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不是比爛的!停止惡鬥內耗,讓卡住的台灣前進

編按:究竟民主政治是好是壞?從戒嚴到開放,歷經七次總統直選、三度政黨輪替的公民們,你準備好解讀民主台灣了嗎?吳豐山用50年的新聞人DNA,寫下台灣民主歷史的一刻,《福爾摩沙實錄》完整記述2020大選以及台灣的前世今生,也點出台灣邁向永續發展的憂慮與諫言。

 

有幾位可敬的先生女士分處藍綠二陣營。他們在報章或電視上發表政治見解的時候,對自己的見解深信不疑,但相互之間,南轅北轍。

 

「可敬」是我認為可敬;他們彼此之間不但見解南轅北轍,而且相互攻訐,甚至於相視如寇仇。

 

近年來我試圖探索三個問題:

其一是,他們為什麼對一己見解深信不疑?

其二是,他們為什麼相視如寇仇?

其三是,在傳播上,這種現象會對一般大眾造成什麼影響?

 

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殖民台灣五十一年的日本人離去了,做為戰勝國的中華民國根據盟軍統帥麥克阿瑟將軍的指令接收了台灣。

 

史料上記載,當時不少台灣智識分子熱盼「回歸祖國」,還辦了許多不同形態的歡迎活動。

 

可是一因兩岸分離半世紀,社會文化已生歧異,二因部分來台接收官員把台灣人視為萬惡日本帝國遺民,兩年後竟然發生二二八事變。事變中有些「外省人」慘遭修理,更多的「本省人」知識菁英死於非命。於是在台灣民間,統治的國民黨成為仇視對象。其後,大部分台灣民眾忍氣吞聲,小部分有骨氣的知識分子逐漸成為異議人士。

 

一九五○年國民黨敗退台灣後,行戒嚴統治。戒嚴統治凍結了人民集會結社自由,「黨外運動」於是應運而起。高壓專制統治讓國民黨人和黨外人士相視如寇仇,政治鬥爭風生水起,「黨外人士」在不對等抗衡的政治現實下吃盡苦頭。龐大黨產和不公正的司法,更使不少人含恨終生。

 

政治上壓力越大,反彈力也必越大。長期戒嚴、萬年國會畢竟落人口實。兩股力量衝撞到一九八六年,民主進步黨闖關,當任總統蔣經國體認「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不得已放手。

 

國民黨人把黨禁解除解讀為蔣經國總統走向民主大道,民進黨人解讀為冒死奮鬥成功。換句話說,黨禁解除和其後解嚴並沒有成為同胞和解的開始,而是成為藍綠惡鬥的新起點。

 

如所周知,國民黨在兩蔣時代以反共復國為最高國策,在後蔣時期也信仰終極統一。民進黨卻一開始就以追求台灣獨立建國為最高綱領。

 

台美斷交後,台灣在國際社會寸步難行。中共在經濟建設有成後逐步加大欺壓台灣的力道。二○○○年首次政黨輪替後,民進黨人更堅信追求台灣獨立是神聖的使民黨人開始絡繹於北京道上,堅信兩岸和解才是台灣生存發展的正辦。這樣子南轅北轍的兩個政黨不相互敵視也難。這樣子見解一百八十度相反的兩個政黨在爭奪執政權的競逐上不您死我活也難。

 

可是這個「南轅北轍」和「一百八十度相反」大有文章!

 

從國民黨人和民進黨人的角度看問題顯然不同於一般大眾。國民黨人認定民進黨人會害死台灣,民進黨人認定國民黨人會賣掉台灣。一般大眾看到的卻是諸多政黨宣傳存在太多偏見、成見、淺見。一般大眾認定政黨中人只是習於掩蓋良知、黨同伐異。

 

說得更精確一點:

 

一般社會大眾看到的是,不管哪個政黨執政,都一樣要做不得不然的金錢外交,都一樣胡亂酬庸吃香喝辣,都一樣時有貪腐醜聞,都一樣要屈從美國老大哥壓力。

 

再說得更透徹一點:

 

藍綠幾十年惡鬥下來,民進黨人並沒有害死台灣,國民黨人也沒有賣掉台灣!一般大眾只看到他們經常在立法院大打出手,看到恣意把黨利擺放在國家利益之上,看到習慣換了位置立即換腦袋……

 

其中以立法院亂象,最令人不解。許多立法委員在進入國會之前是名門子弟、博士教授、部會大臣,但進了國會之後卻視議事規則如糞土,把民主精義當狗屎,屈從所謂黨紀,穿起打架裝,齜牙咧嘴、張牙舞爪,做藍綠惡鬥的急先鋒!

 

那麼「一般大眾」呢?

 

所謂「一般大眾」就是不涉政治權位爭逐的士農工商大眾,他們佔台灣二千三百六十萬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幾。

 

託教育普及之福,這些「一般大眾」絕大部分都不是無知草民,他們之中很多是社會菁英,是教師、律師、會計師,是科學家、教育家、實業家、文學家、藝術家,並且在不同的社會崗位上做出可觀成績。

 

而且與政治中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們每一位都是生產者;政治人的薪酬、配備、排場,以他們繳納的稅金供養,政治人的選舉經費由他們以獻金挹注;而他們自己以及家人的一粥一飯、半絲半縷都必須自己辛苦賺取。

 

所以,假如政治人物中規中矩認真服務人民,他們心甘情願,甚或心存禮敬;假如政治人物尸位素餐或荒腔走板,他們自然心存鄙視;此所以台灣政治人物在台灣社會的總體評價一直低下不堪!此所以二十幾年來選票一直怒吼,政黨和政治人物不斷被選票轟下台;只是政治人物對其中因果不知不覺。

 

筆者之所以這般重語,實在是因為二千三百六十萬人雖有不同的過去,卻有共同的未來;既然未來休戚與共,幾十年累積的恩怨情仇,總必須有寬恕放下的一天,否則整個國家根本跨不出前進的步伐!如果有發言權的人習慣於只擷取部分對一己見解有利的事實,故意無視事體的另一面相,不自覺地分化社會,把惡鬥鬧劇一直演下去,哪一天台灣枯死了,你我大家一起陪葬。

 

準備好解讀民主台灣了嗎?更多《福爾摩沙實錄》書摘:

大選過後,台灣觀光怎麼辦?

發佈日期:2020/05/04

瀏覽次數:858

吳豐山

台南人。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新聞研究所畢業。曾任自立晚報社長、公共電視董事長、國大代表、政務委員、監察委員。 寫作五十年迄今不輟,已發表《今天的台灣農村》、《台灣跨世紀建設論》、《論台灣及台灣人》、《飛越宇宙人間》等十二本著作。

福爾摩沙實錄:2020大選以及台灣的前世今生

一支無色的筆, 吳豐山用50年的新聞人DNA,寫下台灣民主歷史的一刻 究竟民主政治是好是壞? 從戒嚴到開放,歷經七次總統直選、三度政黨輪替的公民們, 你準備好解讀民主台灣了嗎?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