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為伊朗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卻也讓人民陷入與他們無關的仇恨中

編按:伊朗的風景美不勝收,但卻因為石油經濟、宗教派別、民族與國家邊際等因素,長期處於不安定的局勢與戰爭中。買買氏的《親愛的!我回地球一下》記錄了與伊朗友人交談後的衝擊,讓她深刻感受到這個世界其實並不存在著公平。這輩子要成為怎樣的人、是否能擁有幸福,很殘酷的,很多時候自己根本無能選擇!

 

 

在我進入約旦沒幾天,敘利亞內戰愈演愈烈,約旦政府接收了一百萬敘利亞難民進入,並幫他們搭建了難民帳棚區,供給水和食物。但在此之前,約旦本身已高達二八%的失業率,我發現埃及人、巴勒斯坦人、菲律賓人等外國移工因工資要求較低的關係,反而較好找工作。

 

一個在約旦街頭乞討的敘利亞難民,讓我想起了在土耳其民宿遇到的敘利亞男生伯罕,他住在隔壁房裡,乾淨、有教養、是個工程師。

 

我開口問他的第一句話是:「請問這邊的被套是自己套嗎?」

 

他笑著跟我說:「是的。」

 

「這被套好皺啊,你覺得有洗過嗎?」

 

「我想是有的,只是他們沒有特別燙過,別擔心。」

 

「你來自哪?」我問。

 

「敘利亞。」

 

「哇!人類重要的文明起源地之一耶,我真想去!」

 

伯罕聽到這句話時似乎有點驚訝,原本低頭整理物品的他,抬起頭凝視著

我,淡淡地回了一句:「你現在不會想去的。」

 

這段對話成為我永遠的羞愧。

 

在我問他這些愚蠢問題的同時,他的國家已經內戰兩年。如果我有長腦子、關心周遭局勢的話,我應該要知道,他來自一個沒有一日沒人因戰爭死亡,時時刻刻充滿驚嚇、無助、害怕的地方。

 

伯罕是逃出來的。

 

後來我才發現,整間民宿竟只有我是旅人。

 

除了伯罕,剩下兩個熱情的伊朗人阿里和他的叔叔,正等待美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回覆他們去工作和求學的申請。

 

「你們想去美國?」我有點驚訝,因為在我印象中,美國和伊朗,就像兩塊同極磁鐵。

 

「哎~政府只顧及有錢人,無視一般民眾的需求,加上各方國際勢力的攪局,現在的伊朗,政治動盪、貨幣貶值,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很多人都覺得看不到未來,有機會的都出國求學或工作。你知道現在伊朗的幣值多少嗎?」阿里說。

 

「不知道。」我回答。

 

「二萬多伊朗里亞爾對一美金。」

 

「二萬多?!你在開玩笑嗎?」

 

「這可一點都不好笑,我們的幣值在這一年內幾乎貶值了三倍。」

 

「這對觀光客很好,對伊朗人可就……」

 

「嗯,而且,因為我們國家拒絕或無法進口美國、以及某些政治敵對國家的產物,導致許多無法自產的民生用品,變得非常昂貴。」

 

這點跟曾經遭美國經濟制裁的古巴很類似,就在同年(二○一三年,美國和古巴恢復建交前),我觀察到古巴一瓶進口橄欖油的要價,幾乎等於一個平民一個月的薪水,民生必需品變成了天價奢侈品。

 

似乎所有和美國或英國有利益衝突的國家,平民的下場都有點淒涼。不知道我在美國和英國的好友是怎麼看待這些事情的?

 

西方政權與媒體知道這些國家的百姓,在國際角力與資源鬥爭中,是這樣被犧牲的嗎?當地掌握利益和權勢者,知道自己國家中殷實純樸的同胞,正被迫承受痛苦的輪迴嗎?或者反而藉機把持進口稅與在地觀光資源,賺取暴利?

 

「反正美國的東西也不見得都很好啦。基改黃豆啊~基改玉米啊~造成環境極大問題的集中性飼養牛肉~你們碰不到這些東西,也算是件好事。」我試圖安慰阿里。

 

阿里露出了苦笑。

 

「你覺得伊朗人恨美國嗎?」我問。

 

「一半一半吧,而我倒覺得,與其恨美國,不如恨自己的政府。」阿里黯

然地說。

 

聊到一半,阿里的叔叔從超商回來了,帶了一大堆食物吆喝我們一起享用,這兩個伊朗人就是這樣,什麼都愛分享。一個曾經去過伊朗的朋友,就告訴過我,伊朗人是他走過全球五十多個國家,遇過友善到出奇的人類。

 

接下來幾天,我默默注意到,除了遇見我的時候,他們三個很少有笑容,有時他們會在晚上愁眉苦臉地圍坐在一起,包括民宿管家,也經常加入他們的苦惱聚會。

 

有天晚上,阿里約我到庭院聊天:「金!我今天終於拿到美國簽證了!離開前我一定要給你看一樣東西。」

 

阿里在月光下,打開他的筆電,開始播放一段他自己錄製的影片。影片一開始,是阿里出發前的波斯語自白,接著我看見美得令人悸動的高原,充滿奇特皺褶的山脈往鏡頭外無止境地蔓延,城市在尖頭覆著雪的嚴峻大山腳下,形成一種奇幻小說裡才會出現的場景。我看見彩繪細節繁複、宛如天堂萬花筒般的清真寺,我看見藍寶石色的湖泊在柔綠的山谷中。沙漠裡,一隊寂寞的單峰駱駝朝向地球的邊緣前進……

 

我看見在家鄉的阿里和他的家人,圍著頭巾的姊姊和媽媽正吱吱喳喳地聊天,天啊!我真希望擁有她們美麗的面容。他的小妹妹手裡抱著一個圍頭巾的娃娃跑向鏡頭,每個人的微笑是這麼幸福快樂。

 

我開始遲疑,離開伊朗真的對他比較好嗎?

 

「怎麼樣?這就是伊朗喔!」阿里打斷我的思緒,語氣中透露著自豪與驕傲。

 

「美呆啦!伊朗,絕對是我要去的國家!我希望有一天我去的時候,可以遇到你。」我真心地說。

 

我們花了一小段時間,對彼此的未來致上最深的祝福,然後我轉身準備回房間。

 

阿里突然叫住了我:「嘿~金!台灣產石油嗎?」

 

「沒有耶。」

 

「啊~你們真幸運!」阿里說。

 

我回到房間,關起門大哭了一場。

 

我在電腦上敲了這段訊息給剛:「我發現這個世界,並不存在著公平。這輩子要成為怎樣的人、是否能擁有幸福,很殘酷的,很多時候你根本無能選擇!

 

當晚,敘利亞平民遭到可怕的化學武器波及,包括孩子在內,他們口吐白沫地死在與他們無關的仇恨中。

發佈日期:2019/12/02

瀏覽次數: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