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伯格:學習不要鞭打自己

編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是Facebook臉書的營運長,跟許多職業婦女一樣希望兼顧家庭與工作,她在挺身而進書中分享她身為媽媽的脆弱與內疚,她也跟你我一樣對於無法陪伴孩子成長、無法出席每一場孩子的學校活動而煩惱。這篇也是給身為媽媽的小編自我提醒:學習不要鞭打自己。

(當然,選對另一半是維繫家庭的重要關鍵,推薦桑德伯格另一篇文章:女性最重要的生涯決定-是她是否要一個生活伴侶,還有那個伴侶是誰 

 

對母親來說,內疚管理可能跟時間管理一樣重要。

正確的問題不是「我能兼顧一切嗎?」,而是「我能為自己和家人,做最重要的事情嗎?」

 

2006 年,研究人員發布了一份報告,歸納研究結果,結論是:「完全由母親照顧的孩子,和由他人照顧的孩子,在發展上並無差異。」他們發現,孩子在認知能力、語言能力、社交能力、培養與維繫關係的能力,或母子關係上都沒有差異。

 

父母的行為因素,包括父親關懷與正向積極、母親注重「自動自發」的孩童行為,以及父母婚姻美滿等,對兒童發育的影響,比任何育兒形式的影響大兩、三倍。其中有一項研究結果,值得大家慢慢讀,甚至再讀一遍:「母親獨自照顧和兒童發展的好壞無關,所以母親決定出外工作時,不需要覺得那樣做對孩子有害。

 

孩子的成長,絕對需要父母的參與、關愛、時間與關注,但是出外上班的父母,還是可以給予孩子充滿愛與安全的童年。有些研究甚至顯示,父母都上班的雙薪家庭,對孩子的發展有益,對女孩尤其有益。

 

雖然我了解這些資料,知道我工作對孩子沒有傷害,但是有些時候,我還是會對自己的選擇感到不安。一位朋友跟我有同感,她找心理醫生討論,然後告訴我:「心理醫生告訴我,我擔心自己不常陪女兒,其實母親的分離焦慮比孩子還強烈。我們老是以為那對孩子會是個問題,其實是對母親的問題比較大。

 

我一直希望,能為孩子多做一點。因為工作,我錯過了孩子看醫生的時間、學校的班親會、孩子生病時還必須出差,雖然我還沒錯過孩子的舞蹈表演,但是說不定以後會錯過。我還錯過了很多孩子生活的細節,有一次我問同校學生的母親,是否認識一年級班上的其他小孩,希望她能告訴我一、兩個熟悉的名字,她花了20 分鐘不僅背出每個小孩的名字,連他們的父母、兄弟姊妹、之前念哪班、興趣是什麼都一清二楚。她怎麼會什麼都知道?而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糟糕的媽媽?為什麼連這種事,也會讓我感到不安?

 

我知道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我之所以感到不安,是因為我就像多數有選擇的人一樣,我對自己的選擇無法完全心安。

 

對母親來說,內疚管理可能跟時間管理一樣重要。

 

我產後回到工作崗位上,其他的職業婦女叫我要做好心理準備,有一天我兒子哭了會去找保母,而不是找我。果然,我兒子7 個月大時,在自己的房間裡爬行,膝蓋壓到玩具,抬頭哭著求援,就是找保母,不是找我。那一幕,刺穿了我的心,但是大維說這是好預兆。大維分析給我聽,我與大維仍是孩子生活中最重要的角色,但兒子與保母培養親近關係,對他的發展也有益。我了解大維的邏輯,如今回想起來,更是有道理;但是在當下,我還是覺得心痛極了。

 

直到今天,我還是會在意離開孩子的時間有多長。每當我錯過晚餐,或晚上無法陪伴他們時,我還是會難過——這次出差真的必要嗎?這場演講真的對臉書重要嗎?這場會議真的有需要嗎?大維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晚上錯過和孩子相處的時間,他覺得我們能儘量回家陪孩子,已經很了不起了。我與大維觀點的差異,似乎真的和性別差異脫不了關係。

