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就是為了要打倒昨日的我

(編按:NU SKIN 如新大中華區域總裁范家輝,從小是令人頭疼的少年阿飛,充滿了闖禍與闖蕩的經歷。他以不一樣的成長過程和人生經歷告訴你,年輕時不要太早設限,你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闖出自己要走的路。)

 

「我的信念是『今天的我,就是為了要打倒昨日的我』;真正的權威,不是為了壓過別人,而是持續超越自己。」 --范家輝

 

小學畢業後,我考進一所校風保守的天主教學校——聖貞德中學(St. Joan of Arc Secondary School)就讀。新學校不僅管束嚴格,規矩也特別多。我記得每間教室的黑板邊,都有一列專門記缺點的「黑名單」(Black list)。課堂上時不時聽到老師突然大喊「XXX, You. You are eating.(某某某,你偷吃東西)」,這樣就會記一點;「XXX, You. You are talking.(某某某,你在講話)」,這樣又是一點。

 

最犀利的是「Any others(其他)」,連個正式的罪名都不需要,只要老師高興或不高興,你隨時都可能被列入黑名單,有好幾次甚至是全班同學同時「上榜」。

 

而我,更是創下立校以來最高紀錄,單單一個學期,就被記了五百多個缺點,幾乎每個禮拜都要被叫進去校長室「大刑伺候」。

 

其實被藤條打屁股,只是皮肉之痛,從小爸爸、嬤嬤也會在我做錯事時責打我。但在學校裡,我不能接受的是,有時我明明沒做甚麼也被記點,而且上了黑名單,就好像宣判我是個壞學生,這種威權教育徹底「激發」了我的戰鬥意志。

 

發憤讀書 挫老師銳氣

我心想,既然不能在規則上挑戰老師,那我問問題總可以吧?所以我一反常態,回到家後卯起勁來、發憤圖強,念了一大堆八姑姑的大學教科書,目的就是為了找到一、兩個艱澀難題,準備隔天上課時考倒老師,讓他們嘗嘗挫敗的滋味。

 

「Miss,請問圓周率3.14 的後面是多少?我們可不可以比賽,我寫一個、你寫一個,看誰寫得比較長?」殊不知,前一晚我已經偷偷將後面一百多個數字,全都背得滾瓜爛熟,當下就是要讓老師出糗。

 

在學校裡,動不動就是列在黑名單、被鞭刑的我,暗暗發誓要替自己爭一口氣。而當老師們被我問倒時,一股英雄主義取代了我的自卑感,我自認我懂得竟然比老師還多,他們也沒甚麼了不起!

 

有一天,我又被老師懲罰,要求我到教室外罰站。這時的我,慢慢站了起來,義正詞嚴地對老師說,「Miss,我犯了規,的確應該接受懲罰,但我們在學校裡就是要接受教育,如果你要我在課室外罰站,就是剝奪我接受教育的權利,這樣是適當的懲罰嗎?你罰我站應該是在課堂裡面,為甚麼要罰我出去?你是一個教育者,卻剝奪我受教育的機會,這是教育者應有的做法嗎?」我說完以後,兩眼直勾勾地看著講臺上的老師。剎時間,全班鴉雀無聲,老師杵在台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好在此時下課鐘響,化解這個尷尬場面,那是我中學二年級,十三歲。

 

其實,對付我們這種人最好的武器是「道理」,而不是威權和教條,或許當時很多老師認為我一再追問,是故意唱反調,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只是想知道,這些規定背後的原因和道理而已。

 

日後我進入社會工作,面對老闆、總字輩高管,我還是沒有辦法服膺於「官大學問大」的那一套,對於任何命令、決策,我依然喜歡追著老闆問為甚麼。這麼做是希望進一步了解老闆的思維,激發自己想出更好的解決方案,因為我認為在工作上,不單只是把事情做好,而是應該做得比老闆要求的更好,所以追問「為甚麼」,不是為了挑戰老闆,而是為了挑戰自己。

 

威權始終無法馴服我,甚至我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甚麼權威,因為我的信念是「今天的我,就是為了要打倒昨日的我」;真正的權威,不是為了壓過別人,而是持續超越自己。

 

發佈日期:2015/01/14

瀏覽次數:41965

范家輝

NU SKIN如新大中華區域總裁

放膽做,就不怕錯 - 生命不會白過,事情不會白做,我的人生勇敢闖

不是為了不一樣,而是你,為什麼要一樣? 即使別人說,這樣不正常、不正規、不依正軌,但世界是你自己的! 不選擇好走的路,走好最後選擇的路,誰都可以闖出不一樣的人生。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