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勇王:做自己有興趣、有能力,也肯努力去做的事,永遠不嫌晚

編按: 在我讀網上十篇的「流通教父人生漫談」出自於漫畫家智勇王之手,他叫徐重仁「舅舅」,小時候就是經常在徐總家裡玩耍,跟徐重仁的兒子-徐安昇一起長大。

他大學時念企管、法律,研究所念資訊系統相關,到美國唸書,心裡卻一直掛念著小時候最愛的漫畫,這篇文章是由智勇王提供,與你分享他追求心中熱情與渴望的故事,也跟徐總這本書「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核心概念一樣:

做自己有興趣、有能力,也肯努力去做的事,永遠不嫌晚

我從小就愛漫畫,但已經說不清楚到底是因為愛「看漫畫」,才動筆自己「畫漫畫」,還是當我開始會用左手拿筆時,就愛在空白的圖畫紙上恣意揮灑。

記憶中,只要和家人或長輩出門時,他們就會拿筆與紙給我,讓我靜靜地在一旁畫畫,然後,他們就會用相機拍下我拿著畫好的作品拍照,現在這些紀錄,都是確定自己從小就愛畫漫畫的證明。

有天,母親在倉庫翻出一些我國小時自己繪製的漫畫作品,拾起我許多歡樂、幻想與無邊無際的回憶與思緒,我知道「漫畫」,在我的內心中永遠是陪著我成長,至今都還是我最大的興趣,無論求學或工作,只要有空暇時間,我就愛拿起筆畫些自己腦海中的人物與場景。

沒有升學壓力的小學時光,是我充分享受畫漫畫樂趣的時期,而且當時有許多的交通安全、保密防諜漫畫比賽可以參加,雖然屢屢獲獎,但「漫畫」這件事始終只被當作是一種獲取獎項的工具,而無法成為大人們心中能夠有所成就的「正經事」,即使我因為美術性向測驗分數優異,而被老師鼓勵參加美術班考試,也順利進入就讀,但當時的美術班就是著重素描、水彩、油畫、版畫、書法等正規美術教育,沒有任何被稱為是「漫畫」的課程,所以漫畫這件事除了在週記作業上畫畫插圖、教室的壁報製作之外,真正我認為是「漫畫」的作品,也只能自己去翻閱漫畫書臨摹、和其他也愛畫漫畫的同學們分享、交流。要成為像「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虫一樣以漫畫為職業並受人敬仰,理所當然地如同大多數長輩的認知一樣,只能是異國才有的神話。

國中之後,在現實的環境與父母的期望下,希望我繼續升學,參加高中、大學聯考,於是我放棄了就讀美術班或美術科系,一路念到大學、當兵,再繼續出國留學。

但求學苦讀的期間,漫畫的興趣未曾消失,除了教科書,漫畫書仍然是我的重要精神食糧,我利用閒暇的時間,在大台北市的巷弄間,尋找一般書店買不到的漫畫或畫冊,尋寶一樣的過程,讓我在繁重的課業壓力下找到抒發。

這段期間我接觸到了美國和歐洲的漫畫,大大地開了眼界,了解到原來世界上除了日本的漫畫作品之外還有其他博大精深的漫畫世界存在。還好如今網路發達,造福我這種在大街小巷的尋覓稀有外來漫畫的收藏者,也省下我許多存放漫畫的空間。當然,比較值得收藏的畫冊,我還是熱衷實體紙本收藏。

至於我的學歷,眾人有許多疑問是常有的事,大學就讀淡江大學的企管系,是因為當時升學環境下,考什麼分數,就不該浪費分數,就要填熱門科系的結果。 當兵後,我總是覺得當年沒上國立大學很不甘願,當時在軍中、聽聞許多社會上不公不義的事,挺有正義感的我,覺得當律師是個可賺錢又可伸張正義的好職業,我又重新去投考大學聯考,想要進入法律系,後來日間部錄取了中興大學(現在的台北大學)法律系,夜間部則錄取台大法律系,為了兼顧白天可以工作,所以我選擇就讀台大法律系夜間部。讀了兩年法律課程之後,我發現當時的趨勢是法律必須往專業分工發展,所以1999那個暑假,我決定前往紐約攻讀資訊系統碩士。

說了半天,我的求學生活還是充滿了「漫畫」。

在紐約期間,我一有機會就到全紐約最大的漫畫書店,每每流連忘返,這段期間我又再度開了眼界,接觸到許多在台灣不可能接觸到的漫畫書籍,也更了解美國的漫畫出版系統和台灣較熟悉的日本是多麼地不同。(近幾年由於Marvel的超級英雄電影在全球強力放送,所以感覺上大家對Marvel變得很熟悉,但在十年前,Marvel的漫畫在台灣還是稀有品種呢!)

