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是不熟悉的同僚,今日是蔡英文口中的「Mentor」

在高雄超過四千天的日子,經歷了三次市長選舉,陳菊的理想,牽動近三百萬人的日常與人生,也面臨嚴酷的考驗。這一路上陳菊同樣有強大的時候,也有軟弱的時刻。《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是陳菊的縮時記錄,在擔任花媽市長最後一年,最真實感慨的心內話。


天平另一端的蔡英文

陳菊挺總統蔡英文,在任何時候都可以看出她的不遺餘力。

 

二〇一七年七月的盛夏豔陽下,蔡英文赴高雄,陳菊一整天陪同在側,無視沿路反年金改革群眾的震天嗆聲和鞭炮響。

這一天是到阿蓮光德寺內,為年高八十九歲的中國佛教會名譽理事長淨心長老祝壽。

 

穿著襯衫的蔡英文雖然當了總統,臉上神情仍掩不住微微的羞澀,「做捷運要八年,現在預算先編四年,是給在野黨空間。」蔡英文談到前瞻建設。

 

經過一陣靜默,陳菊再度打開話頭,「過去八年,很多人說得嘴角都是泡沫,拍胸脯拍得很用力,都說捷運要延伸到路竹,唯有總統願意承擔,」她對坐在輪椅上的淨心長老說,改革都會「顧」人怨、改革比革命更困難,「要請淨心長老、圓宗長老以及佛教界好朋友支持總統,讓她帶領台灣改革成功,他們抗議、我們尊重,但我們絕對意志堅強。」

 

進入不須傷痕的平淡世代

陳菊幾乎走到任何地方,都會請大家支持蔡英文,因為「改革會顧人怨,但是改革比革命更困難。」走過革命年代的陳菊總是這樣說。

 

民進黨從美麗島世代、美麗島律師世代所打下的基礎,在弊案纏身的前總統陳水扁卸任後,幾乎瓦解殆盡。蔡英文接任民進黨主席,代表已經進入完全不同的「專業菁英世代」,不再需要靠「傷痕」累積戰功和勳章。

 

對民進黨而言,蔡英文開啟了新時代的新政治。從傷痕起家的民進黨,選出一個從未歷經政治壓迫,沒有經過監獄洗禮的黨主席,出自非典型民進黨人的蔡英文,反而創造新的典型,在一個正常富裕的家庭中成長,但基於對台灣、對國家的責任,願意挑起重擔改造這個從草根崛起的政黨。

 

在陳水扁執政時期的內閣,陳菊和蔡英文同屬閣員。陳菊對蔡英文開始有印象是在行政院時期,陳菊在勞委會、蔡英文在陸委會,當時僅止於同事,偶爾在行政院會中碰面,或是陳水扁邀約和內閣成員聚餐的場合中見面,「因為領域各有不同,沒有什麼機會多認識,頂多同是女性閣員而已。」陳菊說。

 

完全不同的成長背景,她們兩人幾乎是在天平的兩端。陳菊來自宜蘭農村的貧窮家庭,是家族內唯一一個上大學的女生,十九歲就因為要打工賺學費而投入反對運動;蔡英文則是在備受寵愛的台北富裕家庭中長大,在父母的呵護中成人,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取得博士學位,返國即投入學術圈,既有傲人的家世背景,還有漂亮的學歷,她的生活經驗和陳菊幾乎是南轅北轍,毫無交集。

 

二〇〇八年,民進黨歷經陳水扁爆出弊案連連,選舉幾乎是每戰必敗,一月的立委選舉,國民黨囊括三分之二以上席次。三月的總統選舉中,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更以七百六十五萬票對五百四十四萬票,大敗民進黨謝長廷。

 

一敗塗地的民進黨,在選後幾乎是陷入群龍無首的境地,眼看五月時任黨主席的謝長廷即將卸任,隨著陳水扁下台,民進黨也要交出政權,誰要來承擔這個責任?

 

我感動得淚快掉下來

在十年後陳菊才吐露秘辛,確曾有人勸進她出馬接下黨主席。因為當時民進黨已經陷落谷底,縣市長僅勉強保住七席,陳菊主政的高雄成為最後的灘頭堡。

 

「我這麼艱難地選上市長,我認為我的責任就是要把市長做好,」陳菊解釋,至於對黨的承擔,她自認她的前半生從沒有黨到組黨,所有歷程都經歷過,「如果有人能帶領民進黨走出困境,展現民進黨執政的能力和價值,我都願意支持,我不一定要當黨主席。」

 

「她願意來當黨主席,我感動得淚都快掉下來,這是我所認識的蔡英文,」陳菊回憶這一刻的悽楚和辛酸似乎全湧上心頭,當時的民進黨或許一蹶不振,或許從此消失,但是,「蔡英文以她非常清新的形象,和我們這世代完全不一樣,不是典型的民進黨,卻自己創造了一個典型。」

 

非典型中的典型,所有的媒體都這麼形容蔡英文。在民進黨支持者最悲傷的時候,她伸出手接住了這個已然在快速墜落的政黨。

 

