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時間宰制的我們:就算一天多幾個小時,一切會好轉嗎?

編按:在這顆什麼都超載的星球上,住滿了一顆顆迷失的靈魂。如今的我們生活無限,卻成為幸福感最低的一代。《時光邊緣的男人》《活著的理由》作者麥特‧海格傾心之作《我們住在焦慮星球》,是獻給每一個疲憊心靈的柔聲鼓勵。

 

1879 年以前,愛迪生還沒發明出第一顆白熾電燈泡時,所有照明都倚賴燃燒煤氣和油料。電燈泡在愛迪生與電燈公司大力推廣下,點亮全世界。燈泡很實用,小巧、便宜、安全,發出的亮度又剛剛好,在世界各地的家庭和企業開始流行。

 

人類終於戰勝了黑夜。黑暗曾經是我們這麼多原始恐懼的來源,如今只需扳一下開關就能祛除。於是現在,既然入夜後能維持光亮更久,大家也就愈來愈晚睡覺。

 

數千年來,人可能一樣都在早上七點起床。差別在於近幾百年來,我們是因為已經早上七點鐘了,所以才起床的。我們每天固定時間上學、上課、上班,不是因為感覺最自然合適,只是因為那是別人安排好要我們遵守的時間。

 

我們把生理直覺交給時鐘來掌握。漸漸地,不再是時間輔助我們,反而是我們為時間效力、為時間發愁。

 

我們常常發現自己盼望一天能再多幾個小時,但就算成真也不會有幫助。問題很明顯不在於我們的時間不夠,而在於我們其他各方面都超載了。

 

人類與鳥兒和海龜一樣都有生理時鐘。生物——包含我們,都有晝夜節律。意思就是,我們的身體在一天不同時段會有不同反應,日間和夜間各演化出不同功能。也許再過十五萬個世代,人類會演化成能適應非自然光源也說不定,但現在我們的身體和心智,跟活在愛迪生為電燈泡申請專利之前年代的人,還是一樣的。換句話說,我們仍然需要睡眠。

 

然而,我們並沒有真正滿足這項需求。

 

選擇無限,時間有限。總有什麼必須犧牲

 

這恐怕是我們對時間的態度:時間用在休息、發呆、睡覺就是浪費,絕不可以。我們被時鐘奴役,被電燈泡、被發光的智慧型手機宰制。被社會鼓勵我們擁有的那股永不滿足的感覺支配。現在這些永遠不夠的感覺。我們的幸福就在不遠前方。就差一次消費、再一次互動、再點一下滑鼠。就像隧道盡頭的光,明亮耀眼,等待著我們,而我們怎麼走也走不到。

 

問題在於,我們生來就不具備活在人工光源下的條件。

 

人工光源不是唯一的影響因素。睡眠專家還指出,現代人的工作型態,以及寂寞和焦慮感增加,都在這個全天候運作的瘋狂世界裡,提高我們想熬夜與人聊天,或借助休閒娛樂分散注意力的渴望。

 

有那麼多刺激因子吸引人熬夜。那麼多電子郵件要回覆。那麼多我們愛看的連續劇有愈來愈多集要追。那麼多線上購物可以買,eBay 拍賣也要追蹤進度。那麼多新聞時事要補完。那麼多社群媒體帳號要更新,還要去演唱會,還有想看的書,還要跟發展有望的約會對象聊天,還有好多抱負要實現。那麼多人不知不覺成了愛迪生的徒子徒孫,希望我們熬夜不睡。

 

我們生來無法適應配合鬧鐘響起床、在智慧型手機的藍光下入睡。我們沒有二十四小時運作的身體,卻生活在二十四小時運行的社會。總有什麼必須犧牲。

 

超載的生活,你可以活得更自在。更多《我們住在焦慮星球》書摘:

今夜的你寂寞嗎?嘗嘗寂寞的解藥─自在的獨處

超載的生活,源自於我們彼此過近的距離

發佈日期:2019/01/22

瀏覽次數:4728

麥特.海格(MATT.HAIG)

麥特.海格是五本成人文學小說的作者。包含暢銷作品:《我在地球的日子》(The Humans)(榮獲2014年世界圖書之夜的選書之一)、《雷德利一族》(The Radleys)(為「第四台電視讀書俱樂部」(Channel 4’s TV Book Club)選書、讀者選其為2011年最佳系列書籍)。

我們住在焦慮星球

《週日泰晤士報》暢銷書榜TOP1 Amazon分類暢銷排行榜Top 1 《衛報》注目選書 人生,有時候像一首後製過度的歌, 塞進了太多聲響,幾乎聽不出旋律。 繼《活著的理由》、《時光邊緣的男人》 麥特‧海格獻給每一個疲憊心靈的柔聲鼓勵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