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用信任與慈慧教養出6位出色的女兒,其中四位畢業於哈佛,創下歷史

編按:首位以華裔身分被三位美國總統延攬加入政府、兩次擔任部長的趙小蘭,每當有人稱她是成功的女性,趙小蘭總是說,「真希望你有機會認識我母親。」《淡定自在》記載了趙小蘭眼中,成功女性的典範─趙朱木蘭看似平凡卻閃耀著柔光的一生。

 

朱木蘭以身作則,對於任何她認為女兒們應該做到的事情、應該培養的德行,她一定率先做到,成為女兒們潛移默化中的學習典範。


事先規劃人生


從台灣到了美國,八歲的趙小蘭從小學三年級讀起。父母從一開始就告訴她:「妳要有人生目標;對於自己的未來,要事先規劃。」後來,趙小蘭領悟到其中的道理:「如果對未來有規劃,有正確的目標,在困難的時刻裡,那許多雞毛蒜皮的小事,就不那麼重要了。


趙家老三小美在這方面也有著清晰的記憶:「父母親常提醒我,要好好規劃人生,要知道如何指引自己,導正自己。」


趙錫成鼓勵女兒們追求最佳化的自我發展:「神給了妳們天賦,妳們的責任就是要發揮潛力,不論在任何領域,都做到妳們能做的最好的地步。」他曾經對趙小蘭說:「妳只要做最好的趙小蘭就可以了。」這句話激勵了趙小蘭,凡事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她因此一路奮進,成果非凡。


趙小蘭慶幸父母給了她充分的安全感:「我父母讓我看清楚以後要往哪裡去,並讓我知道我是誰,這是一種歸屬感。這種保護對小孩子很重要;因為,有了這種安全感,小孩子就不會走錯路了。」


趙家么女安吉的也有類似的體會:「母親教導我們, 要認識自己,做你自己;就是用這種方式,她使我們有自信,知道何去何從。


安全感的另一個源頭,是趙家女兒們總看到父母彼此支持著對方,幫助她們在環境的諸多變化中,做好心理調適。趙小蘭記得,每當父親不在時,母親總是安撫著女兒們的心緒,為趙錫成建立了良好的父親形象:「我們從小就知道,爸爸一直在為我們的家庭努力奮鬥。」


鍛鍊獨立思考的能力


朱木蘭則以她獨特的方式,引導女兒們認真求知。從每個女兒小時候起,她常以溫柔的笑容,強化她們力求新知的企圖心:「妳們要好好讀書,認真學習新知識;最重要的,妳們要發展批判性的分析能力,知道如何判斷情況,如何做適當的決定。」


趙安吉理解母親對女兒們的期許:「媽媽希望我們讀書有好成績。但好成績並不是重點;她強調的重點是,我們必須看重知識,保持好奇心與求知的熱情,並能做批判性思考。」女兒們遇到問題時,朱木蘭總鼓勵她們獨立思考:「好好想一想!」(Just think about it.)


做母親的很少直接做結論,而是耐心地引導女兒們凡事三思:「專注地思考,為自己的所言所行,理出頭緒。」日復一日地操練,聚沙成塔,趙家女兒們漸漸建立了邏輯思考的習慣,也勇於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建立正確的人生觀


趙錫成與朱木蘭總是互相欣賞;他讚賞並支持妻子供給女兒們豐富的精神食糧:「木蘭教導她們做人的道理,灌輸她們積極進取的人生觀。而且,對每一個女兒,她都因材施教。」


朱木蘭認為,要把孩子們教好,首先得引導他們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她們必須有中心思想;這好比種一棵樹,必須先往下深深穩穩地扎根,才能健康地長成大樹。


一定要做一個好人。」這是朱木蘭對女兒們最經典的叮嚀。她教給孩子們中國哲學的思考,主要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儒家思想。朱木蘭向女兒們提示仁者的人生目標:「妳們終其一生都要做一個好人,待人仁慈慷慨,對社會做出貢獻。」


中庸之道,也是朱木蘭育女的重點。她希望女兒們均衡沉穩,不要像西方人那樣,起伏太大;趙小蘭的領受非常深刻:「媽媽提醒我們要看重自己,要知道自我價值何在;所以,我和妹妹們從來不是會為男生瘋狂的那一類型。」


成為獨立自主的女性


趙家女兒們小時候學走路,走著走著,就摔倒了。趙錫成立刻要去把女兒扶起來,朱木蘭笑著搖頭:「先不要急著去扶她,讓她自己站起來。」朱木蘭認為,小孩子跌倒時,自己掙扎著爬起來,要比大人一把扶她起來好。 


一九六0年以後,第二波女性主義風起雲湧,在歐美遍地開花,攸關的社會運動如火如荼。而在撫育了六個女兒的趙家,朱木蘭選擇以和順平實的方式,對趙小姐們進行寧靜的男女平權教育。


出於中庸之道,她引導女兒們建立男女平等的基本人權概念,跳脫「男女有別」的刻板印象,追求自立、自足、自尊、自強的生涯發展,進而對家庭、社區、社會做出利他的貢獻。


趙小蘭牢記母親叮嚀她在經濟上要獨立:「母親對我說,妳要靠自己,絕不要在財務上靠男人。她讓我們知道,自立很重要,是男女平權的基礎。」朱木蘭讓小蘭覺得,她是獨立自主的,可以自給自足地生活;更重要的,有永遠支持她的父母在,趙小蘭隨時都可以回家。


跟丈夫相處,朱木蘭多年來以身作則,自尊自重,幫助女兒們建立了健康的自我覺知;趙小蘭為此感恩:「母親為我們做了最好的示範,使我們知道自我價值何在,不容別人不尊重、惡待我們。在這樣的教養中長大,我們看重自己的尊嚴,丈夫自然會對我們好。」就是這種出於原生家庭的自信與自重,趙家女兒們總是不卑不亢,舉止合度。


後來承繼家業的趙安吉說:「我父母親從來不曾說想要一個兒子來管家族事業。我爸爸總是說,我媽媽跟他是完全平等的夥伴。」


男女平等;這是趙小婷從小根深柢固的兩性概念:「父親非常尊重我母親;他們重視男女平權,從來不會重男輕女。」


朱木蘭教導女兒們相信女性的價值:「婦女也能對世界有貢獻。」做母親的曾含笑讚賞趙小美:「我很高興生了這麼多女兒;妳們都對社會做了很有意義的付出。」


趙安吉習以為常:「媽媽不跟我們說長篇大道理;她如果要我們做什麼事,一定會自己先以身作則。」

 

發佈日期:2019/09/29

瀏覽次數:3253

崔家蓉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新聞研究所碩士、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演說及傳播系碩士後研究、美國柏克萊大學語音學研修、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班肄業。曾任中國廣播公司記者及英文編譯、中華日報副刊專欄作家、奧斯卡出版社總編輯、婦女雜誌主編、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科技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及網路社會學程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