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點子是違法的嗎?那些智慧財產權沒有告訴你的成本代價

編按:市場越開放對所有人越有利?外資究竟是掠奪還是促進發展?經濟學界最激勵人心的思想家張夏準在《富國的糖衣》中,以歷史與當代事件,檢視資本主義和全球化的真相,結合經濟理論與實證,揭開自由經濟的真相,顛覆自由主義至上的法則,為開發中國家找出可以提升經濟表現的行動方案。

 

「借用」點子不對嗎?

 

電腦軟體非常容易複製。投入數百人和多年努力研發完成的新軟體產品,只要幾秒鐘就可以複製到磁片上。因此,比爾.蓋茲(Bill Gates)先生雖然對慈善工作特別慷慨,但是聽到有人複製他的軟體,態度可是十分強悍。娛樂產業和醫藥工業也有相同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特別積極推動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例如專利、版權和商標。

很不幸地,這幾個產業在過去二十年來,一直把持國際之間對於智慧財產權推動的方向。他們領導相關遊說活動,把所謂的貿易相關智慧財產權協議引介到世界貿易組織。這項協議之下,智慧財產權的保護範疇更加廣泛,有效期限和保護程度更是空前,使得開發中國家更加難以獲得經濟發展所需的新知。

即使在複製容易的產業,專利權(以及其它智慧財產權)確有必要,在專利權獲得者(以及版權和商標的持有者)的利益和其餘社會大眾的權益之間,依然需要取得平衡。專利權造成壟斷,對社會大眾徵收費用就是個明顯的問題,例如專利權獲得者利用本身的技術壟斷來剝削消費者,有些人認為微軟公司就是這樣做,可是這不只是專利權獲得者和消費者之間所得分配的問題。在壟斷市場之下,生產者可以生產少於社會需求的數量,藉此提高價格,追求利潤最大化,造成淨社會損失(net social loss)(請見第5章)。此外,批評人士更指出,因為「贏者全拿」(winner takes all)制度,專利制度經常導致重複的競爭研究,從社會觀點來看可能是一種浪費。

贊成專利權的論點裡,有一項未說出的推測,認為社會成本可以由增加的創新(即更高的生產力)補償,但是沒有證據可以保證這一點。果真,在十九世紀中期的歐洲,英國自由市場雜誌《經濟學人》認為專利制度的成本將高於其收益,倡導深具影響力的反專利運動。

 

當然,十九世紀反專利權的自由派經濟學家錯了,其未能體認某些壟斷形式(包括專利在內),與成本相比起來,可以創造更多的好處。例如,自由貿易經濟學家會很樂意告訴你,幼稚產業保護政策以人為的方式替國內公司創造壟斷優勢,會造成生產缺乏效率的問題。但是如果這樣的保護長期有助提升國內生產效率,而且利益超過壟斷造成的損害(我在前幾章裡已經反覆說明過),確實有其道理可言。儘管專利權和其他的智慧財產權可能造成無效率和浪費的問題,但根據完全相同的理論,我們還是贊成加以保護,因為我們相信,這些保護政策長期而言所激發的新點子,有助於提升生產力來彌補這些成本。但是,相信專利制度的潛在好處,並不是說其中沒有成本可言。如果我們設計錯誤,並且給予專利權持有者過多保護,就如同過度保護幼稚產業一樣,系統會產生比收益更多的成本。

壟斷造成的無效率,以及「贏者全拿」制度造成重複研發競爭的浪費,並不是專利權制度和其他類似智慧財產權保護體系唯一的缺失。這些保護制度最嚴重的影響是造成知識和技術難以流入落後國家,令這些國家不易發展經濟。經濟發展與吸收先進國家的技術息息相關。對落後國家來說,不管是專利權制度或先進技術輸出禁令,只要是讓他們難以取得先進技術的制度,都不利於經濟發展。道理十分簡單。在過去壞薩瑪利亞人非常清楚這點,並且用一切手段防止這種事情發生。

 

取得正確的平衡點

 

