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風雨,又見彩虹

我們每天都在摸索,想在混沌中,找出一個可以勝出的創意。我們和競爭對手都知道,不論誰贏得這個客戶,日子都將從此大大改變。提案日終於到了,我們也提了案,所有準備和期待瞬間過去,接下來就是等待

客戶終於打電話來,但得到的消息,只讓我們更煎熬。他們說,目前正在將各家的提案,進行廣告業所謂的「市調」。我們又得等上好幾週的消費者焦點訪談,看我們的創意能否從眾家對手中脫穎而出。祝最佳創意勝出!結果,傳來的不是好消息,我們的得分比競爭對手低,勝負眼看就要見分曉,客戶應該會宣布別家廣告公司獲勝。

電話響了!客戶說:「我們得談談,有一些問題要當面談才行。」我們聽了之後,整個心都往下沉,該面對的,終究還是得面對。這其實在我們的意料之中,我開始思考,哪些地方還可以再改進?漏掉了什麼?有什麼重點沒看到?到了開會那天,四個表情憂鬱的客戶,陪我們走進偌大的會議室,在我們對面坐了下來。

面對著他們,我們坐立不安。一位高階主管開口說:「我們真的很難抉擇,也知道你們盡了很大努力,但有時就是事與願違。很遺憾,必須告訴各位……。」說到這,萬事達卡高階主管們將手伸進公事包,同時拿出四瓶貼了「無價時刻」(A Priceless Moment)標籤的香檳說:「從此你們和我們分不開了!」

我們怎麼贏得這個客戶的?為什麼萬事達卡沒把生意交給市調最高分的廣告公司?是因為我們比對手更了解信用卡?還是我們的提案比較炫?結果兩者都不是。我們提出的廣告創意,也就是現在大家熟悉的「無價時刻」,之所以贏得萬事達卡這個客戶,是因為正中了萬事達卡團隊的「隱藏議題」(hidden agenda)──想一舉擊敗看似無人能擋的威士卡(Visa)。這個藏在內心、無法言喻的感性核心,正是他們尋找廣告合作夥伴的最大動機。客戶方的主要決策者,也就是後來擔任萬事達卡行銷長的羅倫斯‧費納剛(Lawrence Flanagan)提到:「我們知道在『無價時刻』這個想法背後,有一個很精彩的創意,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覺得這個團隊是可以取勝的。」

我的比稿生涯

我們每天都在摸索,想在混沌中,找出一個可以勝出的創意。我們和競爭對手都知道,不論誰贏得這個客戶,日子都將從此大大改變。提案日終於到了,我們也提了案,所有準備和期待瞬間過去,接下來就是等待。

客戶終於打電話來,但得到的消息,只讓我們更煎熬。他們說,目前正在將各家的提案,進行廣告業所謂的「市調」。我們又得等上好幾週的消費者焦點訪談,看我們的創意能否從眾家對手中脫穎而出。祝最佳創意勝出!結果,傳來的不是好消息,我們的得分比競爭對手低,勝負眼看就要見分曉,客戶應該會宣布別家廣告公司獲勝。

電話響了!客戶說:「我們得談談,有一些問題要當面談才行。」我們聽了之後,整個心都往下沉,該面對的,終究還是得面對。這其實在我們的意料之中,我開始思考,哪些地方還可以再改進?漏掉了什麼?有什麼重點沒看到?到了開會那天,四個表情憂鬱的客戶,陪我們走進偌大的會議室,在我們對面坐了下來。

面對著他們,我們坐立不安。一位高階主管開口說:「我們真的很難抉擇,也知道你們盡了很大努力,但有時就是事與願違。很遺憾,必須告訴各位……。」說到這,萬事達卡高階主管們將手伸進公事包,同時拿出四瓶貼了「無價時刻」(A Priceless Moment)標籤的香檳說:「從此你們和我們分不開了!」

我們怎麼贏得這個客戶的?為什麼萬事達卡沒把生意交給市調最高分的廣告公司?是因為我們比對手更了解信用卡?還是我們的提案比較炫?結果兩者都不是。我們提出的廣告創意,也就是現在大家熟悉的「無價時刻」,之所以贏得萬事達卡這個客戶,是因為正中了萬事達卡團隊的「隱藏議題」(hidden agenda)──想一舉擊敗看似無人能擋的威士卡(Visa)。這個藏在內心、無法言喻的感性核心,正是他們尋找廣告合作夥伴的最大動機。客戶方的主要決策者,也就是後來擔任萬事達卡行銷長的羅倫斯‧費納剛(Lawrence Flanagan)提到:「我們知道在『無價時刻』這個想法背後,有一個很精彩的創意,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覺得這個團隊是可以取勝的。」

