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身人間世,要如何才能心身無傷、全身而退?

什麼樣的人值得共度一生?活在必須小心翼翼才能保全己身的職場或複雜的人際網絡中,究竟該迎合群意,抑或敢於進言?暢銷書系《正是時候讀莊子》作者蔡璧名,延續《莊子從心開始》,以淺白語言佐以生活事例,逐句解讀《莊子》,引導你我應用莊子處人處世的智慧,鍊就將壞事翻轉成好事的能力。

 

說我愛你之前──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與人格魅力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相遇之前,閱讀經典如《莊子》,果有助於你、我認出滾滾紅塵裡千人萬人中那雙對的手?

 

牽手之後,嫻熟經典如《莊子》,可有益於鬢霜之年依然相愛如昔、甚且愛得更深?

 

後來才發現,情敵並不在外面,不是他或她。那個讓他無法愛上你,或者無法繼續愛你的「情敵」,就住在你心中:你的疑神疑鬼,你的心不在焉,你的失控情緒,還有你好久不見的、只偶爾在心情舒坦的情況下才可能孕生的關懷、體貼與溫柔。你發現愛原來有這樣一個向度────向內追求的愛情。當然,不只愛情。誰不想要胸懷開闊坦蕩,彷彿和煦春陽、夏日南風般待你、關愛你的爹娘,兒女,親友或人間得緣相遇的人。愛情不難。愛對人,最難。

 

那麼除了緣分,究竟如何才能在茫茫人海中認出那個發著光、能夠照亮你生命的人?究竟遇見何等條件、特質的人,肯定會帶你通往幸福的大門?又是否可能陶養自己,擁有能讓對方輕鬆、開懷的胸襟器度,在不管多漆黑的夜,都能成為照亮一己以及所愛生命的恆定光源?

 

莊子筆下人人都想聚到他身邊去的,對的人,究竟是何等模樣?

 

更重要的是,莊子會讓你、我明白,所謂理想情人,絕非只是向外的探尋,更可以是向內的追求,陶冶自己朝理想情人的氣度與格局,步步靠近。

 

「勇於不敢」才能免於「人道」與「陰陽」之患

然後你終於憑藉生命的些許傷口懂得,老子為何要在儒家「雖千萬人吾往矣」、且敢以「禽獸」斥責墨子的大勇之外,提出:「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老子.第七十三章》)的主張。

 

正如莊子所述,那是一個人人彷彿置身神射手后羿箭靶中的危亂時代,以仁義之言勸諫昏暴君王的下場,定是中箭落馬「死於暴人之前」。可莊子偏偏又比「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的儒者,懷抱「治國去之,亂國就之」更積極入世的熱情,乃借<人間世>的「顏回請行」、「葉公子高」「顏闔將傅」三章為後來者示範,如何不因「不敢」而表面不敢吭氣、五內鬱結成傷,也不會冒然抱持自我認定的公理正義與不可理喻的位高權重者正面交鋒對決,終至大禍臨頭;而是將老子「勇於不敢」這一簡單的原則,在人間世中開展成具體的操作與實踐──積極依舊、熱情依然,但在懷抱大愛、實踐理想的同時,能懂得臨淵履薄、戒慎恐懼,不輕易讓自我生命成為殉道的祭品。

 

「勇於不敢」者,不是「不敢」,他為理想而戰的勇氣仍在、行動仍在,所以不會像怯懦者因不敢表現而鬱結蓄積成內傷;「勇於不敢」者,也不同於冒死直諫的勇敢,因為洞悉任務的艱鉅、對象的固執難化,唯有致力心寬氣平、應對得宜,唯有智取,才可能全己化人。

發佈日期:2018/01/12

瀏覽次數:4221

蔡璧名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在可容數百人、每堂座無虛席的教室中, 用生活化的語言講解意蘊深刻的醫家、道家之道,開課堂堂爆滿,教學成果履受學生與校方肯定, 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 蔡璧名成長於中醫和武術世家,師承清御醫蕭龍友傳人周成清,得其畢生醫道絕學,而父親蔡肇祺是太極宗師鄭曼青嫡傳弟子, 為當代著名太極拳宗師。因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東方修鍊薰陶,進而將莊子、中醫、太極拳、瑜伽的身心技術融會貫通, 獨創以「導引」調養穴道的身心鍛鍊法。不僅她本人依循此道走出癌症, 也助人走出失眠、憂鬱等現代常見的身心疾病,更有心衰患者因此免去換心手術。

勇於不敢 愛而無傷:莊子,從心開始二

情傷太重,才甘願,學習補強此心。 職場乏了,才想聽,怎樣溝通才能不累? 兩千多年的莊子智慧,一部超越時空的經典 提供現代人求學、情路、職場,安頓心身的法則 彼時迷途,求學阡陌縱使規矩昭然,卻沒有一條路能看見遠方。 那年錯愛,蹉跎青春,只換來心碎。此刻紅塵,被職場的權力關係層層綑綁,動輒得咎。 多少次,我們種瓜卻不得瓜,給愛卻不被愛,理直卻更難容身! 置身人間世,要如何才能心身無傷、全身而退? 有一種處人魅力,不慍不執,愛而無傷。 有一種處世智慧,不卑不亢,勇於不敢。 寂寞幽昧的人生,幸有莊子偕行。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