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想要,你可以成為任何人。」-蔡柏璋

熟知我作品的讀者們,可能有人會對我曾經跳過一隻台灣全男子職業舞團【驫】一零年作品「我」有印象。你可能會想,「真的假的,這麼胖也可以跳舞?」(請google「蘇威嘉」)或者是「當初怎麼敢答應,想必掙扎許久?」

 

告訴你們,當初想不開的驫舞劇團藝術總監,陳武康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只問我兩件事情,第一、要一起訓練三個月,跳芭蕾和現代舞,第二、要一起發展編一支舞。然後我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因為我覺得我可以。

 

你們可能會覺得我不是自我感覺太良好就是喝醉了,其實,這種正面的能量和想法,來自第一天我在倫敦上課的時候,指導教授Paul帶我們做了一個練習有很大的關係。 

 

你可以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任何人 

 

記得第一天的第一堂課,Paul準備了好多份紙條,上面寫著各種不同的專業,舉凡導演、演員、編舞、編劇、燈光、舞台、作曲…等等,他要班上每個同學走過一輪這些紙條,並拿起我們認為自己可以勝任的職位紙張。

 

唸碩士之前,我在台灣擔任了四年半專業編導演的工作,但在那一堂課,我走過一輪竟然只拿了一張「演員」的紙條,就默默站到一旁。因為我想,導戲、編劇我是可以做,但是要用英文執行,我辦不到。

 

令人驚訝地,班上幾乎每一個同學手裡的字條張開來都可以成為一面扇子,只有我一個人孤拎拎拿著一張。編、導、演、唱、奏幾項非常熱門,編舞、舞蹈反而剩下很多張。

Paul看在眼裡。

 

「各位同學,現在我們放下手裡的字條,兩人一組。」分組,又是另一個折磨人的開始。

 

「找到你的搭擋之後,你們互相用手抵著彼此,施予『推』跟『拉』(Push and pull)的力量,然後想五種用這個制衡力量所形塑出的姿勢。」我們依照Paul的指令,找到五種由推跟拉組成的雙人互動姿勢。

 

「好的,現在請跟你的搭擋分開,自己在空中執行剛才的那五個姿勢,一模一樣,只是這次沒有搭檔。」我們專注於執行剛才的身體記憶,紛紛在空中比手畫腳地移動。

 

「很好,請繼續重複這五個姿勢,然後找一個你舒服的方式,把這五種姿勢連貫在一起,高興的話,可以換不同的速度、高低、隨便你。」於是大家根據Paul的簡單指令,進行一場猶如太極導引的課程,開始在這個空間裡自由地移動、比劃。

 

「停!」Paul赫然大喊。

 

「各位,你們剛才都編了一段屬於你自己的舞,而且不短呢,至少有一分鐘。」Paul瞇著他慈藹的雙眼,對我們說:「你們每一個人,都是編舞家,也都是舞者。」我們在場的大家都無從反駁起,是啊,我們當在都自在地用自己的身體,發展出一套動作,也都在這個空間裡順暢地執行了幾輪。

 

「只要你想要,你可以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任何人。」Paul說。

 

我記得當時的我起滿雞皮疙瘩,在台灣的教育總是第一時間告訴我們:「你確定你真的可以嗎?」或者是「不要做沒有把握的事。」搞到最後我們總是自我懷疑,更糟糕的是不敢犯錯嘗試。

這種要等到「準備好」才要出招的典型台灣心態,其實讓我們錯過了很多,我們本來可以做得很好的機會。

 

發佈日期:2015/09/10

瀏覽次數:96558

蔡柏璋

臺灣大學戲劇系第二屆,英國倫敦皇家中央演說暨戲劇學院音樂劇場碩士。現任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 是國內難得集編導演三項才華於一身的創作者,作品多次獲得台新藝術獎的肯定,也曾獲亞洲文化協會贊助至哈佛大學美國定目劇團進修聲音演說課程,並赴莫斯科藝術學院參訪學習。剛結束法國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計畫,預計於二○一六年發表個人首部獨角戲《Solo Date》。 著作包含劇本《Q&A首部曲》、《Q&A二部曲》、《木蘭少女》、《K24 第一季》、《Re/turn》。Kingston記憶月台廣告主題曲的歌詞,也是出自於蔡柏璋之手。

排練一場旅行:世界是你犯錯的最佳舞台

如果你想出走,就勇敢走,只有你知道自己的心屬於哪裡。 「知道自己要什麼」有多難?我們一輩子都在尋找。 你怎麼活出「自己」的人生,要用什麼樣的觀點去活,做出下一個選擇?是演員、導演、編劇、歌手、旅者,也可以跳個舞,無界限的蔡柏璋第一本書,這一次,他挑戰自己。 他發現──你可以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任何人。他驚覺──如果我們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選擇,其實沒有那麼困難。他恍悟──對於人生、種族、暴力、權力,還有真假。每一次的旅行都是你自己創作的劇本,旅行吧,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