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台灣的機會,改變世界會實現,世運翻身的高雄

在高雄超過四千天的日子,經歷了三次市長選舉,陳菊的理想,牽動近三百萬人的日常與人生,也面臨嚴酷的考驗。這一路上陳菊同樣有強大的時候,也有軟弱的時刻。《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是陳菊的縮時記錄,在擔任花媽市長最後一年,最真實感慨的心內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台灣第一位登上美國職棒「永遠的第四棒」陳金鋒擺出擊球姿勢,奮力揮出火球,瞬間點燃世界大學運動會開幕聖火,台灣再度站上國際的舞台。

 

站在觀賞台上的陳菊,嘴角微抿露出微笑,邊伸出右手比了個大大的讚。事後她在臉書上寫下:「這是台灣的盛事、台灣的驕傲,充分展現出運動家的精神─不屈不撓、努力到最後一分一秒。請大家一起為台灣加油!」

 

不屈不撓、堅持到最後一分一秒,或許最能體現陳菊的意志力。回首台灣第一次承辦世界性運動賽事的城市,不是台北,而是遠在台灣南端的高雄。

 

若要說陳菊在施政上有任何秘訣,她所做的無非是設定明確的目標,用對的價值找對的人、成就對的事。而世界運動會的籌辦,無異是考驗團隊、凝聚向心力的操兵練習賽。

 

世界運動會是以非奧運運動項目為主的世界級運動會,每四年一次,在奧運會隔年舉行。然而,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陳菊在爭議聲中上任時,高雄還是一片「荒蕪」。

 

陳菊在上任後第三天,幕僚安排她到世運主場館進行動土典禮,「我到那時候才知道,最大的挑戰是世界運動會,」她說。陳菊問當時的工務局長吳宏謀,「如果來不及怎麼辦?」

 

「世運會就會被取消,因為這是答應的條件之一。」吳宏謀回答。

 

日後每當陳菊再回想到這一段,總是說「如果世運會取消,我們當然輕鬆,也就沒壓力,」但與生俱來的責任感讓她無法放棄,「這是謝長廷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爭取到,我不能因為我們的憨慢而被取消。」

 

用對的人成就對的事

為了挽救危機,陳菊團隊討論認為情商紀政接手,或許最為適合。紀政為台灣第一位代表中華民國在奧運會奪得獎牌的女性運動員,在國際體壇素有威望,國際媒體暱稱為「東方飛躍的羚羊」、「黃色的閃電」等等,在一九六〇年代堪稱是全民英雄。即使到現在她仍具有一定的象徵地位。

 

「以紀政在國際體壇的聲望,或許可以穩住局面。」陳菊當時去拜託紀政,而朗弗契對這個人選也表示可以接受,於是她在二〇〇七年六月成為KOC第二任執行長。

 

內有官司纏身、城市治理基礎備受質疑;外有民進黨執政接近末期、整個社會人心動盪。陳菊對那段時間的回憶,總是模模糊糊,「痛苦的日子,有時候都不記得,我要是一直記得那時候的痛苦,總有一天會起肖。」她也有人性上的脆弱時刻。

 

但終究要找到對的人,才能成就對的事。二〇〇八年五月民進黨下野,綠色執政走到終點,時任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的劉世芳在家休息,陳菊找上了她,請她到高雄幫忙。

 

九月時,和高雄從未有任何淵源的劉世芳南下擔任KOC常務董事,執行長紀政也換成市政府副秘書長許釗涓。

 

開閉幕式則決定世界運動會的成敗,負責的史哲曾經擔任製片並獲得金鐘獎的肯定,他的創意十足。吳宏謀為事務官出身,從基層公務員做起,之後一路從工務局長、市府秘書長、高雄市副市長到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媒體形容他「專業夠,又能夠與業界溝通」。

 

顯見陳菊在面對極大壓力下,所選用人才從過去共事的同事、子弟兵到文官體系,人才運用相當多元,不侷限在單一來源。

 

中國的破冰之旅

此時的高雄正在等待一個轉變的機會,而此時的陳菊則在醞釀一個突破的契機。她深知世界運動會要成功,一定要邀請台灣的鄰國中國參與,畢竟以中國在國際所扮演的角色和地位,不論是抵制或是缺席,都會讓世界運動會留下缺憾。

去或不去邀請中國、要如何面對中國,成為最棘手的難題,市府團隊出現不同意見,也引發內部辯論。

 

陳菊人生首次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是在一九九七年,當時她以私人身分前往北京探望罹患癌症的好友蘇慶黎,如今陳菊要再度登陸,意義自是完全不同。