 

相較於同儕,大維是非常顧家的爸爸;與我的同儕相比,我離開孩子的時間多出許多。有一項研究,深入訪問了雙薪家庭的父母,也發現類似的反應。母親對於工作影響家庭充滿了內疚,父親則完全不會那樣想。

 

我知道自己很容易花時間注意,自己什麼事情沒有做;我跟很多人一樣,很會「鞭打」自己。即使我周遭有龐大的支援系統,有些時候我還是覺得分身乏術。但是當我不去想那些選擇的衝突和妥協,把心力投注在手邊的工作時,我又找到了重心,感到滿足。

 

我愛我的工作,以及和我共事的優秀人才;我也很愛與孩子相處的時間。我從瘋狂忙碌的辦公室趕回家、和家人吃晚餐,接著坐在女兒房間角落的搖椅上,兩個孩子都坐在我的腿上,我們一起搖著、講故事,一起享受孩子一天結束前安靜、愉快的片刻(好吧!不見得都很安靜。)這就是我很滿足的一天,等孩子慢慢進入夢鄉,我也慢慢——好吧,用跑的——回到電腦前。

  

我永遠不會說,我隨時都能保持沉著或完全專注,我離那種境界還很遠。但是,當我記得沒有人能兼顧一切,並知道我能找出家裡和工作上的優先順序時,就覺得好多了!我在辦公室裡更有生產力,在家裡可能也是比較好的母親。史丹福大學珍妮佛.艾克教授(Jennifer Aaker)的研究顯示,設定可達成的目標是快樂的關鍵。與其追求完美,我們應該設定可持續與滿足為目標。正確的問題不是「我能兼顧一切嗎?」,而是「我能為自己和家人,做最重要的事情嗎?」

 

如果我必須接受一種「成功」的定義,我會選:成功就是做出自己能做的最好選擇⋯⋯然後接受這個選擇。記者瑪麗. 克蒂絲(Mary Curtis 在《華盛頓郵報》(TheWashington Post)上寫道:「我們給女性和男性最好的建議是,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別再內疚。成功的祕密,就是沒有祕密,只是傾你所有、盡你所能罷了。」

 

2010 12 月,我站在派特.米雪兒(Pat Mitchell)的旁邊,等著上台做TEDTalks 的演講。前一天,我送女兒去托兒所,告訴她我要飛往東岸出差,晚上不會見到她。她抓住我的大腿,央求我不要離開。那影像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在演講的前一刻,我問米雪兒該不該在演講中加入這一段。米雪兒說:「當然,說給大家聽。其他女性也碰過同樣的情況,坦白告訴大家,這種情況對妳也很困難,對其他女性會有幫助。」

 

我深呼吸、站上講台,試著真誠地分享我內心的真實感受。我對著現場觀眾及網路上的每位觀眾說,我自己離兼顧一切還很遠。米雪兒說的沒錯,對我自己坦白承認這一點,並和其他人一起分享,感覺真的很棒!

 

Sheryl Sandberg 在TEDTalks的精彩演說 

發佈日期:2014/12/13

瀏覽次數:105832

雪柔‧桑德伯格

桑德伯格是臉書營運長,自2007年起連續6年獲選為《財星》雜誌50大最有權力的商業女性,並榮登2012年及2013年《時代》雜誌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2010年12月,她在TEDTalks發表激勵人心的演說,談到很多女性在無意間縮限了自己的工作生涯。她鼓勵女性「往桌前坐」、接受挑戰、積極追求各種目標。這場精彩演講掀起了一股風潮,至今累積330萬次的點閱。

挺身而進

你可能不知道,你限制了自己。如果你毫無畏懼,你會怎麼做?生涯,從來不是只有上下的單向道階梯!這本書將幫助你,看到壓抑自己的盲點、突破限縮自己的內心障礙,讓你 自信表現,挺身而進!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