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的教育

二○○九年在溫哥華,達賴喇嘛難得捨棄他慣選的議題,追憶起季節的變化。「在春天,萬事萬物都在成長,新生命開始了,讓我們感覺幸福。」這位西藏精神導師這樣告訴一群教育研究人員,「在秋天,樹葉掉落,樹木變得光禿禿,所以,我們對秋天的關注比春天少,而這也展現出人的本質,即我們希望新鮮、生存、成長與和平。」

他把手輕輕地放在胸前感慨地說:「但和平的生活不是源自於智慧,而是從溫暖的心而來。」

「大家都知道在教育中有一些欠缺。」達賴喇嘛對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教授金柏莉.史谷內特瑞秋(Kimberley Schonert-Reichl)說:「教育是創造快樂、和平的人類社會的關鍵因素。因此,我們需要像你這樣的專家,需要更多的研究、具體想法和建議。在歐洲和美國,還有印度,我已經多次表達過這些想法。當時人們都同意我的看法,完全同意,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現在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應該要有些建言了。不要指望這會由我提出,不,我什麼都不知道。這應該由你們這些教育家、你們這些教授來做。」
「嗯,您知道,基本上我們已經做了很多研究。」金柏莉.史谷內特瑞秋回答。她是一個熱情洋溢、有著迷人笑容的女人。「三年前您在溫哥華告訴過我們:﹃現在就去做吧﹄,如今已經有諸多進展。現在有許多措施是側重於孩子的心的教育。」

達賴喇嘛說:「我想知道,實施心的教育之後,你發現結果有產生什麼差異?沒有受過這種教育,和那些已經受過這種教育的學生之間,有什麼區別?」

對達賴喇嘛而言,直接了當地提問是件很不尋常的事,這就像是個鐵石心腸的科學研究家在問同事相關的實驗數據一樣。從年輕時開始,達賴喇嘛就擁有得天獨厚的探究與分析的頭腦。大約三十年前,他協辦了心靈與生命研究所,這是個專門安排達賴喇嘛和科學家及學者之間進行對話的組織,以促進對心靈、情感和實相的本質進行更深入的理解。這些年與著名的物理學家、心理學家和腦部科學家們的互動,讓他散發出獨特的理性光芒。

「我們已經針對學生和教師擬定增進專注力的計畫,」金柏莉.史谷內特瑞秋報告道:「我們發現參與這項計劃的兒童會表現出不同的特質。他們培養出同理心、利他主義和慈悲心,在學校也表現得更好。因此,我們知道把心靈和大腦的教育連結在一起時,會發生很多很好的事情。」

「太好了!」達賴喇嘛說。我看得出來,他很高興他多次到溫哥華訪問後,已經產生了明顯的效果。金柏莉.史谷內特瑞秋笑得更開心了。她已經針對準教師,設計了一個為期十二個月與心靈教育有關的培訓計劃,這也是北美首創的培訓計劃。這些培訓的教師學會了如何將社交和情緒發揮在每一個類型的科目中。有證據顯示,他們喜歡這種全人教育,而且確信這是他們迫切需要接受指導的領域。

在二○一○年,美國研究人員在三十萬名小學和中學生當中,分析了二百一十三位學生後發現,與沒有受過訓練的學生相比,這些受過社會、情感和專注力指引的學生,在考試成績上提升了十一%到十七%,學生們對學校的感覺也更好,行為也比較積極正面。結果呢?喝酒、吸毒、暴力和霸凌事件發生率都降低了。

在過去的幾年裡,金柏莉.史谷內特瑞秋還曾與女演員歌蒂韓(Goldie Hawn)密切地共同研究心靈提升的成效。這是歌蒂韓基金會的創新課程計劃,由教育工作者和腦部科學家共同設計了十五堂心靈提升的課程,目的在增加學生於課堂上的專注力。數據顯示,完成課程的孩子提高了全神貫注的專注力。他們覺得壓力減輕了,而且在標準化測驗中表現得更好。學生能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情緒和行為,對他人也更能發揮同理心。最重要的是,他們往往更快樂,也更樂觀。

在童年時,我已經接觸到正念的觀念。我在香港長大,母親讓我報名參加中國書法和太極課程。這兩種課程的核心觀念都是強調深思熟慮、精確和專心一意。匆匆忙忙和草率了事,就會讓老師皺眉。我從來沒有認真用毛筆沾墨汁勤勉而重複地練習複雜的中國字;在功夫課,我更感興趣的是鶴拳的爆發力,而非呆板、令人昏昏欲睡的太極拳。過了一陣子,媽媽放棄了,我再也沒有拿過毛筆。但是,在漫長的中斷之後,最終我還是繼續練習太極拳。正念的練習所帶來的微妙獎勵,以及培養當下警覺萬事萬物變化的過程,都在我心頭留下了印記。

