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們都得說再見

編按:茱迪絲‧歐洛芙醫生在《臣服的力量》一書中強調,我們不該對死亡產生恐懼,而應珍惜當下的美好。

 

為何死亡這個主題令人反應如此激烈,而我們的恐懼又如此之大? 我們如何安慰自己並療癒集體懼死症? 

 

我讀醫學院時很遺憾的發現,醫師和其他醫務專業人員對死亡的恐懼有多麼強烈。

 

死亡被冷冰冰的稱為「倒下」、「斷氣」、「生命終止」,這些字眼裡沒有光芒或神聖的含義。來日無多的病人往往被棄置於陰暗走道盡頭的病房裡,少有醫護人員去探訪,只有善心的護理人員會去查看生命跡象。

 

要不然就是對瀕死的病人,用非常技術性、無感情的言詞說話,非人性化到可怕的程度,也是對病人毫無掩飾的侮辱。你能想像在這最關鍵的時刻,醫生只為抵擋恐懼,保持距離,就用高深的術語對你說話嗎? 感謝上帝還有富愛心的親朋好友,陪伴正經歷過渡期的親人,儘管自己傷心難過,也不會拋棄正在受苦的病患。

 

醫生往往視死亡為失敗,而並不認為自身的工作是在死去的神聖過程中,傾注光芒與歡樂在臨終者身上。反而是勇敢的安寧病房工作人員,引導病人和家屬走過這段複雜的時期。

 

對病人而言很不幸的是,醫者經常未能與自己的死亡言和,也不自認為該帶領病人完成靈性之旅的最後臣服。於是他們把自身的恐懼投射在生命快終結的病人身上,但那正是病人即將面臨過渡,最需要愛和支持的時候。我覺得說這是無意中虐待著臨終者也不為過。

 

死亡最讓人害怕的是什麼? 它有什麼會令人躲進不臣服的最小自我裡? 由於你無法控制死亡,也不知道究竟會發生什麼,這使自我害怕改變的那部分感到驚慌,它有合理的理由渴望安心,並要求絕對可靠的答案。不可知使死亡成為絕佳的白板,讓我們可以投射對惡靈的恐懼。但是向死亡臣服必須帶著一些不確定性往前走。

 

若要走出恐懼圈,就必須誠實而慈悲的檢視,到底是什麼令你那麼害怕。否認自己害怕並沒有意義。恐懼無處可去。恐懼只會潛伏於內在,使你的本心、直覺,及對各種臣服感到安心的能力變得軟弱。你最大的恐懼是什麼? 

 

以下是常見的恐懼清單:

 

身體疼痛 寂寞

失去力量和控制 孤單和迷失

沒有選擇 遺棄

有未竟之志 鬱悶

錯失機會 失去方向

地獄 與所愛的人分離

魔鬼 上帝不存在

煉獄 離開地球

身陷痛苦無法脫身 被人評斷

自己的一切遭毀滅 懲罰

 

死亡不是敵人,也不是異形或罪惡。死亡基本上是一種創意能量,會激起破壞性及建設性的改變。我們都體驗過這股能量:一段關係的死亡使我們得以找到更好的對象;我們因成長而使負面的自我死去並變得更自由;失去心愛的人或動物同伴會同時帶來傷痛和成長。

 

當臣服成為你的優先目標時,你即將品味富足而無懼的人生。你會學會放下恐懼,及擁抱日漸增加的喜悅,可以使你連結生命的脈動及活力。

 

依順你的本心,永遠如此。對善行和熱情毫無保留。珍惜自己和彼此。我們的希望、這個星球的希望和人類的演進,都要靠專心向愛的唯一及閃耀生命力臣服。

 

發佈日期:2016/01/30

瀏覽次數:131349

茱迪斯.歐洛芙

現任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精神科臨床助理教授,協助病人練習臣服的藝術、追求情緒的自由,已有20餘年經驗。她著有《紐約時報》暢銷書《讓情緒自由》(Emotional Freedom),及暢銷書《正向能量》(Positive Energy)、《直覺療癒》(Judith Orloff’s Guide to Intuitive Healing)、《神奇的第二視覺》(Second Sight)等。她曾經登上「奧茲醫生秀」(The Dr. Oz Show)、「今日」節目(Today)、美國公共電視(PBS)、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及美國公共電台(NPR)。她首次參與 TED 演講即討論本書,在 YouTube 點閱人次已超過50萬。更多資訊請上網站:www.drjudithorloff.com。

臣服的力量(新編版):收回錯用的抵抗,擺脫依賴、執著、太努力的不安,享受生命流動的圓滿

臣服從來都不是放棄,而是更積極面對困難,溫柔而堅定地前進。 放下執著,相信每一刻都是最好的安排。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