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的十一天!史諾登:我對自己所作所為覺得心安理得

史諾登幾乎斷定,這代表國安局已查出他可能是洩密者,但我懷疑,我說:「如果他們認為是你幹的好事,他們會派出一群聯邦調查局探員,甚至還調特勤警力支援,拿著搜索令上門,不會只派一個國安局調查員、由人力資源處職員陪同到訪。」我猜這只是自動、例行的調查,只要國安局職員行蹤不明超過某一時限就會啟動。但是史諾登覺得他們或許是刻意低調,避免吸引媒體,或驚動他湮滅證據。

不論這代表什麼意義,都表示我們必須加快腳步,準備好公開史諾登身為揭密來源的文章和錄影。我們決心要讓全世界先從史諾登本人口裡聽到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的作為和他的動機;而不是他躲起來、被抓了、無法替自己說話的情況下,聽任美國政府抹黑他。

我們的計畫是再推出兩則報導,一則在次日(星期五)見報,另一則在星期六刊出。然後在星期天推出長篇的史諾登人物專訪,配合錄影訪談,登出由艾文整理的問答集。

蘿拉已經花了四十八小時把我第一次訪問史諾登的側錄剪輯好,但是她覺得太瑣碎、太冗長。她要立刻重新拍攝一段比較精簡、集中主題的訪談紀錄片,並且寫下二十多個問題,要我來問史諾登。蘿拉架設攝影機、指導我們怎麼就坐時,我又添了幾個問題。

現在已經家喻戶曉的這個紀錄片,一開頭就是:「嗯,我是愛德華.史諾登,今年二十九歲,受雇於博世.艾倫及漢彌爾頓公司、在夏威夷替國安局擔任分析師。」

史諾登接下來對下列問題逐一給予簡潔、合理的回答:他為什麼決定揭露這些文件? 為什麼這件事重要到他願意犧牲他的自由?最重要的爆料是那一項?

這些文件中似乎有犯罪或不法的部分?他預料自己會有什麼下場?

他舉出不法和侵入性監聽的例子時,變得活潑和熱情。唯有我問到他是否預期會有反彈時,他才顯露出痛苦神情,擔心政府會拿他家人和女朋友當做報復對象。他說,他要避免和他們接觸,降低風險,但是他曉得他無法完全保護他們。「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樣,這是唯一讓我輾轉反側失眠的一件事。」他說著說著,眼眶已充滿淚水。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他如此激動。

蘿拉剪輯錄影帶時,艾文和我把接下來的兩篇報導潤飾定稿。當天見報的第三篇報導揭露歐巴馬總統二○一二年十一月簽署一道絕密命令,命令五角大廈和相關單位準備在全世界發動一系列攻擊性的網路作業。新聞第一段導言就說:「《衛報》取得一份絕密總統令,透露高級國家安全及情報官員奉命擬定一份海外目標的可能名單,以備美國發動網路攻擊之需。」

第四篇報導按計畫於星期六見報,討論的是國安局追蹤資料的「無限制的線民」計畫,敘述國安局正在蒐集、分析和儲存數十億筆經過美國電信設備收發的電話及電郵紀錄。報導也提出質疑,當國安局官員拒絕回答參議員詢問截聽多少通訊時,聲稱他們沒有保存這種紀錄,不能匯集這種資料。而這是否已構成對國會說謊。

「無限制的線民」新聞見報後,蘿拉和我預備到史諾登的旅館會合。我在走出我房間前,坐在床上,突然靈光一閃,想起六個月前化名辛辛納圖斯發給我電郵、頻頻要求我安裝PGP、才好提供給我重要訊息的那位仁兄。現在,我已經鬥志高昂,心想他或許也有重要訊息可以提供給我吧?我已經記不得他的電郵地址,透過關鍵字搜尋才找出他一封舊電郵。

我寫給他說:「嗨:好消息。我知道已經過了一段時候,但是我終於使用PGP電郵了。因此如果你還有興趣的話,我可以一談了。」我敲下發信鍵。

我一到他房間,史諾登有點挖苦地說:「喔,對了,你剛才發電郵去的那位辛辛納圖斯老兄,正是在下。」

我隔了幾分鐘才回過神來。好幾個月前一再試圖要我使用加密電郵的那位老兄竟然就是史諾登。我第一次和他接觸並不是上個月的五月份,而是更早好幾個月前。早於接觸蘿拉、早於接觸任何人,史諾登早就試圖找我一談。

我們三個人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天,開始出現親密感情。初次見面時的生澀、緊張已經變成合作、互信的關係。我們曉得,我們已經聯手啟動這輩子已最重大的一件事。

「無限制的線民」新聞已經見報,我們透過彼此信賴所建立起來的稍微輕鬆的氣氛, 此刻又轉變為明顯的焦慮:離揭露史諾登的身份已經不到二十四小時,我們曉得,一旦踏出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會改變,尤其是他的生活。我們三個人已經一起度過一段短暫但格外緊張又令人喜悅的經歷。史諾登很快就會退出三人小組,很可能長久坐牢,而打從一開始,這件事的後果就一直籠罩在心頭,至少我只要一想到就會很沮喪。唯有史諾登似乎不以為意,現在還能說笑。

史諾登在思索我們未來景況時還能開玩笑:「到關塔那摩時,我要睡下舖。」我們討論未來的文章時,他說:「這可以列入起訴書。只是不曉得擺進你的、還是擺進我的。」大部分時間,他鎮靜得令人不敢相信。即使現在,自由時光已經迅速流失,我在香港這段時間,史諾登依然每天夜裡十點半上床睡覺,蘿拉和我只能勉強睡個兩、三個小時,他卻生活作息正常。每天夜裡他會輕輕鬆鬆地宣布:「我要上床囉!」然後酣睡七個半小時, 次日醒來,精神抖擻。

我們問他,在這種狀況下,怎麼還能一夜好眠呢?史諾登說,他對自己所作所為覺得心安理得,因此睡得安穩。他還開玩笑說:「我想,會有舒服的枕頭的日子不多了,還是及時享受吧!」

(本書摘轉載自 時報出版新書《政府正在監控你:史諾登揭密》,2014年5月13日書版)

 

發佈日期:2014/05/21

瀏覽次數:1863

格倫‧格林華德(Glenn Greenwald)

英國《衛報》專欄作家(2013年十月以前),其評論與調查報告贏得無數獎章,2013年線上新聞協會最佳調查新聞獎、卓越報導埃索獎(巴西,相當於普立茲獎)、2013年電子先鋒基金會先鋒獎。文章散見各大報與政治新聞雜誌,包括《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洛杉磯時報》(The Los Angeles Times)、《美國保守派》(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2014年二月,創立新媒體組織First Look Media。著有《某些人的自由與正義》(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Some)、《悲劇遺產》(A Tragic Legacy)。

政府正在監控你:史諾登揭密

2013年5月,作者格林華德在香港與消息來源見面,消息來源宣稱手中握有大量美國國安局濫權監聽的驚人證據,堅持只透過加密通訊來聯絡。史諾登揭開內幕機密,已帶來全面影響。本書首次公開作者格林華德與史諾登攜手合作、揭露真相的始末。除了國安局的濫權監控,格林華德也著重媒體的角色,譴責迎合政府、有違人民利益的媒體,提出自由與公義的討論,在國家機器、發聲媒體與公民之間的利益相衝突時,身處其中的新聞工作者,該如何思考所謂真相的價值。當前,網路世代與獨立媒體世代,百花齊放,史諾登與格林華德身為新興世代的先鋒,以個人獨立行動,實際捍衛自由的價值。他們的故事,就是新一代的你的故事。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