多年以後,因為要替我的書做研究,我徒步往來於喜馬拉雅聖山間。每一天都在正念與安詳靜默中行走無數小時,最終我走到一萬九千英呎高的隘口。我揹著五十磅重的背包,想像自己走在溼漉漉的海邊,並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到每一個步伐上,想像著盡量在潮濕的沙灘上留下淺淺的腳印。這個簡單的技巧讓我集中心智,讓我的心猿意馬有所歸依。來自「忘我」的興奮感,減輕了長途跋涉在高海拔地區的身心不適。

我了解到,我可以享受正念所帶來簡單的快樂,以及那些彌足珍貴的幸福瞬間,而不必靠盤腿打坐成蓮花坐姿,正式地進行靜坐冥想。在一天當中,只要有一段時間保持正念的清晰冷靜,克守紀律和堅持毅力,就可以在我們大多數的活動中培養專注力。像是:吞嚥食物前先咀嚼二十次;慢慢地刷牙,注意每一顆牙齒;專心走路,留意每一個步伐的起與落。

我知道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可以做到這些或做得更多,創造出一種正念的文化,以消弭我們的匆忙躁進,和多工處理帶來的靈魂麻木的問題,這也是我們時代精神的一部分。應該讓我們的子女把這樣的好事帶進他們的學校和家庭環境中。學習正念是「心靈的教育」的基本要素—這是達賴喇嘛世界觀的核心宗旨,也是增進幸福快樂最明確可行的方式。

達賴喇嘛認為,心靈的教育能有效改善當前世人以幾近宗教的狂熱追求學術成就的行為。他認為有必要退一步,看看更廣闊的遠景,並檢視年輕人與家庭、社區和環境的互動。

同理心與壓力管理的技巧,可以幫助學生過更充實的生活。他認為學校可以培育青少年成為有愛心、寬容與和平的人,而不只是一個學習閱讀、寫字與算術的地方。

雖然達賴喇嘛相信培養正念的觀念,和加強社會與情感能力非常重要—就像金柏莉.史谷內特瑞秋這類研究人員和其他人所致力的研究—但其實他對教育的觀點還更細緻入微。他的理想,毫無疑問也是崇高的理想,就是要確保青少年了解萬事萬物之間都相互有所牽連,彼此是緊緊相繫在一起;並且在他們長大成熟之後,會開始體認到全人類都是兄弟姐妹。對於達賴喇嘛而言,心的教育意味著能引導他們培養真正的慈悲心。

「慈悲心有兩個層次。」達賴喇嘛告訴金柏莉.史谷內特瑞秋:「一個層次是與生物因素有密切關係。這種慈悲不需要訓練,也無需藉助於智慧。它是自發性的,像是母親對孩子的慈悲,或者親人之間的慈悲—至少親人會對你表現出積極正面的態度。這些是生物因素,而且非常依賴於其他人的態度。」

達賴喇嘛所認為在這個水平的慈悲或親近的感覺,也可以很快變成怨懟和仇恨,這是因為它是帶有附帶條件和慾望。例如,浪漫的愛情,通常是緣於以自我為中心的情緒需求,當一切進行順利時,我們往往會誇大並過分強化伴侶的優點。但是,當感情或情況產生變化時,結果通常會產生失望和背叛的感覺。這種愛是出於個人需要,而非真正關心對方。

達賴喇嘛警告說,我們的負面情緒經常是種衝動,而非基於對形勢的準確理解。我們過度的情緒反應會阻礙我們理性和建設性的行為能力。然而,正面的情緒是確實認清實相的途徑,同時也是受理智所控制的。因此,真正的慈悲不會被情緒左右,那是一個堅定的承諾,即使我們面臨著敵對行為,依然會堅如磐石。

達賴喇嘛舉了一個他還是小孩子時的偏見例子。每當他遇到兩隻狗打架時,他的心總是偏向落敗的一方。他出於本能地想要踢那隻強者,但不得不努力壓抑著自己。現在他老了,他意識到這樣的行為已經表現出明顯的差別心,在他鍛鍊的慈悲心中,這明顯是種偏見。

「慈悲心的第二個層次是種墊基於理解和尊重上,不受他人態度影響的更超然心態。」達賴喇嘛繼續說:「我們不要在乎別人如何對待我們,我們深知他們也是凡人眾生,和我們

一樣是有感情的。我想要幸福快樂,我不想要受苦,正因為如此,我有權利努力消除痛苦,但其他七十億人類也有同樣的權利。在當今各系統彼此相連的實相中,我的未來牽扯到別人的未來,所以我也必須把他們的利益當做是我自己的利益。」

「當別人面臨困難時,我們必須要做出回應,因為我們關心他們,這是真正的慈悲。第二個層次的慈悲心,它是穩定的、不偏不倚的,它是朝向那個跟我們一樣會敏銳地感到痛苦的人。」

