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學,不只是做影片那麼簡單:簡志祥 (下)

  過去當我站在講台上講課時,常常覺得學生就算有問題也不願意發問,但是當我們帶學生去實驗室做實驗時,學生就好像換了一個腦袋似的,總是此起彼落的舉手發問,希望你到旁邊來解決他的問題(雖然很多問題都是老師剛才才站在講台上講過的)。怎麼會這樣了?我認為差別來自幾點:

 

1.老師在講台上講的東西講得太快,來不及弄懂,又或是學生當時正在分心,沒專心聽。

2.學生害怕當時提問的笨問題會被其他同學笑。因為那問題可能是老師才剛講過的。

3.沒開始動手作時,學生不會知道會產生什麼問題

 

  然而當課程變得不一樣時,學生可以用自己的速度掌握學習的進程,而且當需要協助時,老師就像個人家教一樣,可以客製化的解決自己的學習困難。當老師走下講台,站在學生身邊,老師才能更了解學生的學習需求。

  綜覽這本《翻轉教學》之後,我想已經開始進行翻轉教室/教學/的,應該能找到未來還可以怎麼做。不過還沒有開始進行翻轉教室的讀者可能會有很大疑惑,教室真的能走向那方向嗎?,可以當然是可以,只不過剛開始你可能需要花很多時間去重新安排你的課程(例如錄製影片),同時,我也要提醒,不管教學怎麼改變,有三大基礎一定要顧好,分別是學生、家長和行政。

  首先是和學生必須達成共同默契,我會和學生說「我們之間有個契約,我信任你們能夠在自由使用電腦的情況下進行個別化學習,而你們也信任我,我能夠給你們很完整的適性課程。所以你不應該破壞這個契約」

  同時,我也會告知家長,我們和學生會用什麼樣的模式進行學習,畢竟這是一個和其他課程不同的學習模式。當家長也信任老師,自然而然行政人員也會放心與支持這樣的課程。

  再來是資訊科技的引入,無論是翻轉教室、翻轉精熟模式或是翻轉學習,都非常仰賴資訊科技。不是說一定要,只是說有了這些科技的協助,你會更方便。從最基礎的影片匯集的平台,到線上測驗或是學生學習成果彙整等,都需要軟硬體來協助。怎麼樣應用這些資訊科技呢,我整合前面閱讀的書裡提到的幾種做法(當然還有我的),區分成這些類型

 

1.可能你想先嘗試一點點改變,或是校內沒有套裝的學習系統可以支應,我剛開始進行這類型課程時,就都是使用Google的各項服務來達成我大部分的需求,這包括表單、文件、試算表、繪圖、網路硬碟,而且現在還有Google Classroom可以整合應用來繳交作業。

2.使用表單可以進行意見調查、資料彙整(收集學生繳交的作業,例如學生上傳影片或圖片後的網址)、線上測驗,或是和教學影片一起放在Google site作影片的互動。甚至可作家長回條,收集緊急聯絡電話、相關病症...。

3.比方說影片放在youtube,影片連結就放到協作平台,課程進度控管則是讓學生自己到Google試算表填寫進度,作業繳交則是學生上傳到共用的雲端硬碟。課程的文件則是利用Google文件共享給學生,他們只要登入自己載具的雲端硬碟就可以看到。

 

  除了Google原生的服務外,其他人有針對這些服務開發出許多可用於教學的外掛。Autocrat 可以執行合併列印的功能,把試算表的資料送到Google文件的欄位。

Doctopus可以把讓學生各組或個人收到不同客製化的文件。

線上分發學生作業或專題報告,打成績及評語,和寄送學生成績和評語的方法。

Goobric 結合Google文件和試算表的評分準則(rubric)。

formmule可以從試算表整合寄email出去。

Flubaroo整合試算表裡評量結果,進行自動評分。

gClassFolders 預先為學生繳交的Google作業,批次建立可識別的資料夾 。pageMeister 教師製作文件範本檔,轉發學生,學生可以各自編輯出各自的文件。

