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克.胡哲:是我們自己把事情看太嚴重,才把小事變大

耶和華啊,我們要等到幾時呢?
求祢轉回,為祢的僕人後悔。
求祢使我們早早飽得祢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
求祢照著祢使我們受苦的日子,和我們遭難的年歲,叫我們喜樂。
願祢的作為向祢僕人顯現;願祢的榮耀向他們子孫顯明。
願主─我們神的榮美歸於我們身上。
願祢堅立我們手所做的工;我們手所做的工,願祢堅立。(詩篇 90:13—17)

十三歲的某天早上,我起床後發現鼻頭冒出一顆很醜的青春痘,而且是顆長得像熟透番茄的超大痘痘。

「看看這個,這大得太誇張了吧,」我跟媽媽說。

「千萬不能抓,」媽媽叮嚀。

「我要怎麼抓啊?」我百思不解。

我去上學時,總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醜的男孩子。每次經過教室,從窗戶看見自己的倒影時,我總是想逃開,找個地方躲起來,無奈兩天後,這顆痘痘不消反長,變成了全宇宙最大最紅的青春痘。

而且這顆龐然大物還死賴著不走!八個月後依然駐留在我的鼻子上,讓我覺得自己真像澳洲版的紅鼻子魯道夫。最後,媽媽帶我去看皮膚科醫生,我告訴他,即使要動大手術,我也要處理掉。醫生拿著超大放大鏡仔細檢查,彷彿不這樣看就看不見痘痘,然後說,「嗯,這不是青春痘,這是皮脂腺腫大,」他繼續說,「我可以切除或燒掉,但無論用哪種方法,都會留下比這顆小紅點更大的疤痕。」

小紅點?

「它大到都擋住我的視線了,」我提出反駁。

「所以你打算一輩子留疤囉?」他反問。

這顆巨大的非青春痘繼續留在我的鼻子上。有好一陣子我不斷禱告,為之苦惱不已,最後,我終於明白這顆痘痘不會比我沒有四肢更惹人注意。如果別人因此不跟我講話,那是他們的損失,我決定這樣想。如果我發現人家盯著它瞧,就會開自己玩笑。大家看我這樣自嘲,也跟著我笑了起來,同時深表同情。畢竟,誰沒長過青春痘?就算是布萊德.彼特也長過啊。

有時,是我們自己把事情看太嚴重,才把小事變大,青春痘就是其中一例。我們都不完美,有些人或許比其他人好一點,但每個人都有缺點和短處。不要把每顆面皰或每條皺紋都看得太嚴重,否則等哪天碰到真正麻煩的大事時,該怎麼辦?

當生命讓你的頭上、鼻子腫幾個小包時,不妨一笑置之吧。據研究顯示,歡笑可以減輕壓力,釋放內啡肽荷爾蒙,是一種體內製造的天然鬆弛劑。它還能提升免疫系統,促進血液循環,同時提高腦部的含氧量。很不錯吧?研究並顯示,歡笑還能增添魅力,真是一舉數得!

享受這段旅程

曠野和乾旱之地必然歡喜;沙漠也必快樂;又像玫瑰開花,必開花繁盛,樂上加樂,而且歡呼。(以賽亞書 35:1—2)

在機場等行李時,別說你從沒想過要跳上行李轉盤,跟著它在行李區到處逛逛。這種可笑的事,我當然做過。

我們當時在非洲,我在機場等行李等得很無聊,所以跟看護凱爾說我想坐轉盤去兜風。

他看著我的表情似乎在說,小子,你是失心瘋了嗎?

不過凱爾終究還是答應了。他把我舉起來,噗通一聲地放在一只新秀麗大行李箱旁,然後我就跟著其他袋子箱子走啊走的。我戴著墨鏡,像座雕像似的搭乘轉盤穿梭於航廈裡,其他旅客目瞪口呆,指指點點,還爆出緊張的笑聲。他們不確定我到底是(一)真人,還是(二)全世界最帥氣的粗呢行李袋。

最後,我來到一扇小門,門後是裝卸行李的後場。搬運行李的非洲工人向我打招呼,有些人被我這個開心兜風的瘋狂澳洲佬給逗笑了,有些則面帶微笑。

「願上帝保佑你喔!」他們為我加油。

這些行李工人明白,即使是成人,有時也想搭轉盤兜兜風。孩子從不浪費青春,他們盡情享受年輕的分分秒秒。你我應該盡力保持這種青春活力。人生如果流於一成不變,是會把人悶瘋的,所以不妨做些可笑的事吧。只要能讓你重回兒時的歡樂時光就好,做什麼都好,你可以到跳跳床上跳一跳,替小馬套上馬鞍,暫時忘掉自己是個大人吧。

偶而讓自己拋開束縛,做些好玩的事是很重要的,因為這樣能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擁抱祝福,並時時鞭策自己不僅要活下去,更要活得充實富足。

演講時,我常常站在講台邊,整個人搖搖晃晃,好像快掉下去了。我跟聽眾說,只要對自己和造物者有信心,放手冒險其實不是件壞事。我不是空談而已,無論在工作或玩樂上,我都盡全力探索自己在人生各個面向的極限。而當工作與玩樂合而為一時,那種感覺更是妙不可言,暢快極了。我希望你也能放手追求這種感覺。

用旺盛的精力探索神在這個世界上為我們準備的各種新鮮妙事。三不五時要放鬆一下,做些好玩的事—做些無法預知的趣事。

(本文轉載自 方智出版社《全心擁抱你:讓人生好得不像話的靈修小品》)

發佈日期:2014/05/19

瀏覽次數:64753

力克.胡哲(譯者:許妍飛)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福音傳播者和激勵演說家,曾擔任「沒有四肢的人生」這個致力於分享基督福音的非營利組織的主席。1982年生於澳洲,出生時罹患海豹肢症,天生沒有四肢。曾經三次嘗試自殺,10歲那一次,因為無法忍受讓家人為他的死終身悔恨,而決定中止這樣的行為,第一次意識到要為自己的快樂負責。曾經一天內被12個人嘲笑,最後因為一個同學的正面肯定而重新振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