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想「速成」,成為你的致命傷:蔡柏璋

我常常接到一些工作坊的邀約,希望我能夠在三天(有些甚至是一天)內能夠帶領辦公室同仁理解聲音和演說的奧妙,有些人會美言成「蔡老師,就帶我們入門啦。」我往往會以三條線的姿態在心中OS:如果三天(或一天)就可以體會,那我他媽的花好幾年練習和感受是在做心酸的嗎?

 

學習的心態是很重要的,如果只是為了結案或著花光公司年度預算的話,那我們真的無需浪費彼此的時間,以我個人的經驗,每一個練習都應該要持之以恆地練習,以三個月為一個單位,這樣才有「機會」稍稍心神領會當中的奧妙。身體是慣性是經年累月形成的,就像駝背、下巴前傾、內八外八…等身體習慣,都不是一天兩天可以改造成功的。

 

「啊?要花這麼多時間練習喔?那我來學別的好的,可以短時間速成見效的比較好,大家也會覺得厲害。」你說。(編按:我哪有說!)

 

的確,我們社會價值觀的轉變(其實我想用「偏差」),很明顯地出現在對於「短時間成功」的崇拜。一個人只花了三十天環遊地球一圈,一個人只花了三十秒就把整頁文字看完,一個人只花了半年就把博士念完,一個人只用了八秒就把百米跑完…..的確,人生當中有很多競賽,能夠在短時間內達成肯定是個成就,但是大部份的時間,我們真的只是跟自己「相處」,很難想像我們這麼吝惜給這個我們朝夕相處的對象一點時間,是吧?

 

我們偶而會聽到媒體說:「某某導演費時七年才完成的史詩巨作。」是,這個時候就會消費這個「七年」。但是媒體更關心的,搞不好是可以發下一則新聞「耗時七年,災難一場。」(編按:你對媒體意見很多。)

 

平衡點,我說。我們要避免的,是單一價值觀。在已經習慣速成的社會裡,那個天平,那個時間感,我們要更有意識地把持住。

 

「人類是一條繫在動物與超人之間的繩索,要從一端越過另一端是危險的,行走於其間是危險的,回頭觀望是危險的,戰慄或躊躇不前都是危險的。人類之所以偉大,正在於他是一座橋樑而非目的;人類之所以可愛,正在於他是一個跨越的過程與完成。」

 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這麼寫著。

 

過程啊,各位。

發佈日期:2015/09/10

瀏覽次數:52596

蔡柏璋

臺灣大學戲劇系第二屆,英國倫敦皇家中央演說暨戲劇學院音樂劇場碩士。現任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 是國內難得集編導演三項才華於一身的創作者,作品多次獲得台新藝術獎的肯定,也曾獲亞洲文化協會贊助至哈佛大學美國定目劇團進修聲音演說課程,並赴莫斯科藝術學院參訪學習。剛結束法國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計畫,預計於二○一六年發表個人首部獨角戲《Solo Date》。 著作包含劇本《Q&A首部曲》、《Q&A二部曲》、《木蘭少女》、《K24 第一季》、《Re/turn》。Kingston記憶月台廣告主題曲的歌詞,也是出自於蔡柏璋之手。

排練一場旅行:世界是你犯錯的最佳舞台

如果你想出走,就勇敢走,只有你知道自己的心屬於哪裡。 「知道自己要什麼」有多難?我們一輩子都在尋找。 你怎麼活出「自己」的人生,要用什麼樣的觀點去活,做出下一個選擇?是演員、導演、編劇、歌手、旅者,也可以跳個舞,無界限的蔡柏璋第一本書,這一次,他挑戰自己。 他發現──你可以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任何人。他驚覺──如果我們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選擇,其實沒有那麼困難。他恍悟──對於人生、種族、暴力、權力,還有真假。每一次的旅行都是你自己創作的劇本,旅行吧,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