突破了。

 

我事後回想,那是「先蹲低再跳高」的感覺。而且它是等你蹲到痛、痠、麻掉,沒知覺了之後,就跳高了。

 

 

在汽車旁邊打地鋪的日子

 

汽車鈑金全國賽是世界大賽的前哨站。我在眾人的意外聲中,得到全國冠軍,正式成為代表臺灣參加韓國「國際技能競賽」的國手。我感覺到,汽車鈑金已經不只是我個人興趣,也不只是未來謀生工具而已了,既然代表臺灣,我強烈地想要奪得金牌,為國家爭光。

 

練技術是每天必做的功課,你要練到精、練到完美、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直以來,我秉持的原則就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舉例來說,比賽時,裁判對選手修的板子會有個誤差容許值,而我會要求自己做得比裁判要求的更精準,訓練時就要把誤差控制在正負一毫米之內,基本上就是零誤差。

 

那是因為,你測量跟我測量,結果可能不一樣,一定會有些微差距。所以我們盡可能做到完美,別人來挑剔,哪怕是雞蛋裡挑骨頭,挑到一點小誤差,我還是會在標準值裡,就不會被扣分。

 

我還記得,職訓中心規定工廠晚上九點半一定要關燈、鎖門。為了留在工廠裡練習,我會先把走廊的燈熄掉,門關起來,這樣警衛就不知道裡面有人,然後我就躲在裡面偷練。一直做到半夜二、三點收工,我把紙板鋪在地上,躺下就睡,隔天一早醒來,洗把臉,梳洗一下,又可以開工了。

 

在車子旁邊打地舖,當然不是因為那裡比較好睡,而是想要節省那些時間。你說每天多個半小時、一小時有差嗎?我自己覺得,那是一種心理因素。我一直認為自己還不夠好,只要有這樣的想法,時間永遠都是不夠的,你會覺得連少一分鐘都不行。

 

到最後,我那把敲了不知幾十萬次的鈑金鎚,真的磨到像鏡子一樣亮,從上面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像。

 

發佈日期:2016/02/04

瀏覽次數:24254

馬祥原

生於苗栗,育民工家畢業。2001年在韓國首爾奪得國際技能競賽個人與團體雙金牌,保送臺灣師範大學工業教育學系。 因有感於在臺灣的「黑手」發展環境有限,於是前往上海擔任汽車鈑金培訓師,並於2014年與2位鈑金專業夥伴, 在北京成立公司,培訓專業汽修人才,矢志培養更多世界奧林匹克級的好手。

0.1釐米的專注:放牛班小子馬祥原的世界冠軍之路

不愛唸書,不代表人生全輸 找到熱愛、努力專注,人人頭上皆有一片天 年輕的你,非看不可:前途不在文憑中,在意志淬鍊裡 父母師長,非看不可:別讓職業的成見限制孩子的未來 把一件事做到極致,就是傳奇!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