「以我的身分和背景,都具有明顯的立場,去中國大陸將是很勇敢的突破和嘗試,」

陳菊很清楚,她不但是美麗島事件受刑人,在立場上也支持台灣本土,雖然是以市長的角色到中國,但不論是國內輿論、民進黨內部或是台獨大老們會如何看待,都在未定之天。

 

然而誰都無法否認,完整的世界運動會必須有中國的參與。一直以來,台灣和中國的關係相當複雜,陳菊若能勇敢踏出這一步,對民進黨具有象徵意義,若她不去,改派代表前往邀請中國,突破的程度相對削弱許多。

 

幾經考量,陳菊決定赴中國親自邀請,不論毀譽,都要自己承擔。

 

為避免事前曝光引發爭議,中國行的一切安排,都是秘密進行。

 

二〇〇九年五月二十日,在世運主場館有場「二〇〇九迎接世運之夜─世運主場館落成音樂會」慶祝落成。赴中國的行程在事前做到滴水不漏,絲毫沒有風聲傳出。陳菊一行人在離開世運主場館會場後,旋即將手機關機,不接任何電話。

事實上,這次的中國行無異為世運會打下一劑令人振奮的強心針。雖然不是第一個赴陸的民進黨縣市長,陳菊卻是以黨內最高行政首長的身分前進中國,也被認為是當時陷入困頓的民進黨路線的「破冰」之旅。

發佈日期:2018/01/11

瀏覽次數:139

林倖妃

現為天下雜誌副總主筆,擔任記者二十年。   從小在高雄生長,從國小到高中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圖書館,在啃食散文、小說中度過孤獨的青春歲月。研究所畢業後返回高雄,曾在民眾日報、中國時報跑新聞,親眼見證這座城市的荒涼與蛻變。

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

從黨外小妹到高雄花媽 陳菊最毫不保留的真心話 「如果你的生命中有段時間可以實踐自己的理想,不用去考慮任何人的利害關係,只要盡情發揮,豈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看著聚光燈下熟悉的人物,我們常常忘了,他們也有簡單的夢想,從平凡開始。 大家熟悉的高雄花媽市長陳菊,很少人知道她本名是陳阿菊,出生在北台灣宜蘭三星,因為堅信人權正義,和對自由尊嚴的追求,踏入政治就沒有轉身。 陳菊從中央落腳高雄,在高雄超過四千天的日子,經歷了三次市長選舉,陳菊的理想,牽動近三百萬人的日常與人生,也面臨嚴酷的考驗。從一片荒蕪搭建起的世運會,成就高雄人驕傲的光榮感;高雄氣爆的悲劇,成為高雄人一起舔拭復原的傷口。 就跟你我一樣,這一路上陳菊同樣有強大的時候,也有軟弱的時刻;跟志同道合的夥伴相持打拼很有成就,也要面對老戰友分道揚鑣。面對人生與人性,陳菊總是能找到堅持的力量,選擇不要被擊倒。 本書作者林倖妃是資深記者,擁有超過二十年的經歷,她不僅長期觀察在不同角色上的花媽,並且打破陳菊內心的障礙,以超過一年的時間深入訪談,談她從年輕到今天都不變的價值觀,談政治路上民進黨的起落,談政治背後的背叛與歡聚。在擔任花媽市長最後一年,最真實感慨的心內話,如今娓娓道來。 這四千天的故事,是陳菊的縮時記錄,也是台灣民主歷程的紀錄,讓人看到政治跟我們並不遙遠,只要願意投入就有改變社會的一天,這也是像花媽這樣的政治人物,對我們共同的未來最深的期待。 花媽的人生哲學 【論工作】 ◎交情敵不過政治現實,但這些都是人性,沒有什麼好看不開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我也有我的個性,但如果兩人不能合作,就代表各自都有太多私心。 【論夢想】 ◎如果你太在乎就會很受傷,這些都是牽扯人的本質,當你沒有堅定的信仰,改變是很自然的。 ◎有基本理念的人比較不會變化,不會跟著利益走,沒有核心價值的人很容易就會改變。 【論遺憾】 ◎我的人生訓練讓我知道,你在追求某種東西,可能會失去一些東西,無法全部都擁有,我能理解也能接受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可能別人所擁有的我沒有,不過我的生命厚度、深度和多樣態,當然也和別人不同。 專文推薦 「台灣何其有幸,我們不同世代的人,都能夠見證到不同面向的陳菊。而無論身處哪個年代,我相信,台灣永遠是菊姐生命中的重中之重,她也永遠是那朵堅忍、強韌、『壓不扁的台灣菊』。」──總統 蔡英文 「從黨外的小妹到叛亂犯,從部會首長到打造大高雄的第一名市長,我心中的陳菊其實還是當年那個義無反顧,為理想不顧生死的年輕女孩。」──前行政院長 蘇貞昌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