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做很多事只是給你機會,一次搞砸一件以上的事情

編按:人確實能夠同時做兩件或更多件事情,例如邊走路邊講話;但是和電腦一樣,我們無法同時關注兩件事,注意力來回跳動。試著一次做許多事情,就會忘了做該做的事。

 

心理學家自1920年代以來,就一直在研究人類一次做一件以上事情的概念,但是「多工處理」(multitasking)直到1960年代才躍上檯面。這個字原本是用來描述電腦,不是用於描述人。那個時候,十個百萬赫茲顯然快得叫人目眩神馳,所以需要一個新字,才能描述電腦快速執行許多任務的能力。

電腦可以讓幾項任務交替分享一種資源(中央處理單元CPU),雖然使用「多工處理」一詞,但是電腦其實不是「同時」處理許多工作,電腦也只能一次處理一段程式碼。

當它們「多工處理」,它們只是將注意力交替投入不同的任務,直到做完兩件事為止。由於電腦處理幾項任務的速度非常快,因此讓人產生錯覺,以為所有的事情同時發生。接著將人比成電腦,就產生混淆。

人確實能夠同時做兩件或更多件事情,例如邊走路邊講話,或者邊嚼口香糖邊看地圖;但是和電腦一樣,我們無法同時關注兩件事。我們的注意力來回跳動。拿錯藥給病人、將幼童留在浴缸中等,所有這些可能的悲劇,共同點在於人們試著一次做許多事情,忘了做該做的事。

 

多方兼顧是個錯覺

我們是自然而然就這麼做的。平均一天有四千個想法進出我們的腦海,所以很容易知道為什麼我們想要同時做很多事。如果每十四秒鐘,想法就會改變一次,引誘我們改變方向,那麼我們顯然不斷受到誘惑,試圖一次做太多事情。做任何一件事情,距我們想起可以做另一件事只有幾秒之久。

此外,歷史告訴我們,人類需要進化到能夠同時監視幾件事,才能繼續存在。我們的祖先如果在採摘漿果、晾曬獸皮,或者辛苦捕獵一整天之後呆坐火邊時,不能一邊留意是否有掠食性動物靠近,他們就不可能存活很久。我們想要兼顧好幾件事,不只是我們腦子運作的核心,也很可能是生存之所必要。

 

多方兼顧不是多工處理

多方兼顧是個錯覺。在沒有細看清楚的觀察者眼裡,雜耍藝人似乎同時丟出三顆球。事實上,他是以快速的連續動作,分別接住和拋出每一顆球。接、拋、接、拋、接、拋。一次一顆球。這就是研究工作者所說的「任務切換」(task switching)。

當你正在處理電子試算表,卻有一位同事闖進你的辦公室,討論一項業務問題,那麼由於兩件事情相當複雜,所以你不可能很容易在兩者之間跳來跳去。你總是需要一點時間,才能開始做新的事情和重新開始做之前暫時擱置一旁的事情,而且沒人能夠保證你能從之前放下的地方,立即重新進入狀況。做這種事情需要付出代價。「由於必須切換任務而多付出的時間,是一種成本。這種成本的多寡,取決於任務有多複雜或簡單」研究工作者梅耶爾(David Meyer)表示。

「所花時間可能從簡單任務的增加25%或較低,到非常複雜的任務增加100%或更多。」甚至於很少人知道他們需要為切換任務而付出成本。

我們的大腦有一些通道,能在大腦的不同部位,處理不同種類的資料。

所以,你能邊走路邊講話。這不會有通道干擾的問題。問題是:你並不是真的同時專注於兩個活動。其中之一發生於前景,另一發生在背景。你能同時做兩件事,卻無法同時有效地專注於兩件事。連我家的狗麥斯也知道這一點。當我沉迷在電視上的籃球比賽,牠會輕輕推我,顯然在緊張關頭,我會忘了好好搔牠的背,令牠不滿。

當你專心做一件事,那就好比將聚光燈打在重要的事情上。你真的能夠注意兩件事,但那是所謂的「分割注意力」(divided attention)。同時做兩件事,你的注意力就會分割。再做第三件,有些事情就會漏掉。

 

為了能將一件事的原則用在工作上,你絕對不能接受同時做兩件事是個好主意這句話。雖然有時可能同時做很多事,但效果絕對不可能很好。

發佈日期:2015/05/07

瀏覽次數:24622

蓋瑞‧凱勒(Gary Keller)

北美最大不動產公司 -凱勒‧威廉斯房地產公司(Keller Williams Realty, Inc.)董事長兼共同創辦人,也是《Inc.》雜誌年度創業家。

成功,從聚焦一件事開始:不流失專注力的減法原則(暢銷改版)

同樣一天24小時,為什麼有人就是成就更多? 關鍵在「聚焦能帶動後續改變的 1 件事」,許多事會自動消失不用做! 做得更少,但成效卻更好! 待辦事項愈來愈多,怎麼樣也趕不上進度? 賣命同時做很多事,但最後卻以挫折收場? 不是你不夠拚,而是用錯了方法! 我們一天28%的工作時間都被混亂、失焦、分心偷走了。 生活愈複雜,愈要學會簡化、聚焦的能力!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