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阿菊到花媽 陳菊時代的縮影

在高雄超過四千天的日子,經歷了三次市長選舉,陳菊的理想,牽動近三百萬人的日常與人生,也面臨嚴酷的考驗。這一路上陳菊同樣有強大的時候,也有軟弱的時刻。《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是陳菊的縮時記錄,在擔任花媽市長最後一年,最真實感慨的心內話。

 

從十九歲投入民主運動、四十五歲進入公部門,到五十七歲成為高雄市長,陳菊的角色看似多變,堅持卻只有一個,民主是空氣、自由是陽光,而人權則是水。青春熾熱的年歲談得漫天理想,終究必須落地實踐並受到檢驗。高雄,就是檢驗陳菊的理想的最佳場域。

 

從黨外小妹到高雄花媽

「一九七九年,我在高雄。這地方發生美麗島事件,在現今的捷運美麗島站,我們爭取自由、民主、人權,要求國會全面改選、爭取總統民選,但我也因為美麗島事件被軍法審判而坐牢六年多。三十八年前的美麗島事件發生在這裡,我在十一年前回到高雄競選市長,能在曾經讓我受傷的城市當市長,就是希望給我的人民安全,對人能尊重,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把我的職責做好。」

 

一輩子從事一份工作

放眼望去仍活躍的政治人物中,她是碩果僅存的美麗島世代。她說,民進黨在蔡英文擔任主席之後,已經走向專業菁英世代,「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所有關懷社會的人都能參與政治,不須有這麼慘烈的準備、受那麼多的痛苦和錘鍊。」在美麗島世代和律師世代相繼走入歷史之後,也代表著民進黨已經走入下一個完全不同的階段,不再需要靠傷痕來壯大自己。

 

如今的她是台灣政壇上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連總統蔡英文都說陳菊是她的mentor(良師益友)。陳菊卻說自己是「職業革命家」,一輩子只有從事一個工作,從來不會賺錢,從來沒有做過生意,一生所交的朋友都在同一個圈子。

 

來自宜蘭的高雄人

革命的時代終究會過去,但大大小小的戰役卻仍在持續。一九九一年陳菊回到高雄競選國大代表,雖然自小在宜蘭長大,但陳菊早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前,就在施明德的建議下,將戶籍遷移到高雄市,在這一年打贏她的人生第一次為自己而打的選仗,並在中華一路買了房子,成為「來自宜蘭的高雄人」。

 

一九九四年,陳水扁當選台北市市長,力邀陳菊擔任社會局長,但在一九九八年的連任之路,卻慘遭敗北。陳菊的人生路又繞回高雄,甫當選高雄市長的謝長廷邀她南下擔任社會局長。落寞的陳菊回到高雄,「我覺得就像是回家療傷。」

 

從不起眼的黨外小妹起家,到這一年,她已經被媒體冠上「南霸天」的稱號。

 

這些絕不是憑空得來,「我們很努力助選,但也要有政績做背景,」陳菊說。在陳菊主政下的高雄,再也不可同日而語,逐漸從過去重工業城市的宿命,漸次轉型為宜居城市,在水泥岩壁的灰白色調中,開出五彩繽紛的美麗花朵。在捷運紅橘兩線之外,輕軌已經通車,新的黃線也在規畫中,即將邁入軌道運輸的新時代。

 

她的魅力已形成獨特的「花媽」現象,支撐現象背後是高雄形象的改變。

 

家人、親情,生命中的遺憾

如今的陳菊嚮往的是獨自在家睡到自然醒,拿本小說悠閒過一天,「我以後會住高雄,不要被干擾,也不要干擾別人。我常跟朋友說,以後三不五時寄一些水餃來,我懶得煮飯,生活也簡單,水餃、蔬菜丟進去煮就是一頓。」而這是她從土城仁教所出來後,從來未曾享有的「夢想生活」,極其普通而平凡的一天。

 

「於公於私都不要再有任何繫絆」,已然就在不遠處。於公,當各界都不斷揣測她在高雄市長卸任後的「下一步」,陳菊卻總是態度豁達、輕描淡寫,「一代江山自有才人出,我們就支持正派優秀的人,成功不必在我。」

 