我的比稿生涯

我們每天都在摸索,想在混沌中,找出一個可以勝出的創意。我們和競爭對手都知道,不論誰贏得這個客戶,日子都將從此大大改變。提案日終於到了,我們也提了案,所有準備和期待瞬間過去,接下來就是等待。

客 戶終於打電話來,但得到的消息,只讓我們更煎熬。他們說,目前正在將各家的提案,進行廣告業所謂的「市調」。我們又得等上好幾週的消費者焦點訪談,看我們 的創意能否從眾家對手中脫穎而出。祝最佳創意勝出!結果,傳來的不是好消息,我們的得分比競爭對手低,勝負眼看就要見分曉,客戶應該會宣布別家廣告公司獲 勝。

電話響了!客戶說:「我們得談談,有一些問題要當面談才行。」我們聽了之後,整個心都往下沉,該面對的,終究還是得面對。這其實在我們 的意料之中,我開始思考,哪些地方還可以再改進?漏掉了什麼?有什麼重點沒看到?到了開會那天,四個表情憂鬱的客戶,陪我們走進偌大的會議室,在我們對面 坐了下來。

面對著他們,我們坐立不安。一位高階主管開口說:「我們真的很難抉擇,也知道你們盡了很大努力,但有時就是事與願違。很遺憾,必 須告訴各位……。」說到這,萬事達卡高階主管們將手伸進公事包,同時拿出四瓶貼了「無價時刻」(A Priceless Moment)標籤的香檳說:「從此你們和我們分不開了!」

我們怎麼贏得這個客戶的?為什麼萬事達卡沒把生意交給市調最高分的廣告公司?是 因為我們比對手更了解信用卡?還是我們的提案比較炫?結果兩者都不是。我們提出的廣告創意,也就是現在大家熟悉的「無價時刻」,之所以贏得萬事達卡這個客 戶,是因為正中了萬事達卡團隊的「隱藏議題」(hidden agenda)──想一舉擊敗看似無人能擋的威士卡(Visa)。這個藏在內心、無法言喻的感性核心,正是他們尋找廣告合作夥伴的最大動機。客戶方的主要 決策者,也就是後來擔任萬事達卡行銷長的羅倫斯‧費納剛(Lawrence Flanagan)提到:「我們知道在『無價時刻』這個想法背後,有一個很精彩的創意,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覺得這個團隊是可以取勝的。」

發佈日期:2014/01/05

瀏覽次數:1204

楊麗萍

著名舞蹈藝術家。1971年進入雲南省西雙版納州歌舞團,1980年進入中央民族歌舞團。2003年擔任大型原生態歌舞集《雲南映像》的藝術總監、總編導及主舞者,並在其後2009年的《雲南映像》姊妹篇《雲南的響聲》中繼續擔任藝術總監、總編導及主舞者。其大型原生態歌舞集中的節目均為雲南各少數民族民間舞蹈,演出人員多為雲南少數民族業餘舞者,舞蹈的道具、服裝等多來自民間。

神行陌路─葉錦添的新東方主義

葉錦添,以《臥虎藏龍》得到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設計,是華人第一位。他的作品以濃厚東方韻味見長,活躍與電影、服裝、劇場界,曾獲金馬獎、香港金像獎、亞洲電影獎、奧斯卡金像獎等國際性獎項肯定,展覽足跡遍及歐美及兩岸三地。 從劇場到電影,從商業到藝術 在金馬與奧斯卡絢麗舞台的背後 隱藏著怎樣的美學思考? 綜覽群書,跨越國境,貫穿歷史 回溯夢境、死亡與生命本源 跨越東方與西方,穿梭繁華與空無 透過大師的雙眼,探問藝術創作的靈感泉源 窺見藝術家最真誠深刻的陌路追尋—— 獨一無二.葉錦添美學 「亞洲的藝術家必須要從在地文化中,有限的資源內,向著世界中心挑戰。不要停留在自我膨脹的迷懵裡。學習尊重自我,學習尊重他人,找尋屬於自己的出路。 新東方主義正是向這個無盡遙遠的源頭探索,以多維的角度自在分解人間的限制,經歷虛幻,直觀其貌。」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