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驚嘆:「如神話般美好的真實」,美國首位華裔部長之母趙朱木蘭

編按:趙朱木蘭,不僅是首位華裔部長的推手,且因她的支持,得以成就丈夫趙錫成的華人船王事業。這位看似平凡的女子,卻擁有著足以撐起美國華裔第一家庭的內在力量。知名作家劉墉也特地提筆,寫下推薦序,與《淡定自在》一書一同記錄這位神話般的人物。

 

一位出身書香門第、富裕家庭,就讀貴族學校的大小姐,高中時見到一個出身農村的男生,留下美好的印象,多年後再相逢,突破法官父親的反對,結婚、生孩子,每天守著家,等外出跑船的丈夫偶爾歸國。丈夫後來考取公費留學,三年後大小姐才帶著三個稚齡的孩子赴美團聚。丈夫為了生活打三份工,一家五口擠在只有兩個房間的小公寓裡。即使生活清苦,她仍然有財務規劃,按月作定額的儲蓄。


丈夫在餐館打工,被老闆器重,要他一起經營。大小姐勸說:「你既然出來深造,就先把書念完吧!」然後在丈夫拿到學位之後一起創業,用她正向的思考鼓勵丈夫,用她實際的行動幫助先生,一步步把事業經營起來,多年後成為美國的華人航業鉅子。


富家大小姐的姿態極低,她的丈夫已經為人低調,大小姐還被認為低調十倍。她總能顧全大局,當丈夫為了場面安排,把原本屬於妻子的座位,在宴會中讓給另一位客人,大小姐就躲到廚房用餐。當她作女主人,為賓客準備食物時被熱水嚴重燙傷,她忍著痛,堅持到宴會結束才去就醫。


雖然孩子多,她依然維持很高的文化品味和宗教信仰,她賞花蒔草、學畫練字,甚至年過半百,還跑去美國大學念研究所,以全勤全優拿到東亞研究所的碩士學位。她更把孩子栽培得好極了,四個女兒哈佛研究所畢業,其中一位是哥大的博士,老大趙小蘭甚至被兩任總統器重,成為華人在美國政府最高的行政長官:勞工部長和運輸部部長。


她對夫家、娘家都極為關懷,把親人接到美國就近照顧,也教導女兒持家之道。當經濟改善,搬到七個房間兩英畝地的大房子,她仍然帶著孩子一起油漆房間、清理泳池,甚至鋪設門口三百多呎長的車道。她從未忘本,帶著孩子上中文學校,參與社區活動,進一步跟著丈夫回到上海的母校和她的故鄉,設立公益基金會、蓋教學大樓、捐獎助學金、設幼兒園……。


她家(連她在內)有七仙女,六個女兒,個個比男孩強,她教女兒男女平等的觀念,也教孩子謙遜的美德。雖然家裡有管家,但是孩子都得自己洗衣服、打掃房間。有客人來,孩子都得出來招呼,甚至守在餐桌旁邊添茶上菜。她說得很明白:「沒錯!我是教她們作女侍,但那何嘗不是一種訓練?


雖然家裡富裕,孩子多半就讀公立高中,甚至念大學時向政府貸款,她說這是訓練孩子獨立。當女兒跟同學有摩擦,她說「先要作好朋友,才能交到好朋友。」當孩子跟家裡的工人衝突,她先去向工人道歉。說「不論外在發生甚麼,重要的是自己內在發生了甚麼。」當大女兒事業有成,競爭對手要來拜會的時候,她對女兒說「你何不先主動去看她?」


除了老么小時候不乖,她曾經打兩下屁股,後來還向女兒流淚道歉,她幾乎不曾對孩子有過大聲責備。她用正面思考、愛與關懷,化解每個爭執;她靜靜聆聽,細細分析,化解每個矛盾。


她的愛心延伸,孫子女誕生,她會飛到地球另一邊幫女兒坐月子。即使她七十歲不幸得到淋巴癌,仍然堅持撐著病體,參加大女兒的就職典禮,且捧上宣誓用的聖經。她的信仰虔誠,因為這信心,幫她突破許多難關,也帶她走過與癌症搏鬥的七年。即使她在病危時,仍然示意家人,為旁邊的看護遞上毛毯。


她的女兒雖然個個有成就,但是對家的向心力都很強,總回家聆聽父母的教誨,小女兒更接棒父親的事業。當時擔任美國勞工部部長的大女兒,在母親生病期間,每週都由華府回到紐約,陪在父母身邊。


他們一家的成就,也是在美華人的典範,他們把自己的榮耀與華人社會分享,除了回饋故鄉,也積極參與僑社、鄉親和校友會。這位出生書香門第的大小姐和成為華人船王的丈夫,始終不忘自己的根。


她和丈夫鶼鰈情深,在丈夫最需要她的時候,她總伴在身邊,即使得了病,仍然做丈夫的支柱。她辭世之後,趙錫成博士每週都到墓園,追憶他們五十多年的甜蜜歲月,而且把她的愛擴大,在哈佛大學建立以她命名的教學大樓,並幫助更多華人學子赴哈佛就讀。


這位神話般的人物,為人女、為人妻、為人母的典範,是趙朱木蘭女士。我近四十年前就與他們一家相識,有緣跟木蘭在研究所同窗,更有榮幸在今天寫這篇序。我衷心希望國內讀者和海外華人,在這本書裡除了見到神仙眷屬的一家人,更能找到許多值得學習和省思的地方。

 

發佈日期:2019/09/29

瀏覽次數:11584

崔家蓉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新聞研究所碩士、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演說及傳播系碩士後研究、美國柏克萊大學語音學研修、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班肄業。曾任中國廣播公司記者及英文編譯、中華日報副刊專欄作家、奧斯卡出版社總編輯、婦女雜誌主編、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科技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及網路社會學程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