2001年,在美國研究所畢業後,本打算留在美國工作,但當時母親突然病危,為了與母親相處多些時間,我還是決定回台工作。我覺得既然要回台工作,就要找個能與我最愛的漫畫相關性較高的行業,正好當時台灣的線上遊戲產業正處在風起雲湧的黃金時期,我就投了履歷去試試。

我之前看似不相關的學歷,卻讓我在進入「遊戲產業」時,把學校所學與我熱愛的興趣,全數都恰巧地整合在一起。

我應用大學時所學的商業管理與行銷知識,從事我進入遊戲產業的第一份工作:遊戲企畫,遊戲企劃的工作,讓我有機會美術部門共同討論動畫與人物開發等我感興趣的內容,之後我負責公司的外包專案,在審核相關的外包合約與進行談判時,法律的背景正好派上用場,遊戲製作的重要環節之一程式設計,正好是我碩士的主修科目,雖然我不是自己去寫遊戲程式,但在讓我和工程師溝通時不會有距離。說真的,我認為這段期間最重要的收獲,不是工作內容,而是認識了許多同樣喜愛漫畫、動畫、遊戲、玩具的好朋友,讓我在這些事物上的視野又進一步地更開闊。

在遊戲產業那段時期,正是遊戲產業在國內開始受到較多人矚目的時代,在當時國內遊戲產業的當紅炸子雞遊戲橘子任職了六年之後,我有機會得到位於北京的微軟亞洲工程院的面試邀約,通過層層英文電話口試後,飛往北京工程院本部進行七輪英文口試,考題是以中國象棋的概念設計一個遊戲,後來主考官面試時告訴我,他們對於我的設計概念印象非常深刻。我也順利地進入這個全球知名企業,從事教育與遊戲開發結合的實驗專案。

對我來說,不僅微軟的工作環境國際化、同事更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菁英,我非常欣喜自己得到這個機會,不但在國際級的企業工作,同時也得到了解中國大陸這個發展最迅猛市場的機會。這樣的經歷,讓我後來又接受一家總公司位於上海的3D硬體公司的邀請,擔任產品開發主管,為它們拓展3D硬體需要的軟體內容,並進一步與迪士尼合作,開發3D螢幕大型遊戲機台。

在大陸工作的那幾年後,我開始思考自己四十歲以後的人生該如何,是要持續在熟悉的軟體與遊戲開發領域繼續下去?還是嘗試創業?創業又該做什麼?

這時我又想到我最愛的漫畫,當初會在遊戲公司工作,就是為持續能接觸漫畫的,現在既然要創業,何不給自己一個真正從事漫畫這個職業的機會呢?於是我給自己兩年的進修期,自己看書、上YouTube自學各種繪圖工具軟體,也大量閱讀經典小說、編劇書籍、看經典電影、連續劇、動畫以厚植編劇與評鑑故事的能力,最重要的當然是大量畫圖,把自己的畫技再往前推進。

我的出道作品再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產生,我的舅舅徐重仁先生從統一超商退休後,有一回在家族聚會時他關心我的近況,知道我正在籌備漫畫作品,於是他馬上提出,希望把自己的理念和經驗貢獻給更多人知道,尤其是幫助年輕人成長,問我有沒有興趣以他為題材來創作,我也覺得這是一件可行也有趣的事,於是,「流通教父的人生漫談」就這樣開始了。這件事讓我再次見識到舅舅徐重仁的敢嘗試新事物的創新精神,而且也有點懊惱這樣的構想怎麼不是我先想到而是被他先想到(笑~)。

 

流通教父的人生漫談」的首季十週連載的讀者迴響從一開始的數百人按讚到最後單篇有兩萬人按讚,感謝天下我讀網給我的呈現舞台和天下各臉書粉絲團的大力支持推廣,也感謝流通教父大膽給我這個有點年紀的漫畫界新兵這樣的機會,智勇王會和大家一起繼續航向寬廣而有趣的漫畫內容之海~

 

發佈日期:2015/01/06

瀏覽次數:15867

智勇王

我從小就愛漫畫,但已經說不清楚到底是因為愛「看漫畫」,才動筆自己「畫漫畫」,還是當我開始會用左手拿筆時,就愛在空白的圖畫紙上恣意揮灑。 記憶中,只要和家人或長輩出門時,他們就會拿筆與紙給我,讓我靜靜地在一旁畫畫,然後,他們就會用相機拍下我拿著畫好的作品拍照,現在這些紀錄,都是確定自己從小就愛畫漫畫的證明。 作品《流通教父的人生漫談》等

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 - 徐重仁的22個人生發現

詳細披露徐重仁三十多年來的生活體驗與職場心法,是目前為止,徐重仁最詳盡、公開的第一手分享。流通教父徐重仁獻給年輕人一份最真誠的禮物。他透過親身的故事,從「做人」、「做事」、「做自己」等不同面向,告訴你如何找到自己的路,看見不平凡的自己。它可以是:年輕人進入職場的第一本書;上班族自我培養的貼心指南;主管領導帶人的終極心法。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