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經濟下,房價為何持續飆漲?

編按:朱敬一曾任中研院副院長、中經院董事長、行政院政務委員、國科會主委。豐富學術專業著作之外,執筆署名、非署名評論多年,在《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一書中,針對台灣突破悶經濟,提出真心的建言。

 

降稅吸引回台灣投資,為什麼工作機會不見增加,卻眼見房價大漲?過去數年,因為政府降稅降得太離譜、公債發得太凶,使得台灣財政狀況快速惡化,財政年年赤字,於是這個政府又開始加稅,凌亂雜沓,全無章法。

例如,2009年1月,立法院火速通過了遺產贈與稅法修正案,將稅率大幅下調,據估計稅收損失約為每年200多億。到了7月,財政部發現赤字嚴重,次年稅收將短少約1500億,負債餘額又飆高,於是又興起了調高營業稅的念頭。如果一家公司的財務長年初調降銷貨收入、年中又向老闆告急公司收支調度不過來,像是瘧疾打擺子似的忽冷忽熱,是不是很病態?無奈,這就是中華民國的實況。

倉促降稅還有一項壞處,就是無暇充分討論。當初行政院先向外宣布遺贈稅率要降至10%,接著再交給體制內的賦改會形式討論,這根本就是踐踏體制的行為,沒有真正的意見交流。當時,所有「有品」學者全都反對倉促降稅案,事實上除了那些積極遊說降稅的社會大富豪與被遊說昏了頭的人,台灣社會從來就沒有降遺贈稅的共識。

 

倉促降遺贈稅,白白損失稅收

在2009年降遺贈稅之後1年,確實有大筆資金流入台灣。資金匯入台灣之後換成台幣,當然就增加新台幣發行,造成MIA貨幣供給量的大增。由於台灣實質投資機會並不多,熱錢流入後,就只好轉向「投機」行為。

一般而言,新增貨幣不可能窖藏,投機炒作總是要購買一些能夠漲價獲利的商品。哪些商品才能炒作獲利呢?

由於台灣是小型開放經濟,絕大多數可貿易財的價格均取決於國際市場,故資金比較能炒作圖利的品項,就只有「非貿易財」,亦即在台灣本地交易、卻與國際幾近絕緣的商品。如所周知,最大宗的兩種廣義非貿易財,就是台灣的土地與房屋。

另外,大台北區的房價所得比達14.6倍(台北市)、12.4倍(新北市),幾乎是全世界最高,表示平均家庭要不吃不喝10幾年,才能在台北市買一棟房子。這些,都要「歸功」給那些主張「吸引資金回台」的人。15年凍漲的薪資相對於這些不斷飆漲的房價,對年輕人的打擊有多大!

在缺少實質投資機會的情況下,把海外游資吸引回台,當然會造成房價的飆升,造成年輕人另一種被剝奪感。

依據中研院胡勝正院士整理的資料,房價所得比為「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買得起一棟房子」,而貸款負擔率則是「購屋貸款負擔占所得的比率」。像台北,貸款負擔率若是達

62%,則表示家裡只有1/3略多一點的所得可以用在食、衣、行、育、樂,負擔顯然極重。

各國熱錢湧入購買台灣房地產,當然也不是四處亂買,總是會集中在都會等需求強勁、轉手便利的地區。於是,北台灣都會區房價開始飆升。這樣的房價飆漲逐漸激起民怨,也使貧富差距日益凸顯。而後,政府為了抑制民怨,又開始想課徵豪宅稅;這又像是打擺子。

 

用降稅刺激經濟,反讓經濟惡化

遺贈稅是誰在繳呢?當然是富人在繳。豪宅誰在買、豪宅稅誰在付呢?當然也是富人在買在付。當富人過世時,豪宅是不是遺產呢?當然是遺產。遺贈稅與豪宅稅哪一種稽徵成本高呢?當然是豪宅。遺贈稅不分財產品項依價課徵,但豪宅稅先得定出一個「豪」字的定義,就已經糾紛叢生。綜合上述,既然遺贈稅與豪宅稅都是富人稅,那麼當初降遺贈稅、現在又要課豪宅稅,繞這麼一大圈,除了給自己添麻煩、給社會積怨忿、給物價增波動、給人民惹不安之外,整體效益真是一無所獲。

此外,央行為了抵擋熱錢、平抑物價、穩定匯率,也付出了相當的成本。

其實,就算要吸引資金回台,在金融海嘯、各地資產貶值風聲鶴唳之下,許多有錢人原本就努力把錢匯回台灣避風頭。此外,美國國稅局拚命查海外逃漏稅,也逼得不少台裔旅美人士將錢匯回避難。故倉促降遺贈稅只是使台灣平白無故損失了稅收,對資金流動未必有多少影響。就算真有影響,也只是促使台灣本地資產價格飆升,引發這一波的「豪宅怨」,所為何來?

在2014年,由於財政赤字實在嚴重,又在行政院提案、立法院三讀後,將個人綜合所得稅的最高邊際稅率由40%調升為45%。一個國家把理應穩定的租稅政策這樣亂整,忽冷忽熱、全無理念與整體思考,國家財政怎麼可能健全?財政為庶改之母,國家財政若是出問題,台灣經濟怎麼可能振興?一個政府在上位者隨隨便便聽了有錢人的讒言,就拚命幫富人降稅,迫不得已才胡亂加個稅以為補救,若是遭到選民的唾棄,並不算是意外。

經過了7年的財政動盪,馬政府的減稅迷思醒了嗎?我認為還沒有。例如2014年底,政府又通過了「你加薪、我減稅」的法案。該案的要旨是:中小企業若是給員工加薪資,可以用130%的額度認列費用。這個案子由經濟部次長對外說明,可見是由經濟部主導,而財政部也居然沒有反對。依據通過的條文,「加薪減稅」是適用在不景氣時期。但前文已經一再說明,台灣經濟現在面對的是轉型問題,而不是景氣問題。景氣是指波峰與波谷之間的起伏震盪,而轉型是指經濟引擎與結構的改變。台灣過去10幾年經濟動能明顯低迷,成長率平均只有3%出頭,根本就不是景氣問題,而是轉型出了問題。錯把轉型問題當景氣問題看待,卻一再以租稅刺激手段試圖扭轉,這正是台灣經濟日益惡化的原因。

 

發佈日期:2015/03/04

瀏覽次數:23876

朱敬一

享譽國際的經濟學家,43歲獲選台灣中央研院院士,是最年輕的院士,後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與國科會主委。

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

經濟政策如跑馬燈,兩兆雙星、鮭魚返鄉、三業四化….. 但簽了ECFA,為什麼經濟還在保二、保三中掙扎? 降稅吸引回台灣投資,為什麼工作機會不見增加,卻眼見房價大漲? 台灣經濟如何能兼顧正義與發展?如何重建活力?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