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待難民的方式將影響一個人的一生

編按:國際救援委員會領導人、同為難民之子的大衛.米利班德,以自身經歷在《救援》一書中分享他與組織如何協助難民安置計畫及人道救援行動,讓人們認識到難民危機的本質、我們為什麼應該關心,並告訴我們如何貢獻一己之力去改變。

 

難民與收容難民的國家們,急需我們的金融援助,但我們不能只是將錢交到他們手中就一走了之,我們必須對難民敞開家園大門。幫助應該從自家門口開始。為了那些逃難的人們,我們應該開拓出更公平、更人性的方式,給予他們庇護。

 

在新的國度開啟新生活,是非常困難的。但透過證據我們已經明白這些遭遇可怕經歷的難民們,深知自由的意義,為了給予孩子不同於自己被拒絕或流亡的命運,有著無比堅強的決心。在蘇維埃於一九五六年入侵匈牙利後,第一批受到IRC難民援助的難民之中,有一位名叫安德拉什.葛洛夫(András Gróf)的年輕人。

 

當時我們診斷出他需要帶助聽器(由於幼年時期感染猩紅熱導致聽力受損),因此我們替他買了一個。他不斷精進自己,終於,他創辦了英特爾(Intel),並改變了我們所有人的生活。鮮少有難民能擁有跟安迪.葛洛夫(他後來的名字)同樣的影響力,但在他們的經歷之中,有某些特殊的事物值得與我們分享。

 

因此,「歡迎難民」並不只是一句口號;這是一句關於原則與目的的陳述。由於並非所有人都能得到庇護,因此規則必須非常公平。

 

當難民獲得其他國家的保護時,也讓他們有了重新開啟人生的機會。但這不是讓難民進入他國的唯一原因。對收容許多難民的國家而言,歡迎難民是一種象徵性表態。藉由接納難民的舉動,我們維護了國際法中所保障的個人權利,而這也是需要我們捍衛的全球秩序根基。

 

現在的難民可以透過幾種不同管道,來尋求安身之處。

 

難民安置計劃證明了那些認為難民不可能融入社會的悲觀主義者是錯的。以美國為例,IRC(國際救援委員會)和其他機構會到機場迎接難民,協助他們找到住所和工作、安排孩子接受教育,開啟新的人生。

 

對於能立即找到工作的難民,美國的體制也會給予獎勵。政府會貸款給難民,讓他們有能力旅行,並在頭幾個月給予他們現金以支付房租、食物和個人生活用品開銷。一年後,他們可以獲得綠卡;五年後,就能成為公民。近期一項研究估計,在難民進入美國的前二十年內,其付出的稅金會比獲得的補助多上兩萬一千美元。

 

 

更多《救援》書摘:

 

如何面對難民危機?為何我們應該在乎?

 

一隻蜜蜂,讓身無分文的他們重獲新生

發佈日期:2018/07/26

瀏覽次數:472

大衛.米勒班

大衛.米勒班是國際救援委員會(IRC)的總裁和執行長,負責監督該機構在四十多個受戰火波及的國家內所進行的人道救援行動,以及在美國二十六個城市裡分頭進行的難民安置與協助計劃。在二〇〇七年至二〇一〇年間,米勒班擔任英國第七十四任外交大臣,推動人權的進步,並作為英國代表出訪各國。

救援:難民與政治智慧的挑戰(TED Books系列)

有6,500萬人為求生而逃亡,我們正面對全球性的難民危機。這些難民面臨迫切的抉擇。我們也同樣面對選擇。我們如何保有良心,提供協助? 本書作者大衛.米勒班曾任英國外相,長期從事人權與人道救援工作。他帶領讀者走過戰火頻仍的中東與非洲,再到寧靜祥和的美國郊區,讓讀者認識到難民危機的本質、我們為什麼應該關心,並告訴我們可以改變什麼,不只是握有政策制定大權的政府,還有想為生命盡一己之力的公民都能參與。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