於私,陳菊的人生幾乎已無所牽絆。二〇一二年陳菊的母親陳林連花過世,陳菊在前一天趕到宜蘭醫院陪她走完最後一程,二〇一四年氣爆後忙著救災的陳菊,在台北和時任行政院院長江宜樺開會,錯過了見弟弟陳武雄最後一面的機會。

 

親人、家庭,這些或許都是生命中的遺憾。但是,「誰沒有遺憾?人生沒有那麼美好。我的人生訓練讓我知道,你在追求某種東西,可能會失去一些東西,無法全部都擁有,我能理解也能接受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陳菊的一生就是台灣人追求民主最精彩的那一頁,也是從破壞到建設的歷程。

 

「陳菊時代」或許是個開端而非結束,陳菊所開啟的高雄經驗也還在繼續。從一個宜蘭人,到和高雄一同呼吸、一起脈動的宜蘭高雄人,這或許是在這片土地上,在高雄、在台灣的人共有的故事,而故事顯然還在繼續中。

發佈日期:2018/01/11

瀏覽次數:388

林倖妃

現為天下雜誌副總主筆,擔任記者二十年。   從小在高雄生長,從國小到高中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圖書館,在啃食散文、小說中度過孤獨的青春歲月。研究所畢業後返回高雄,曾在民眾日報、中國時報跑新聞,親眼見證這座城市的荒涼與蛻變。

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

從黨外小妹到高雄花媽 陳菊最毫不保留的真心話 「如果你的生命中有段時間可以實踐自己的理想,不用去考慮任何人的利害關係,只要盡情發揮,豈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看著聚光燈下熟悉的人物,我們常常忘了,他們也有簡單的夢想,從平凡開始。 大家熟悉的高雄花媽市長陳菊,很少人知道她本名是陳阿菊,出生在北台灣宜蘭三星,因為堅信人權正義,和對自由尊嚴的追求,踏入政治就沒有轉身。 陳菊從中央落腳高雄,在高雄超過四千天的日子,經歷了三次市長選舉,陳菊的理想,牽動近三百萬人的日常與人生,也面臨嚴酷的考驗。從一片荒蕪搭建起的世運會,成就高雄人驕傲的光榮感;高雄氣爆的悲劇,成為高雄人一起舔拭復原的傷口。 就跟你我一樣,這一路上陳菊同樣有強大的時候,也有軟弱的時刻;跟志同道合的夥伴相持打拼很有成就,也要面對老戰友分道揚鑣。面對人生與人性,陳菊總是能找到堅持的力量,選擇不要被擊倒。 本書作者林倖妃是資深記者,擁有超過二十年的經歷,她不僅長期觀察在不同角色上的花媽,並且打破陳菊內心的障礙,以超過一年的時間深入訪談,談她從年輕到今天都不變的價值觀,談政治路上民進黨的起落,談政治背後的背叛與歡聚。在擔任花媽市長最後一年,最真實感慨的心內話,如今娓娓道來。 這四千天的故事,是陳菊的縮時記錄,也是台灣民主歷程的紀錄,讓人看到政治跟我們並不遙遠,只要願意投入就有改變社會的一天,這也是像花媽這樣的政治人物,對我們共同的未來最深的期待。 花媽的人生哲學 【論工作】 ◎交情敵不過政治現實,但這些都是人性,沒有什麼好看不開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我也有我的個性,但如果兩人不能合作,就代表各自都有太多私心。 【論夢想】 ◎如果你太在乎就會很受傷,這些都是牽扯人的本質,當你沒有堅定的信仰,改變是很自然的。 ◎有基本理念的人比較不會變化,不會跟著利益走,沒有核心價值的人很容易就會改變。 【論遺憾】 ◎我的人生訓練讓我知道,你在追求某種東西,可能會失去一些東西,無法全部都擁有,我能理解也能接受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可能別人所擁有的我沒有,不過我的生命厚度、深度和多樣態,當然也和別人不同。 專文推薦 「台灣何其有幸,我們不同世代的人,都能夠見證到不同面向的陳菊。而無論身處哪個年代,我相信,台灣永遠是菊姐生命中的重中之重,她也永遠是那朵堅忍、強韌、『壓不扁的台灣菊』。」──總統 蔡英文 「從黨外的小妹到叛亂犯,從部會首長到打造大高雄的第一名市長,我心中的陳菊其實還是當年那個義無反顧,為理想不顧生死的年輕女孩。」──前行政院長 蘇貞昌

購買這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