Google 文件有註解功能可以用來評分、互動,可以用VoiceComments的外掛製作聲音註解。

 

  套裝學習平台:Edmodo、EDUonGO這幾個都是書裡提到的學習平台,國內你可以使用的則有均一平台、1know、educoco。像1know有筆記、影片、觀賞紀錄、測驗等功能,均一也有現成影片與測驗的功能。

  前面有提到,我剛開始時是大量使用Google服務,但是後來我覺得各種服務太過分散,每一樣都要教學生怎麼適應,挺麻煩的,因此我希望能整合在一起。後來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學習使用moodle。坦白說,moodle對老師的學習門檻真的有點高,但是只要學會了,無論是繳交作業、進度控制、線上測驗等,甚至可以做到即時反饋系統(IRS),幾乎滿足我所有需求。

 

影片可以幹嘛?

  前面那幾本翻轉教室的書籍裡都有講到利用錄製影片來教學,然而我覺得應該還是會有人不以為然吧。(好吧,至少我就曾經這麼想過)不過在開始數年逐步嘗試之後,才發現影片真的可以用來做很多事情。

  以前帶領學生做科展時,每次跟學生討論報告和海報的時候,學生常常聽了記不得,下次交過來又沒改到東西。於是我採用事前先把要指引學生的內容錄製起來,讓學生看了之後,再跟我討論,這樣雖然多花我一些時間,但是討論的氣氛和內容是比以前要好很多的。

  後來我在講解試題的時候,也開始採用錄製影片,一部影片一個試題,逐題講解。讓學生可以根據自己需求,像看MOD一樣,Movie On Demand,需要看什麼就看什麼。我那時候知道一個以前沒注意到的事情,以前我只講解大多數人錯的題目,而那些錯得少的題目,或是相對簡單的題目,我幾乎沒時間去講,然而那些卻往往都是學習弱勢學生需要的題目,因為他們連簡單的題目都不會了,更何況難題。

  而教學影片的應用,2011年的時候我曾經這樣做過,買了十幾個隨身碟,裏頭放了跟消化、循環系統有關係的影片(不是自己錄的),那些都是我在本來的講述教學時會播放給學生看的影片,把它們都放在隨身碟後,找一間有幾部筆記型電腦的分組教室,讓學生數人一組,自己看延伸影片學習,分組討論。在學生看完影片之後,我會再請學生點某幾個影片,在某些片段暫停(例如絨毛),以此方便我進行細部解說。在那時候我發現讓學生可以依自己的步調看影片,想要看慢一點,或是暫停看仔細,都可以自己操作,是能夠方便降低學生的認知負荷。

  因為有很多成功嘗試的經驗,所以我很願意去錄製影片幫助學生學習,過去一年我就把大部分實驗操作過程(比方說顯微鏡操作、標本製作),用第一人稱的視角錄成影片,讓學生在實驗前或實驗中去觀看學習,因為技能性質的課程有人學得快,有人學得慢,很不容易統一授課。透過影片的協助,就像是學生有個人家教一樣,就能夠增加學生在課堂上操作的時間比例。

  不用我多說,影片可以倒轉重播與調整速度是它的強項,不過怎麼樣才能做出適合個別化學習的影片,其實裡頭學問很大,可以去搜尋「多媒體學習理論」的文章看看。我碩士論文就是以這個理論為基礎做的教學研究,當時可沒想到錄製影片,但沒想到後來卻常常和這理論相遇。

  其實,影片也未必只有用於教學,即使是教師給學生的作業說明,可以使用錄影方式來做,包括規定和評分規定,學生可以事後隨時隨地再重新看。傳統課堂上的說明,僅有一次,學生錯過就沒了。錄影下來,即使學生請假也能夠獲得相同的資訊,而非透過同學轉告。甚至給家長的課程說明,也可以錄影,讓家長知道課程進行為何。

