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課綱起跑!將情緒素養教育帶入校園,提升孩子社會參與的能力

編按:情緒影響記憶力、專注力、學習、創造力、判斷、決策、健康與人際關係。但是如何表達情緒或感覺,並非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必須透過有系統地刻意學習。耶魯大學情緒素養中心馬克.布雷克特在《情緒解鎖》當中,提出一套情緒與社交學習系統——RULER,幫助讀者利用這些情緒打開被忽略的最大潛能,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裡有一項定義:學校是「在此兒童和成年人能夠理解以及控制情緒,設定並實現積極目標,對於他人的感覺能感同身受,建立和維持正面關係,並做出負責任的決定。」

 

以上定義出自一個名為「學術社會情緒學習合作」(Collaborative for Academic, 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CASEL)的組織,該組織於1994 年成立,目標在於「建立高品質、立基於證據的社會和情緒學習,使之成為學前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SEL認為必須將三個相互交織的因素,認知、行為和情緒都考慮在內,才能創造出有利學習情緒健康的環境。根據CASEL 的說法,當這種環境存在時,孩子們能「建立自我及社會覺察的技能,學會管理自己的情緒和行為(以及他人的情緒和行為),做出負責任的決定,並能建立正面關係。」

 

自從CASEL 成立以來提出許多方法和計畫,目的在於替所有兒童建立不分種族、族群、性別、性傾向、語言障礙、家庭背景、家庭收入、公民身份或是部落狀態的公平教育體系。但是並非所有方案都成功。有些方案只是想教孩子自尊,認為這樣就足夠了。結果就是,過度讚美孩子反而適得其反,甚至會減少內在的動力。其他計畫則把重點放在教導腳本,例如「我感到⋯⋯」的陳述,告訴老師和孩子使用「我感覺」這三個字開頭的句子,來宣告自己的情緒。但是,光憑這些陳述並不能保證每個人都能培養出情緒技能,或者不能保證SEL 會被含納為教學與學習的一部分。以下是SEL理想樣貌的幾個面向:

 

1. 最好的SEL 方法是系統性的,而不是零星的:

必須從上到下貫徹執行。如果校長沒有做到完全承諾,老師會接收到這樣的訊息,學生也會因為虛應故事而學習效果打折。

 

領導者必須給專業人員持續發展的空間,學校裡的所有成人都必須學習這些技能,這樣才能做孩子的榜樣。各個年級的老師都需要了解社交、情緒和認知能力的發展,並且要深入對文化敏感的教學法中。教師必須體認到他們是學生在上學期間的主要榜樣,不是只有在教SEL 的時候如此,是一直都必須如此。而且學生對於如何實施SEL 必須有發言權,如果SEL 與他們的特定情況無關或是不具意義,它將會失敗。

 

研究顯示,擁有比較成熟情緒技能的老師倦怠感較低,工作滿意度較高,教學時也會體驗到更多正面的情緒,而且會從與他們合作的校長那裡得到更多的支持。具備較佳情緒素養的領導者有很大的影響,當學校的領導者具有情緒表達能力時,這所學校裡的老師就會覺得自己得到更多的啟發,比較不會覺得沮喪和疲倦,對工作更加滿意。結果,老師與學生的關係也跟著熱絡起來。教室會組織得更好,管理得更好,也更能發揮支持力量。他們會運用更多練習來培養創造力、選擇權和自主性。當孩子與老師的關係更好時,他們會更加投入並且樂意去上學,社交上適應會變得更好,並且願意承擔更多挑戰,在遇到困難時能堅持不懈。同時也比較不會被干擾,更專注,學業表現也會更好。

 

2. SEL 最好的努力是積極進取,而不是消極被動:

積極進取意味著我們不是等待問題出現,然後才加以解決,我們得採取措施來預防這些問題。很少有幼兒園的孩子會舉手說:「很抱歉,我在教室裡沒有感受到情緒支持。」大多數高中生不會跑去找校長抱怨:「我在大部分課堂上總是感到焦慮和恐懼,我需要一些策略來處理這些問題。」