達賴喇嘛曾表示,不論一個人是否漂亮、友善、具吸引力,抑或是否容易相處,這些都不重要。基本的底線是,他們是人類,就像我們一樣。他們也渴望幸福快樂,不想受苦。

此外,他們需要克服痛苦、追求快樂的權利也不亞於我們。如果我們能夠內化這種普遍的真理,就應主動感受到對他們所產生的同理心。那是透過對訓練頭腦而養成的習慣,這個包羅萬象的利他主義讓我們發展出某種對他人的責任感,我們深切希望能幫助別人解決困難。對於達賴喇嘛來說,這個願望是統一適用於所有一切,毫無歧視的。

「真正的慈悲意味著我們會對每個人都一視同仁,」達賴喇嘛繼續說:「甚至對我們的敵人也能發展出同理和溫情,這就是真正的慈悲。如此一來,我們就會實踐利他主義的行為,只關心他人的福址。自私的動機不會影響我們的思維方式或行為。做為一名僧人,培養慈悲心是每天都要做的練習。通常我都在我的房間裡靜坐,冥想著慈悲之愛。」

對於初學者來說,這只是意味著在腦海中想著那些我們十分關心的人的面孔,例如我們的孩子。通常不必太費力,我們就會對他們產生慈愛的感覺。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可以把對親人的慈愛轉換到朋友和熟人。然後,最終轉化為對陌生人的慈愛。隨著不斷的練習,這種感覺會擴展到那些與我們敵對的人身上。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神經科學家安東尼.盧茨(Antoine Lutz)和理查.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已經證明這種冥想的實踐能加強慈悲的能力。他們研究的冥想實驗是專注於慈悲心的冥想,利用磁能共振圖像掃描顯示大腦區域對於同理心的反應,當他們聽到一個女人的尖叫聲或嬰兒啼哭聲,左側前額葉皮質層就會開始高度活化。冥想能正確識別痛苦,然後對於遭受痛苦的婦女和寶寶產生強烈的移情作用,結果就是具有更深刻的慈悲意識。

長期的冥想訓練顯然可以幫助我們對他人的情緒狀態產生共鳴。在長期熟練冥想之後,就能夠複製這種情緒狀態,超越單純的智能理解,進而產生強大的慈悲與憐憫之情。對於這些冥想者來說,「自我」和「他人」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在日常生活中,那些圈外人立刻就能被拉近成為親密的朋友和家人。他們知道,我們都是一體,都是無休止地在為「他人」的福祉而努力。

科學家們驚訝地發現,當這些冥想者處於一個穩定的狀態時,與慈悲相連的神經迴路不再是他們腦中惟一受到影響的領域,而是所有的區域都直接與行動連結,亦即運動皮層和基底神經節,其所增加的強度令人驚訝。

「慈悲是經過培養後,透過理性發展出來的。」達賴喇嘛繼續談論他最喜歡的話題:「教育家在培養慈悲心上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如果只是單獨訓練發展大腦,卻不一定能帶來內心的平靜或幸福。

「有個跟我很熟的西藏僧侶,他是我們寺院的一份子,和我很親近。自一九五九年以來,他在中國的集中營待了十八年。八○年代初,因為新的形勢發展,一些藏人可以來印度。這個和尚也來了,我們便會見面閒聊。有一天,他提到那十八年間在集中營碰到的一些危險。我問他有什麼危險?他回答說:失去對中國人產生慈悲心的危險。這個人沒有受太多的教育,也沒什麼學問,但卻是位很棒的行動家。他認為對所謂的敵人具有慈悲心是很重要的,所以他自我訓練這一點,對那些找他麻煩的人不斷地培養慈悲心。結果他的內心很平靜,很和平。慈悲給了他幸福快樂。」

發佈日期:2014/09/10

瀏覽次數:11644

達賴喇嘛、維克特‧陳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是西藏人民的精神領袖。他對人權和世界和平的不懈努力,已廣受國際上的認可。曾榮獲華倫柏格榮譽人權獎,史懷哲人道主義獎,國會金質獎章及諾貝爾和平獎。維克特‧陳(Victor Chan):《西藏手冊:朝聖指南》的作者,並曾與達賴喇嘛合著《達賴喇嘛的人生智慧:寬恕》一書。二○○五年,他與達賴喇嘛共同創立溫哥華達賴喇嘛和平與教育中心。

慈悲:達賴喇嘛的人生智慧8

來自達賴喇嘛的23場深刻對話,展現出───實踐慈悲,是通往人生幸福的唯一出路。希望別人快樂,必須慈悲;希望自己快樂,保持慈悲。真正的幸福來自心靈的平靜,獲得幸福唯一的方法是利他,獲得快樂唯一的方法是慈悲。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