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或許無法輕易下個定義

編按:德國當紅新生代社會觀察家,米夏埃爾‧納斯特在《愛無能的世代》一書中,分享身邊朋友的故事,也自我觀照,幽默犀利地描繪出新世代在愛情、職場生活關係上的困惑。

 

文/紀伯寧

 

基於我對愛情的憧憬及好奇,想說多看一些關於愛情的書也不錯,就在因緣際會之下開始拜讀本書。作者是德國的專欄作家,本書就將他的專欄文章集結成書,讓平時無法讀德語專欄的我們能有機會一窺他對於愛情與工作的想法。

 

雖然本書內容多是作者在德國的所見所聞以及相關心得,但透過他的筆鋒來剖析人性相當值得參考借鏡,在讀的過程讓我不斷反思自己的人生,確實也滿有幫助的。

 

追求完美的自我

 

如今的社會,大多數的人已經不用再去擔心溫飽的問題,於是就更能夠去追求屬於自己的人生。但這所謂「屬於自己的人生」是真的自己想要嗎?

 

這讓我想到我剛考上大學的時候去拜訪小學老師,那時他問了我一個問題,我考上的學校系所,是我真心想要的嗎?還是只是為了滿足家人,亦或是社會的期待而選?那時候我確實沒有想的很仔細,但也算是滿幸運地選到自己的能力及興趣都有的科系。

 

可也有許多人是被動選擇的,或許是期許畢業之後能有一份比較高的收入,進而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就這樣選擇了一個看起來出路不錯的科系。

 

即便是投入大量努力拼到自己原先想像的高度,現實跟想像總是會有落差,若結局真的是自己想要的那就還好,但如果不如自己想像般的美好,不就只能吐血。當然也可以不斷地在內心裡面說服自己,說這就是自己要的生活,但畢竟還是逃避,不願意去面對自己的內心,不願意自己去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就這點來說,還是及早面對自己的人生,不見得一定得改變,但就要抓回主控權,這也是我認為真正的自由。

 

對於愛情的想像

 

現代都會男女的愛情觀念,也有很大一部份活在想像裡面:以一種自己對於愛情的想像,來面對伴侶。換句話說,是藉由另一半,使自己的生活變成「想像中的美好模樣」。只要能夠找到理想的另一半,用現在的流行語來說,也就是「脫魯」(脫離魯蛇身份),也就可以成為人生勝利組了,好簡單的勝利方程式。

 

於是自己的另一半就成為拿來證明自己能力或是權力地位的表徵工具,成為自己的延伸(是否有點過度自我中心的味道)。只要看起來和樂融融、沒事上臉書放個閃,讓人對這樣的情誼感到好生羨慕那也就夠了吧,誰管實際上的生活模式是怎麼樣呢?但與伴侶之間,重點還是要擺在平常生活的相處模式才是吧,而這也是經營關係困難的地方。

 

兩個人能夠走在一起,若彼此能有共同的話題、人生規劃,甚至是能夠一起努力的目標當然是件好事。但更難能可貴的,是能夠為另一半付出、奉獻,願意為了對方,使自己成為更好的人。而這當然需要投入時間精力,也因此有可能會心痛、會難過,但若都不付出,想要得到什麼不也是種奢望?

 

心得與結論

 

愛情,或許不該輕易下個定義。畢竟一旦為愛情做了明確清楚的定義之後,接著就能定義出「理想中」的愛情模樣,再來就像前面的推論模式所導出的,這不過就是自己想像的擴張,是為了滿足「自我實現」的目標而做的,而不是為了兩個人一起走下去、一起探索這世界的其他可能。

 

畢竟,活在充滿幻想的理想國裡面是不實際的,還是得腳踏實地點,好好地活在現實世界裡面才好,這也是比較負責任的做法。好好活著、好好地去愛、去付出,最後能擁有不後悔人生的機率也比較高吧。不管怎樣,若想要讓自己的人生有些改變,就不能只是用想的,或是單純耍嘴皮子,必須得要實際上做些什麼才是。有一說是這樣,種樹的最佳時機點或許是二十年前,而次佳的時機點就是現在了,所以,開始行動吧,這實在太勵志。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文章來源【暴風香蕉樂園

 

更多《愛無能的世代》書摘:

 

真正的愛,要先真誠接納完整的自己

 

勇敢接受不完美,告別愛無能狀態

 

當愛情來了,學會活在愛情裡

發佈日期:2018/05/09

瀏覽次數:3285

米夏埃爾‧納斯特

1975年生,現住柏林 ,為自由專欄撰稿人、作家及編劇。 2007年,這位出生並成長於東柏林的30歲出頭青年,開設了個人部落格「大都會專欄」,寫自己的工作、生活,以及柏林。納斯特探討問題一針見血,並以魅力備具的風格描繪了他那一代人,他幽默而深入的觀察立刻引起許多迴響,包括出版社,從此他踏上作家的道路。

愛無能的世代:追求獨特完美的自我,卻無能維持關係的一代

德國社會觀察家犀利寫實的筆錄,觸動你我既矛盾又迷茫的心聲。 這不僅是一本關於愛情的書,更牽動了一整個世代的神經。 窺見二十歲到四十歲世代,在數位與現實生活中的無力感, 以及面對愛情、職場、生活關係上的困境。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