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是破壞的力量,而不代表價值。」─PayPal 創辦人 彼得‧提爾(Peter Thiel)

編按:《從01》書籍內容是從彼得‧提爾在史丹佛法學院授課的學生整理筆記而來,學生布雷克‧馬斯特(Blake Master)把他每堂上課的筆記整理上傳Tumblr後,引起網路上瘋狂分享,至今已超過56萬人到訪、220萬次瀏覽。後由彼得就課堂內容重新撰寫而成。

 

爭不只是一個經濟概念,或簡單到只是公司和個人在市場上必須面對的困難。

更重要的是,競爭是一種意識型態,一種充斥在我們的社會,扭曲我們想法的意識型態。

我們鼓吹競爭、內化競爭的必要,結果我們把自己困住,即使我們的競爭愈來愈多,我們得到的卻愈來愈少。這就是實情,但我們被訓練到忽略這個事實。

 

為什麼大家要彼此競爭?馬克思(Karl Marx)和莎士比亞(Shakespeare)提供兩種模型,可以讓我們理解所有形式的衝突。根據馬克思的說法,人們會打架是因為他們不一樣。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鬥爭,因為他們有完全不同的理念和目標。差異愈大,衝突愈大。對莎士比亞來說則恰恰相反,所有戰士多少都有相似之處。他們爭戰不休的理由並不清楚,因為根本沒什麼好爭的。想想《羅密歐和茱麗葉》一開始就說:「這是兩個同樣尊貴的家族。」兩家人很像,但他們彼此憎恨。隨著仇恨升高,他們甚至變得更相像,到最後,已經沒有人記得最早他們為什麼鬥爭。

 

至少在商場,莎士比亞的說法比較貼切。在公司,員工為了升遷,全心注意競爭對手動態,公司也留心市場競爭者。在所有人類衝突的劇碼中,大家都會忽略重點,只注意對手。

 

讓我們把莎士比亞的模型拿到真實世界測試一下。想像有齣叫《蓋茲與施密特》(Gates and Schmidt)的戲,改編自《羅密歐與茱麗葉》。羅密歐的蒙太古家族是微軟, 茱麗葉的卡普雷特家族是Google。兩個偉大家族都由古板的菁英領袖掌權,衝突似乎無可避免,可是事實上完全可以避開。這兩個家族來自非常不一樣的地方,蒙太古家族建立軟體作業系統和辦公室應用軟體,卡普雷特家族寫搜尋引擎程式,有什麼好爭的呢?

 

顯然有不少東西要爭。身為新創事業,兩家人各自尋求發展,但隨著事業日漸茁壯,他們開始在意對方。結果Windows 大戰Chrome OSBing 對上Google SearchExplorer 力抗ChromeOffice Docs Surface 則與Nexus 纏鬥。

 

爭戰不休讓蒙太古和卡普雷特失去羅密歐與茱麗葉,也讓微軟和Google 失去獨占地位,結果蘋果公司後來居上,超越兩大家族。2013 1 月,蘋果的市值5000 億美元,超過Google 和微軟加總的4670 億美元。回想3 年前,不管微軟還是Google 的市值都比蘋果高, 打仗其實是件花錢的事。

 

對抗讓我們過份強調舊有的機會,大肆複製過去的成功經驗,也會讓大家在毫無機會的時候幻想機會存在。

如果你能看出競爭是一個破壞的力量,而不代表價值,你的頭腦已經比大多數的人清楚。

發佈日期:2014/10/02

瀏覽次數:8559

彼得‧提爾(Peter Thiel)、布雷克‧馬斯特(Blake Masters)

彼得‧提爾(Peter Thiel):創業家、創投資本家、避險基金經理人。1998年創辦PayPal並擔任執行長,2002年帶領PayPal上市,把電子商務帶向安全快速的新紀元。2004年先是在Facebook擔任董事,同年成立軟體公司Palantir。現在是矽谷創投公司創辦人基金(Founders Fund)合夥人。他成立的提爾獎學金(Thiel Fellowship)鼓勵年輕人休學創業,引發全美激辯。布雷克‧馬斯特(Blake Masters):2012年在史丹佛法學院就讀時選修彼得提爾的課「資訊科學(代號183):新創事業」,細心整理的課堂筆記在網路爆紅。

從0到1:打開世界運作的未知祕密,在意想不到之處發現價值

《從0到1》書籍內容是從彼得‧提爾在史丹佛法學院授課的學生整理筆記而來,學生布雷克‧馬斯特(Blake Master)把他每堂上課的筆記整理上傳Tumblr後,引起網路上瘋狂分享,至今已超過56萬人到訪、220萬次瀏覽。後由彼得就課堂內容重新撰寫而成。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