 

學校必須主動出擊,必須向每位學生表明,情緒技能是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要如何運作?可行的做法是,在開學頭幾個星期的某個時候,老師可以說:「我們都知道情緒很重要,所以讓我們來談談身為學生,希望在這個教室裡體驗的感覺。」開啟討論,建立他們的情緒素養憲章(Emotional Intelligence Charter)。

 

這個練習的重點是讓學生描述他們想要的感覺,包括如何互相幫助來感受這些情緒,從而使他們能夠控制自己教室氛圍。在某些學校裡,這意味著心態轉變,從遵循規則到創建自己的情緒安全空間。這是一種帶有希望的舉動,是從被動聽從,切換到主動發聲。

 

年幼的孩子說,他們希望感到更快樂、更安全、更冷靜。年齡較大的學生則有更細膩的需求,想要覺得被賦予能力、受到尊重、被激勵、受到支持、被信任。

 

在每個年級,學生都喜歡這樣,他們被要求提供想法,是一件新穎的事。一整天,年復一年,他們的情緒被壓抑,突然間一位老師來了,想知道他們的感覺如何,他們想要什麼樣的感覺,以及如何達成。

 

3. 最有效的方法是把SEL整合到課程中,提供橫跨所有年級、觸及所有孩子的技能建構:

當然,SEL 教法與學習的方式取決於年齡,從什麼年齡開始,都沒有太早或太晚的問題。當學生帶著多次的創傷經歷來上學,或是來自無家者庇護所與臨時住房,就像紐約市公立學校裡頭十分之一的學生那樣,他們就會經常需要學校的心理學家、社工或是輔導員額外支持。

 

最全面的SEL 介入著重透過課堂主題、對話,以及與學生的興趣、需求、人際關係還有校內和校外生活相關的活動,來發展社交和情緒技能。例如,在我所造訪的奧克拉荷馬州土爾沙(Tulsa)的一間RULER 教室裡,有一本關於大屠殺的書《穿條衣的男孩》(The Boy in the Striped Pajamas),被用來當作情緒技能的教材。學生追蹤並分析整篇故事裡不同角色的情緒,從字裡行間提出證據,掌握情緒的可能原因和後果,及其對每個角色的決策和關係的影響。

 

學會解讀與表達自己的情緒,打開被忽略的最大潛能!更多《情緒解鎖》書摘:

成為孩子的情緒榜樣,別讓失控的情緒成為家庭的傷害

行動的關鍵在於「情緒」,善用負面情緒更能幫助你做出對的決定

溝通能力成為職場必修課,情緒技能將決定你的績效表現

 

發佈日期:2020/04/01

瀏覽次數:968

馬克.布雷克特

馬克.布雷克特(Marc Brackett)博士是耶魯大學情緒素養中心的創始主任、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的教授,也是帶領研發RULER的人。RULER是一種以證據為基礎所發展出來的系統性社交和情緒學習方法,在美國和其他的國家/地區,從學前班到高中已經有超過2,000個學校╱學區採用了該方法,因此受惠的人超過學生數萬。 布雷克特曾發表過125篇的學術文章,內容主要關於情緒以及情緒素養在學習、決策、創造力、人際關係、健康以及績效中所扮演的角色,更是許多專業獎項的獲獎者。 此外,他還是學術、社會與情緒學習協會(Collaborative for Academic, 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 ,CASEL)的董事會成員,與Oji Life Lab的聯合創始人,該實驗室是專門提供企業使用的數位情緒學習系統的開發商。他也正定期和知名企業如Facebook、Microsoft以及Google等公司進行諮商,討論如何將情緒素養原則融入員工的培訓和產品設計中。

情緒解鎖

原來想要擺脫關係中的情緒勒索、人際衝突 工作、課業上的壓力焦慮,都與他人無關。 解鎖的力量,在自己身上。 全球超過2000所學校都在上的耶魯大學情緒素養課 學會解讀與表達自己的情緒,打開被忽略的最大潛能!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