批評現有的智慧財產權制度,並不代表我贊成完全廢除智慧財產權。

我並沒有主張應該廢除專利、版權或商標,這些制度確實有其功用。但是保護智慧財產權的一些有利或甚至必要的事實,並不表示加強保護一定會帶來更多、更好的結果。我們可以用鹽來比喻,一些鹽對我們的生存很重要,多加一些雖然可能危害健康,但可以增加口感,但是超過一定標準之後,鹽含量對健康的危害程度就會超過美味加分的好處。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就是如此。在創造知識的獎勵過程中,提供一些最低程度的保護可能有其必要,略為加強保護的話,所帶來的好處或許還是比成本多一些,可是如果保護太多,卻可能付出更多代價,最終反而損害經濟。

因此,真正的問題不在於智慧財產權保護的抽象意義是好或壞。我們要找出平衡點,一方面鼓勵人們創造新知識,另一方面也得保證專利壟斷的成本不會超過新知識帶來的好處。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需要削弱今天過度流行的智慧財產權保護:縮短保護期、建立原創性門檻,以及簡化強制性許可和平行輸入。

削弱保護制度之後,可能因此減弱激勵發明的誘因,這種情況可能發生,也可能不會發生,但是公共部門可以介入,由公共研究機構主導,也就是國家級(例如美國衛生研究院),或國際級(例如開發綠色革命品種米的國際米研究院),或者補貼合格的私營研發機構,條件是讓大眾可以使用研究的成果。㊾國內和國際公共部門已做過這些事情,因此不必擔心會違背現行實務。要做的只是踏出這一步,以及調整現有的努力方向。

最重要的是,國際智慧財產權制度必須重整,應該幫助開發中國家提升生產力,讓他們以合理的成本獲得新技術知識。國際社會應該允許開發中國家採行較寬鬆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制度,包括更短的專利期間、更低的許可證費率(或許根據其支付能力調整),或者更簡單的強制性許可和平行輸入。㊿

最後一點,我們不但應該讓開發中國家更容易引進技術,而且應該幫助他們培養使用和開發的能力,以發展更具生產力的技術。有鑑於此,我們可以設立專利版國際稅款,藉此對開發中國家提供技術支援,也可以修改國際版權系統,讓開發中國家更容易接觸學術和教育資源。

就如同所有的其他機制,智慧財產權(專利、版權和商標)有利有弊,要取決於設計的方式和用途而定。我們面臨的挑戰並非要完全廢除,也不是積極加強,而是在於如何找到平衡點,兼顧智慧財產權持有者的權利,以及其餘社會的利益(或可說世界其它地方)。只有當我們找到合適的平衡點,智慧財產權制度才能滿足當初創立的目的,也就是讓社會以最低的代價,激勵新點子的產生。

 

最犀利的經濟正義辯論,變局中最實用的經濟指南!更多《富國的糖衣》書摘>>

提高關稅保護國內產業,反而讓企業失去成長的動力?

經濟學界最激勵人心的思想家張夏準,給台灣讀者在動盪中前行的實用指南

發佈日期:2020/05/29

瀏覽次數:175

張夏準

劍橋大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曾任聯合國、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顧問。 1992年獲得劍橋大學政治經濟學博士,並開始在劍橋大學教授發展經濟學,研究領域為產業政策、發展經濟學、制度經濟學等。擔任《劍橋經濟期刊》編輯之一,《衛報》專欄作家。 2003年獲得繆達爾獎(Gunnar Myrdal Prize)。2005年獲得列昂提夫經濟學獎(Wassily Leontief Prize),是獲得此獎的最年輕學者。 著有《踢開梯子》(Kicking Away the Ladder)、《富國的糖衣》(天下雜誌出版)、《資本主義沒告訴你的23件事》(天下雜誌出版)、《拼經濟》。

富國的糖衣:你應該要知道貿易戰、經濟衰退、自由市場、產業轉型的陷阱與解方

◎授權超過18國語言,獨家收錄作者臺灣版序言 ◎最犀利的經濟正義辯論,變局中最實用的經濟指南 努力在世界拼經濟,卻發現訂定規則的富國說一套做一套! 與國際接軌暗藏多少陷阱?外資是掠奪或促進發展? 如何避免落入富國過河拆橋的陷阱,真正自立自強?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