  錄製影片的人也可以是學生,比方說讓學生自己錄專題報告的影片,課程前或課程中透過同學個別觀賞互評,可減少傳統課堂實施報告時花費的時間,最後再由最受好評的幾組再進行課堂發表。或是學生也可以自己拍攝實驗操作影片作為多元評量的作業。

  影片應該有多長?有人提出最長不能超過學生年齡,比方說七年級學生就是不要超過13分鐘,不過我的經驗反而是盡量不要超過「年級」。影片短一點,產生分段的效果,可以降低學生的認知負荷,而有心力的學生也可以自己連續觀看;再者,當影片有誤需要修改時,教師也可以不必重新錄製一大段。而影片的品質則可以透過學生回饋得知,例如設計一個Google表單,學生可以回報影片講解速度是否太快、內容是否不懂。

  不過切分成小概念的影片之後,就很容易產生「知識零碎化」的問題,老師則必須善用教學策略把「小概念」再拼回大概念。比方說課程開始時先有整體概念的鳥瞰圖,小概念連接時,利用測驗、活動、文字說明等串接。

  在影片中呈現課程概念時,可以在需要「筆記」的頁面加上一支筆的圖案,或是口語再度提醒學生,讓學生知道看到時,就要作筆記。

  影片是知識的輸入,而筆記則是知識的輸出,當學生有了自己調配學習時間的權力後,我們不會期待學生只是把影片內容原版抄錄在筆記本,我們更希望學生能將知識整理後再輸出。

  怎麼做呢?在讓學生製作筆記前,可以先由教師設計好架構(類似學習單),讓學生透過看影片或閱讀課本,將課程內容整理出來。另外有一種作法是學期初就提供學生各種前導組織因子的圖,讓學生在後續課程裏頭練習自己挑圖來製作筆記與寫摘要,而在筆記的最後寫下對這單元產生的相關問題(或透過線上表單提交),在課堂時就可以討論這些問題,或者以HOT的問題為主( High Order Thinking,高階層的思考問題)

  以學生中心的課程設計架構是簡單的,不過內容執行卻有很多眉眉角角,這篇以讀書心得為主的文,就先暫時打住,下篇再來談其他關於評量和線上平台的問題吧。

 

作者/簡志祥  新竹市光華國中生物老師 (阿簡生物筆記部落格格主)

文章同步刊載至翻轉教育平台

 

發佈日期:2015/08/11

瀏覽次數:3001

強納森.柏格曼、艾倫.山姆

強納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是翻轉學習運動的創始人之一,積極倡導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室,目前擔任翻轉學習組織(TurnAbout Learning)學習長。他在2002年獲頒總統傑出科學數學教學獎,2010年被提名為美國科羅拉多州年度教師候選人。他也是TED教育頻道顧問團的一員,並主持廣播節目「翻轉那一面」(The Flip Side),細說翻轉教育工作者的故事。他是翻轉學習網絡(Flipped Learning Network)創立委員與核心人物,這是由翻轉教育工作者經營,也是為翻轉教育工作者服務的唯一非營利組織。艾倫.山姆(Aaron Sams) 在2009年獲頒總統傑出科學數學教學獎,也曾任美國科羅拉多州科學學術標準審議委員會聯合主席。他是翻轉學習網絡創立委員,目前擔任聖文森特學院(Saint Vincent College)兼任講師、改革宗長老會神學院(Reformed Presbyterian Theological Seminary)數位學習處主任、TED教育頻道顧問,並同樣在加州及科羅拉多州教授化學。

翻轉學習

「翻轉教室」創始人強納森‧柏格曼和艾倫‧山姆 第一手經驗分享! 掌握創新課程設計的三C關鍵:Content 內容、Curiosity 好奇、Connection 師生關係。 各領域的熱血教師都能更快打造自主學習的新課堂! 如何才能不被教學進度與測驗成績追趕? 讓孩子真的成為學習的主人,路徑不只一種。 熱血老師們,無論你在學校教的是什麼,甚或是學校行政,都能參考書中的翻轉實做,讓你不再孤獨摸索,找回教學的活力。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