兩人有一致的理想和方向

陳菊和蔡英文,蔡英文和陳菊,兩人的命運如此截然不同,卻在面對台灣的未來這條路上,有一致的理想和方向。在市府團隊中,陳菊倚重的老友劉進興觀察,蔡英文非常尊重陳菊,在九人決策小組中,蔡英文時常詢問她的意見,而若是蔡英文要她幫任何忙,只要開口,陳菊絕對沒有第二句話。

 

二〇一七年,曾經拍攝美中關係紀錄片《眼觀六路.耳聽八方》(All Eyes and Ears)的美國導演霍普(Venessa Hope),來台灣拍攝紀錄片,兩度採訪蔡英文。蔡英文提到陳菊時均用「mentor」來形容,意為「良師益友」,「她一直說陳菊是她在政治路上的mentor,有時候也會說是她的偶像。」劉進興說。

 

「我的人生經歷過很多過程,」陳菊淡然說,「台灣這四十多年來很多事剛好都參與,這些經歷是蔡英文所沒有,而這些經驗也無法複製,這大概是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歷練的問題。」

 

「坦白說,蔡英文的人生算非常幸運,也是很幸福。但是我相信在她的內心深處有對台灣社會改革的理想和責任,我對她這部分非常支持,希望她用她的專業和理念來實踐理想。不必像我這世代,要用傷痕來感動人家,她是用理性去看待我們面臨哪些問題以及要如何改革。」

 

最終,作為美麗島世代在政壇碩果僅存的人,陳菊對蔡英文或許有一分寄望,而這分寄望也存在所有曾經經歷過美麗島事件,見證美麗島事件的人心中,那就是這次執政絕不能失敗。

發佈日期:2018/01/11

瀏覽次數:834

林倖妃

現為天下雜誌副總主筆,擔任記者二十年。   從小在高雄生長,從國小到高中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圖書館,在啃食散文、小說中度過孤獨的青春歲月。研究所畢業後返回高雄,曾在民眾日報、中國時報跑新聞,親眼見證這座城市的荒涼與蛻變。

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

從黨外小妹到高雄花媽 陳菊最毫不保留的真心話 「如果你的生命中有段時間可以實踐自己的理想,不用去考慮任何人的利害關係,只要盡情發揮,豈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看著聚光燈下熟悉的人物,我們常常忘了,他們也有簡單的夢想,從平凡開始。 大家熟悉的高雄花媽市長陳菊,很少人知道她本名是陳阿菊,出生在北台灣宜蘭三星,因為堅信人權正義,和對自由尊嚴的追求,踏入政治就沒有轉身。 陳菊從中央落腳高雄,在高雄超過四千天的日子,經歷了三次市長選舉,陳菊的理想,牽動近三百萬人的日常與人生,也面臨嚴酷的考驗。從一片荒蕪搭建起的世運會,成就高雄人驕傲的光榮感;高雄氣爆的悲劇,成為高雄人一起舔拭復原的傷口。 就跟你我一樣,這一路上陳菊同樣有強大的時候,也有軟弱的時刻;跟志同道合的夥伴相持打拼很有成就,也要面對老戰友分道揚鑣。面對人生與人性,陳菊總是能找到堅持的力量,選擇不要被擊倒。 本書作者林倖妃是資深記者,擁有超過二十年的經歷,她不僅長期觀察在不同角色上的花媽,並且打破陳菊內心的障礙,以超過一年的時間深入訪談,談她從年輕到今天都不變的價值觀,談政治路上民進黨的起落,談政治背後的背叛與歡聚。在擔任花媽市長最後一年,最真實感慨的心內話,如今娓娓道來。 這四千天的故事,是陳菊的縮時記錄,也是台灣民主歷程的紀錄,讓人看到政治跟我們並不遙遠,只要願意投入就有改變社會的一天,這也是像花媽這樣的政治人物,對我們共同的未來最深的期待。 花媽的人生哲學 【論工作】 ◎交情敵不過政治現實,但這些都是人性,沒有什麼好看不開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我也有我的個性,但如果兩人不能合作,就代表各自都有太多私心。 【論夢想】 ◎如果你太在乎就會很受傷,這些都是牽扯人的本質,當你沒有堅定的信仰,改變是很自然的。 ◎有基本理念的人比較不會變化,不會跟著利益走,沒有核心價值的人很容易就會改變。 【論遺憾】 ◎我的人生訓練讓我知道,你在追求某種東西,可能會失去一些東西,無法全部都擁有,我能理解也能接受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可能別人所擁有的我沒有,不過我的生命厚度、深度和多樣態,當然也和別人不同。 專文推薦 「台灣何其有幸,我們不同世代的人,都能夠見證到不同面向的陳菊。而無論身處哪個年代,我相信,台灣永遠是菊姐生命中的重中之重,她也永遠是那朵堅忍、強韌、『壓不扁的台灣菊』。」──總統 蔡英文 「從黨外的小妹到叛亂犯,從部會首長到打造大高雄的第一名市長,我心中的陳菊其實還是當年那個義無反顧,為理想不顧生死的年輕女孩。」──前行政院長 蘇貞昌

購買這本好書