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並不笨,只是被腦中的烏雲給遮蔽了 --【小島冰塊】圖文分享

來自台灣的插畫家「小島冰塊」,在她愛丁堡藝術學院的畢業作品「Dementia, Memory & Design」中,藉由在愛丁堡失智安護中心擔任志工的體驗心得,繪出失智症患者的變化和孤獨。

她形容這些長輩像是「一群安靜的鳥兒棲息在逐漸沉沒的枯樹上」:隨著病情而淡忘的記憶,他們可能只記得童年往事,卻忘了身邊的親人是誰,或是遺忘了原本拿手、擅長的事情,甚至因而生氣。

「有些家庭多希望什麼都沒有發生。」她在畫中輕輕寫道,「他們害怕面對自己最熟悉的親人,忘記這不該是羞恥而是一種疾病。」文字雖然簡短,卻透露出失智症帶給患者與家屬間深刻的恐懼。

她也在故事中提及自己的「桃子外婆」,因為失智而無法繼續照顧她的花園,也忘記了已逝的親人,還巴望著對方回家。雖然外婆逐漸遺忘更多的事情,也認不得親人,卻一直收藏著她兒時的畫作,直到生命最後一天。

 

小島冰塊以「也許她再也不記得我,但我永遠愛她」做結,字裡行間都充滿著對家人的真摯情感,令人動容。

 

以下節錄作品中的幾幅畫作:

(圖片來源:小島冰塊FACEBOOK專頁

 

「有些家庭多希望什麼都沒發生

他們害怕面對自己最熟悉的親人,忘記這不該是羞恥而是一種疾病」

 

「他們並不笨,只是被腦中的烏雲給遮蔽」

 

「羅伯特喜歡向女士調情並在食物中灑上厚厚一層鹽巴

我想阻止他,但他對我說,你應該來當我的鹽巴夥伴哪(salt-mate)!

我好奇,羅伯特的靈魂伴侶(soulmate)去哪兒了」

 

「瑪莉的丈夫用最大的心力照顧著他深愛的妻子

但像風箏一般,瑪莉漸漸的愈飛愈遠」

 

「有時他們像孩童,有時又像青少年

但大多時候,他們就像我的外婆」

 

「桃子外婆在年輕的舅舅過逝後將他的肖像藏了起來

有天她問我什麼時候舅舅才會退伍回家」

 

「桃子外婆一直收藏著我十歲時送給她的一幅孩子氣蓮花畫,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

也許她再也不記得我,但我永遠愛她」

 

小島冰塊將畫作以無限延伸的頁面呈現,象徵記憶的連續性。

 

小島冰塊的畫作只使用黑、藍兩色,卻能富含溫暖,在看似陰鬱的情境中透出濃厚的情感。她希望這些畫作能以另一種角度讓大眾更理解失智症,同時分享失智症並不可怕,「只是大腦生病了、被烏雲遮住了」的概念,患者對自己的病情也深感無助,而我們能付出的就是愛和關懷,讓他們不是孤身奮戰。

 

跟她的畫作想表達的意思很像的是,台灣失智症協會家屬聯誼會會長周貞利,從她照顧失智父親超過10年的點滴記錄,寫成《記憶空了,愛滿了》一書,除了寄託對父親的愛,更希望能讓大眾能更了解失智症。

「有一天父母都會老」,唯有了解長輩的心境、認同他們,才能攜手面對種種難關,我們都是父母最堅強的後盾與依靠。

發佈日期:2014/12/03

瀏覽次數:4597

周貞利

台灣失智症協會(TADA)家屬聯誼會會長 曾任醫學中心護理師,因照顧失智父親及婆婆超過十年,長期致力於失智症資訊的宣導與推廣、募集志工,並經常以家屬身分,在各種演講及國際失智症研討會上,分享失智照護經驗。

記憶空了,愛滿了—陪爸爸走過失智的美好日子

這是勇氣與淚水的真情告白,3700多個日子的親身照顧與陪伴,以愛與信念一步步摸索出溫暖可行的照護方法。 華文世界第一本失智症家屬親筆寫下的故事與經驗,獻給所有子女,以及在照顧路上不孤單的你!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