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過苦難,更能意會人生的價值

 (編按: 電影導演趙德胤,2014憑電影《冰毒》一片走過國際40個國際影展並代表台灣電影入圍51屆金馬最佳導演獎及代表台灣角逐87屆奧斯卡外語片,被國際喻為最有潛力成為李安接班人的新銳導演,今年32歲,出生於窮困的中緬邊境,從小必須三點起床,偷偷摸摸上華文學校,只因緬甸官方不重視教育、排斥華人等非緬民族。從小到大,毒品交易就從在他的日常生活,毒品,像是與抽煙、酗酒一樣是不健康的「生活用品」而已。他的大哥為了改善家計,冒險到玉礦場工作,卻因染上毒癮回鄉。他的母親也曾試圖讓家庭溫飽,冒險參與運毒。)

拚搏求生的故事,總是極其巧合的雷同。

   為了生存,人們從鄉村遷移到城市,從國內流離到海外。他們離開了原鄉,在異地建立起家鄉,成為下一代的故鄉。可能從此再也回不去的他們,不論是物質或精神層面,在離開的那一刻起,注定成為異鄉人。

   我十六歲來台念書,拍攝《原鄉與離散》系列微電影時,我三十二歲。在兩地生活的時間,各占據生命的一半,不論身在何處,永遠「在台灣想念緬甸,在緬甸想念台灣」。

   從小到大,貧窮之於我,就像是一隻永遠擺脫不掉的野獸,不停地追趕著我往前跑。像我一樣,被貧窮追著跑到城市、跑到海外的緬甸年輕人不少,「脫貧」是他們離開家鄉的主要原因,「致富」是他們散居在異地討生活最大的想望。

 在不民主、法制不健全的緬甸社會,人與人之間,就如同叢林裡野生動物一般弱肉強食;尋常小民,見到軍人會發抖是正常的,因為他們可以隨意沒收你的財物,甚至不用說明理由就奪走你的性命。有錢、有權的欺壓貧困者,在這裡,要不你只能接受殘酷的現實,要不你只能選擇逃離,到異地求取重生的機會。

 我所瞭解的毒品問題,向來不是單純的是與非,黑或白的問題,而牽扯了政治、社會階層,以及求生出路的抉擇。

至於,值不值得為這個抉擇坐牢、賠命?只能說,在底層生活的窮苦人,沒有選擇的權力,而靠著毒品致富的有錢人,則沒有拒絕的勇氣。

 原先我在拍完兩部劇情片後心力耗竭,我嚮往可以有錢買張夠大的畫布,手邊有足夠的顏料任我揮灑,雖然現在這個心願還未達成,但我確定「我是可以做電影的」,也終於決定把拍電影當作一份職業。

 對觀眾來說,《冰毒》的拍攝已劃下句點,但對我來說,我的電影路才剛要起步。

發佈日期:2015/01/13

瀏覽次數:7248

趙德胤

祖籍江蘇省南京市,於中緬邊境城市--臘戌出身,16歲來台念書,現已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緬、台兩地生活的時間,各占據目前年歲的一半,永遠「在台灣想念緬甸,在緬甸想念台灣」。 台灣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畢業,大學畢業作品《白鴿》,入選釜山影展、哥本哈根影展、澳大利亞影展、里昂影展、西班牙短片影展、台灣國際學生電影金獅獎等,自此獲得影壇注目。 2009年成為第一屆金馬電影學院學員,並在侯孝賢監製下完成劇情短片《華新街記事》;2011、2012、2013年分別完成劇情長片《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冰毒》,被媒體稱為「歸鄉三部曲」,一共入選超過150個大小國際影展。以《冰毒》提名金馬獎最佳導演,榮獲台北電影節、瑞典愛與和平影展最佳導演等殊榮。 目前趙德胤活躍於台灣、中國、泰國、緬甸,並在這些地方創作電影。

聚。離。冰毒-趙德胤的電影人生紀事

這是一個你我難以想像的世界 勇氣、平安、足以溫飽,是飽受威權恐嚇、死亡威脅緬甸華人最深切的渴望。 一個軍人專政社會、一群為了生存、脫貧的社會底層人們最真實的告白。 穿越臘戌到台灣,7個人、10天、100萬深入中緬邊境拍攝的《冰毒》電影幕後紀實, 在緬甸,有錢才有尊嚴,人的尊卑端視所擁有的財富與權力,底層人民無助與絕望、最深層的恐懼,導演趙德胤分享他承載生存與離散、出路與抉擇的真實人生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