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假新聞共處?現代公民必備的資訊抗體

編按:主流媒體衰微、原生新聞網站與社群平台競出,傳播生態正翻天覆地大改變。網路讓新聞競爭十倍速,真假資訊滿天飛,注意力愈來愈稀薄的iPod世代,是接收更多新聞,還是更多垃圾?是擁有更多自由,還是失去更多選擇?新聞不死,只是很喘水泥未乾的媒體時代,是數位轉型的轉捩點,也是公民素養的考驗點。

 

「假新聞」是個含混、定義不清的熱門名詞。它的狹義定義是「新聞媒體單方面編造的虛構故事」,例如,台灣2005年的王育誠「腳尾飯」事件,這些新聞史上的造假事件,都曾引發社會震驚與譴責。

 

然而,這些造假行為屬於媒體倫理範疇,相對容易辨識及咎責;反倒是近年網路流傳、原始來源混亂、具有真實惡意的誤導訊息,對社會造成難以預期的更大衝擊。所以,我們可以先釐清幾件事:

 

一、假新聞並非這時代獨有的現象;社群網路崛起後,廣義的假新聞有了全新生態、全新挑戰。

 

二、對於網路匿名捏造散布的訊息,已非傳統意義的「假新聞」,為避免混淆,國外政治傳播學者傾向稱之為「假資訊」。

 

三、以往,新聞機構仍扮演「代理、查核」的背書角色,假新聞的動機大多為贏取名聲、收視率或職位升遷。如今,由於出版與傳播門檻降低,網路假資訊的誘因多元且複雜,包括程式化廣告收益、政治動機、洩憤或惡作劇。

 

四、假資訊主要傳播管道是社群媒體,不再需要累積品牌信任,只需聳動的標題、迎合網友心理的情節,就能免費贏取病毒式傳布。

 

五、假資訊的來源往往並非單一,而且透過多方角色不斷折射,以2018年的大阪關西機場事件為例,主要傳播路徑大致循著「微博網友→中國官方媒體→PTT網友→台灣媒體→臉書→政治人物→台灣媒體→PTT及臉書→政治人物」,一路捲動擴大,像是熱帶低壓吸收海面熱氣,最後形成毀滅性的風暴。

 

此一過程,也可稱為「資訊共伴效應」,其中有惡意造謠,也有無心推手,兩者相遇結合,才會釀成巨大災害,因此,阻斷這些假資訊的循環生成鏈,才能有效減輕它們的社會衝擊。

 

科技社會學者波依德(danah boyd)曾有深刻分析,讓我們清楚辨識假資訊如何崛起、如何作惡、如何防堵。她是一位備受敬重的年輕學者,專長是資訊科技的社會衝擊,近年尤其關注社群網站及新媒體,專門深潛分析數位資訊的生態危機。

 

2018年9月,在美國線上新聞協會邀請下,波依德剖析假資訊的傳散策略,以及有心人如何操縱主流媒體,她的一小時演講在美國新聞界投下深水炸彈,引發討論與反省。

 

波依德將具政治動機的假資訊創造者,稱之為「媒體操縱者」,進而分析他們的方法策略:

 

▎語言策略

刻意混淆「關聯性」與「因果」,例如,因為加州是偏向民主黨的票倉,就推論「加州矽谷的臉書及Google演算法,刻意對共和黨候選人不利」。這類主觀推論被心理學家稱為apophenia,不但充斥於各種陰謀論中,也可見於關西機場事件裡。

 

▎媒體策略

利用新聞媒體偏好聳動消息的性格,及社群媒體時代對點閱流量的飢渴,他們故意製造駭人聽聞的論調,目的在於引發關注報導。

▎網路策略

「媒體操縱者」設定的議題框架一旦成形,他們會竄改劫奪維基百科詞條、企圖操弄YouTube及臉書的熱門話題、創造Google自動搜尋的有利結果,當網友看到主流媒體的報導,好奇上網搜尋特定字眼時,往往會看見他們產出的假資訊。

▎行動策略

他們利用憲法的言論自由保障,要求新聞媒體給予發聲機會,並警告臉書、蘋果、YouTube等科技平台不得打壓他們的聲音。當他們因不斷傳播假資訊或仇恨言論,終於被刪文或停權,則把自己包裝為「數位烈士」(digital martyr),大聲疾呼自己為了言論自由而犧牲,一方面擴大爭取支持,另方面將新聞媒體與矽谷企業鞏固為自由派同路人。

▎終極目標

媒體操縱者的目標並非促進理性辯論、尋求社會共識,相反地,他們的目標是社會兩極激化,藉由誇大、混亂的假資訊操作,訴諸「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藉此收割極端一方的認同支持。

 

這些仇恨言論及激烈主張透過號召網路群眾,甚至綁架了政黨及政治人物。

 

當我們理解假新聞、陰謀論與「煤氣燈操縱」的交互作用,如何反制這些「後真相時代」的巧妙技法?

 

遺憾的是,並沒有「一劑見效」的藥帖,必須由新聞媒體、科技平台、獨立查核機構、官方及非政府組織,再加上網路節點的個人行動,從不同位置攔截假資訊,設法削減它的傳播力道,而不是增強再放大。

 

網路假資訊不會消失,就像人性的惡不會消失、各種團體利益的衝突不會消失,我們能做的是:理解它的成因與作用,學習與之共處,以事實論證取代陰謀奇想、以理性論辯取代情緒宣洩,但願種種努力,能阻止假資訊侵蝕、毀壞我們的公共生活及民主根基。

 

數位崛起,傳播生態大洗牌。我們得到的是更多新聞,還是垃圾?更多《新聞不死,只是很喘》精選書摘:

總統像是數位政治公關公司:從歐巴馬到川普,見證社群媒體政治的萌芽茁壯

台灣數位媒體歷險記 轉型路上的那些痛點、熱點與甜蜜點

 

 

發佈日期:2019/03/28

瀏覽次數:700

黃哲斌

一位從傳統主流媒體記者轉移到新時代的媒體工作者。曾任電影雜誌總編輯、報社記者及編輯、新聞網站編採主管;目前為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他在《天下雜誌》撰寫專欄,分析媒體生態變化,榮獲2017年雜誌專欄類金鼎獎;在《天下雜誌》子頻道《獨立評論@天下》的專欄,榮獲2018 年亞洲出版協會(SOPA) 卓越評論獎。

新聞不死,只是很喘

水泥未乾的媒體時代, 是數位轉型的轉捩點,也是公民素養的考驗點。 短短20年內,新聞媒體的主戰場從報架與遙控器,迅速拉到電腦與滑鼠之間,如今又框進手機螢幕,臉書、YouTube、IG……各種免費內容隨手可得。主流媒體影響力式微、原生新聞網站與社群平台競出。 卡在時代夾縫裡的新聞媒體,遇上注意力愈來愈稀薄的iPod世代,如何重新定義內容、發行與營運模式,找到生存利基? 沒有紙張、沒有電波時段限制的原生網路媒體,如何靈活變革走出新路徑? 當網路讓新聞競爭十倍速,真假資訊滿天飛,我們讀到的是更多新聞,還是數位垃圾?記者這一行,還值得從事嗎?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